17 4

【刺客列传】[四国君臣CP]少年时·其一

※本文CP(不分先后):天璇组(裘光+钤光)/执离/齐蹇/仲孟

请注意天璇是大三角!大三角!裘光和钤光同等重要,后期公孙裘振会同时辅佐陵光!

※四国穿插描写,本章为裘光剧情




其一Ÿ·天璇

自先王仙逝以来,天璇王城终有了一分喜庆之色。

平定东境之乱的军报一到,许久无人造访的柳宿宫,刹时成了整个宫里最热闹的地方。仆从们捧着纱幔、烛台、玉壶金杯等穿过长廊,个个行色匆匆,不敢有半分怠慢。

宫外,百姓们也在门口挂起灯笼,一连数夜,街上灯火摇曳。

王军回朝的那一日,新王陵光立于城门之上,目视天璇精骑飞驰而来。

领头一位身着战袍的率先停在城门口,翻身下马,双手抱拳,屈膝跪地。此人便是当今天璇最富盛名的上将军,裘天豪。

跟紧在他身后的将士们纷纷效仿,看装束,几人皆是裘将军麾下战功赫赫的猛将;唯有一位还是少年模样,只见他端正地抱剑行了大礼,却忍不住抬头,望着城门之上笑了,在一众俯首垂目的兵将之中煞是显眼。

陵光手一挥,城门徐徐打开,众将得令平身,便跟随王驾之后,向王宫行去。

 

“臣等拜见王上,誓为王上效忠。”

大殿上,裘天豪向陵光呈上军报。半年前先王驾崩之时,正是战事最吃紧的时候,裘天豪作为三军统帅无暇脱身,只令几名副将先后返回王城。

觐见新王,这还是头一遭。

侍臣双手接过军报,递至陵光面前。三份奏折,分别是东境三城的战况,陵光每阅完一册,面上的笑容便添了一份。

等他阅完最后一册,便环视殿内毕恭毕敬的众臣,朗声道:“好。自先王立国以来,东境蛮族便再三进犯,在东境诸城掠夺财粮、虐杀百姓,一直是我天璇的心头大患。此次平乱,裘上将军与诸位将领功不可没。”

说毕,立即宣旨,按军功晋官封爵,赏赐金银、布匹、珠宝等数十样。

等诸位领旨谢了恩,陵光又看向裘天豪,“本王听说,此次朱城之役,裘将军之子裘振亦领兵有功,怎不见他进宫述职?”

裘天豪抱拳道,“王上谬赞,犬子尚难独当一面,臣只叫其领了闲职,不敢与诸位将领一齐面上。”

“将军谦虚了,虎父无犬子,此役细节,本王已从先前呈上的军报中了解。”陵光道,“裘将军教子有方,裘振亦不负厚望。今晚本王为诸位设宴庆功之时,再等他亲自向本王述职吧。”

裘天豪跪地接旨,“承王上厚爱。”

 “罢了,诸位爱将一路风尘,都下去歇息吧。”

 

才刚酉时,柳宿宫之中酒菜香气四溢,丝竹之声绕耳不绝。

天璇地处西南,土地富饶,论膳食风俗,钧天只有天权可与之相较。王家设宴,更是少不了山珍海味。 

裘振坐在下席,论军职,他与在座众人相差甚远,能参加宴席,已是王上命他述职而特准。

但宴饮至今,陵光只静听众将交谈,并未开口发问。

年幼时,裘振曾是陵光的伴读。陵光善言,裘振寡语,起初无论是先王还是太傅、太师,皆担忧二人合不来。陵光与裘振却情同手足,二人各有所长,陵光给裘振讲书,裘振便教他练剑。

直至陵光十一岁时,东境纷争渐恶,裘上将军驻军徽城,先王念裘振是将门之后,准他随父从军。

刚从军的两年,二人还有常有书信来往。后来,战事打响,裘振受父命四处随军扎营,王城中陵光也因先王每况愈下的身体犯足了愁,书信便断了。

等再回王城,早是不一样的光景。

陵光于殿前高坐,因离得远,仪容看不真切,只知他着一身华贵的朝服,光辉蓬勃。

言至欢处,陵光捧起酒碗,敬过众将,率先一饮而尽。他动起来,裘振更觉得这满殿的流光都追随着他。 

裘振也端起酒碗,心中感慨,不知不觉便饮了许多。等回过神,已有些迷离恍惚。此时众将也酒过数巡,略有醉态,裘振趁无人留意,便独自去殿外吹风醒酒。

柳宿宫因是设宴之处,相较于其他宫宇,少一分庄严,多一分风趣。

裘振在廊中寻了一处闲坐,庭中珠桐开得正盛。此花天璇全境皆可见,但唯有王宫中才得见此种花色,灯火映衬之下,别有一番风情。

正看得入神,忽闻身后一人道:“可是饭菜不合胃口?”

陵光在一步之遥之处立着,裘振一见来人,酒便醒了一半,连忙起身道:“见过殿下。”

两人皆顿了片刻,相互仔细打量了一番。

幼时,裘振除却略高于陵光以外,两人身型相似。但这几年,陵光在宫中锦衣玉食,裘振却在随军征战,变得健壮了许多。沙场浴血的历练,更为他添了几分锐气。

陵光终于微微一笑,“听说朱城之役险恶,见你未受重伤,我便放心了。”

“殿下不必担忧,我……”

陵光笑道,“一别数年,如今我是天璇的王。”

裘振这才自觉坏了礼数,刚想改口,陵光却阻止了他,“无妨。我不过是想起这些年间的巨变,有些唏嘘罢了。”

“王上还是跟从前一样,” 裘振望着陵光,“怎么出来不带侍卫?” 

“就在这柳宿宫中走走,不带也罢,有你在此,我更无需忧心。”陵光答,“曾经跟太傅习武练剑时,你便胜于我许多。只怕现在我更打不过你了。”

裘振笑道,“若有机会,愿与王上再度切磋。”

这一笑,却让陵光愣了许久,半晌才跟着笑了,“好啊。我也正想听你论述军中所见所学,只不过宴饮尚未结束,你我都不宜离开太久。不如改日你入宫来,细细讲与我听。”

说罢也不等裘振回答,便先返回殿内了。

裘振望着他的背影,久久没有动。

一阵微风吹过,揉着徐徐暖意,裘振这才想起,过了今夜,便入夏了。

又一年, 初夏的风抚过柳宿宫的珠桐,吹向天璇王城的千家万户。

 

注:珠桐即龙船花,别名大将军XD

评论(4)
热度(17)
  1. 心谪悠然酱 转载了此文字
© 悠然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