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刺客列传】[四国君臣CP]少年时·其三

※本文CP(排名不分先后):天璇组(裘光+钤光)/执离/齐蹇/仲孟

请注意天璇是大三角!大三角!裘光和钤光同等重要,后期公孙裘振会同时辅佐陵光!

※四国穿插描写,本章为裘光剧情


前文:其一·天璇 其二·天璇



其三·天璇

酒尽饭饱,陵光拿出先前命人取来的兵书。天已黑了,二人像少时那样,对着烛台捧着同一卷书研习了起来。

此书是陵光偶然间从极东的天玑得来的,那一处属天玑侯所治,为均天的属国,但距天璇、均天的王城皆甚远,因此少有往来。

此前陵光只闻天玑信奉巫仪,若不是得了此书,尚不知天玑亦擅兵术。

裘振很是沉默,但陵光却知他甚有兴趣,读到感触较深之处,更是轻轻点头。这时陵光便停下来,与他讨论一番,听裘振的感悟,也学到颇多。

一遍读完,陵光已经有些倦了,裘振却还饶有兴趣,反复翻看。

陵光见他看得出神,起初还不忍打扰,静静在一旁候着。但裘振对于兵书的钟爱实在超乎陵光想象,陵光无聊地等了许久,最终借着醉意,竟一时性起,悄无声息地取了自己的剑,向裘振刺去。

裘振着实吃了一惊,但应对得行云流水。

这种事,陵光倒不是第一次做。

陵光着宽袖袍子,本不适合舞剑,他却将剑舞得张扬自在,剑刃生风,扫灭七八盏蜡烛,还挑破了塌上的床帐,冲着裘振汹涌而来。裘振却不敢在殿内动作过大,只得不停后退,徐徐引导陵光向殿外走去。

殿门哗啦一声被推开,殿外候着的侍臣守卫吓了一跳,还以为王上出事了,就见陵光面带笑容,步步紧逼,而裘振则神色温和,只拆招、不起招。

二人旁若无人地在院内打了数回合,陵光后退一步,这才有空理会面如土色的众人,“都退到院外去吧。”

侍臣为难道:“可是……”

“退下,本王与裘大人比剑而已,定是伤不着的。”陵光态度坚决。

王上向来说一不二,众人不敢再劝 。

侍臣捏着一把汗,不听王上的,定没有好果子吃,可王上若是受伤,自己也罪责难逃。他挣扎着退到宫院之外,临出门时,还远远听到王上的声音:“只守不攻有何意思?我倒是想真真正正与你比一场。”

侍臣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王上,只觉两眼一黑,不知道是为自己的性命担忧,还是因为陵光竟在一个外臣面前自称“我”。

裘振闻言,倒真的使了三分真力,向陵光攻了过去。陵光全力周旋,最终还是败下来阵来,裘振见他不敌,便也收了招。

“你果然还是不会使出全力。”陵光道。

“我习武,并非是要拿剑指向王上。”

陵光早知道他会这么说,倒也不在意,大口呼吸了几次,笑道,“我许久未如此自在了。”

裘振无奈,对于陵光来说这叫自在,若是裘将军得知了,那肯定要骂自己放肆了。但这一战,彷佛回到二人在少傅的指点下一同习武之时,当真爽快。

陵光将剑收入剑鞘,他背对着裘振,不自觉地揉了揉右手,许久未持剑,与裘振比试又用了十二分力气,实在让他掌心、指肚稍有酸痛。

这一个不经意的动作,裘振便知他先前定是使了蛮力,放心不下,便走上前,从陵光身后握住他的右手端详。

谁知这一握,两人皆是一阵战栗。

——裘振比陵光高了半头,手臂从陵光身后绕过去,便把他圈在了怀里。离得太近,陵光因为舞剑而散乱的发,几乎贴在他脸上。

陵光只觉自己心率奇快,梦里那种燥热的感觉,在这个凉爽的夜里嗖得一下漫尽全身。

裘振也难以解释了,明明小时候,他常像这样手把手教陵光练剑、射箭,这一次陵光贴在他身上,他却觉得像触电一般,一发不可收拾。

但事已至此,立即松开手,反而更显得可疑。他只得故作镇定地说:“王上没受伤就好。”这才拉开距离。

“我没事,”陵光依然背对着他,“夜深了,本王也累了,改日再与裘大人讨教。”说罢,便让院外守着的人进来,又命人备轿送裘振回府。

裘振知陵光反常,却未点破,只谢拒陵光,徒步返回。他正有一腔道不明的情愫,适合在夜风下独自消化。

他临走出院门之前,陵光终于回过头,偷偷再看了他一眼。




这章打打闹闹写得很爽,陵光这时候还年轻,闹闹腾腾的日子不多了(。

评论
热度(7)
© 悠然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