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刺客列传】[四国君臣CP]少年时·其四

※本文CP(排名不分先后):天璇组(裘光+钤光)/执离/齐蹇/仲孟

请注意天璇是大三角!大三角!裘光和钤光同等重要,后期公孙裘振会同时辅佐陵光!

※四国穿插描写,本章为齐蹇剧情


前文:其一·天璇 其二·天璇 其三·天璇




其四·天玑

玉盟山,剑庐。

蹇宾已经连续三日只吃几口便称饱了。

第一日,齐之侃只当他伤口太疼而吃不下饭。

第二日,齐之侃边说着“你长得高大,胃口却奇小”,边在蹇宾复杂的眼神里收走了碗筷。

第三日,齐之侃看看碗里的剩饭剩菜,终于意识到问题所在。

蹇宾他,吃不惯。

齐之侃在山中剑庐长大,人生的一大半都是一个人渡过的,粗茶淡饭习惯了。而他在捡到的这位,衣着像个富家小公子,再看看面前碗里,白粥、粗面饼,再配上腌菜,着实太过寒酸了。

这几日剑庐中正有一批剑需要反复打磨,余下的时间又忙着帮蹇宾采药疗伤,倒把这件事给忽略了。

他提着木弓和箭筒出门,天色渐暗,一只晚归的鸟儿从林中飞过,骤然急转直下,不过一会儿,便和剩下的白米杂粮一起,煮成了热气腾腾的一碗粥。

齐之侃特意慷慨地多撒了一些盐,尝了一口,甚是满意。

等他把粥端进房的时候,正看到蹇宾偷偷啃起了当日第三颗苹果,四目相对,有些尴尬,蹇宾刚想说“我不饿”,闻到香味,又把到嘴边的话吞了下去,僵硬地说了一声“多谢”。

齐之侃将粥递给他,体贴地背过身去,不去看蹇宾难得狼吞虎咽的样子。

 

等蹇宾放下碗,却发现齐之侃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

他被救回剑庐之后,齐之侃便把他的床让了出来,在长椅上和衣而睡,采药、换药更是毫不怠慢。

明明不过萍水相逢而已。

想着,便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只见那人神色安然,面容显尽少年气。

那日他跌落山崖,再醒来,看到的便是这张脸,带着笑意,说他叫齐之侃。

齐之侃自称是山中的铸剑师,独居陋室。但几日相处下来,蹇宾却发觉了许多不寻常的地方。

比如,寻常农人劳作时爱穿棕灰色衣物,齐之侃却多穿白衣。

无论是铸剑、砍柴、狩猎,他都做得游刃有余,不教白衣染尘。

再比如,齐之侃的武功了得。

蹇宾曾心下戒备,齐之侃若真只是山野之人,习武有何用?但若他真的有所图谋,便装作不会武功便是,又何必每日在前院练剑,让蹇宾看到。

看不透,却隐约觉得这人不一样。

 

次日早上,齐之侃送饭时,蹇宾难得主动开口道:“这几日,可有人寻过来?”

“寻过来?”齐之侃一愣,“你无论如何都不肯告诉我家在何处,原来是在等人寻来。这剑庐,他们寻不来。”

“为何如此肯定?”蹇宾望向他。

“来剑庐,一路艰险,只能徒步。又有一处看似山穷路尽,唯有一条隐蔽的小径可走。平常人,寻不来。” 齐之侃道,“等你伤好了,我带你去看便知。”

蹇宾若有所思。

齐之侃又道,“你若需要,我可代向你家人传信。等你能走路了,再送你下山。”

蹇宾摇摇头,“不用了。”

“不用了?”齐之侃有些意外,“你生死未卜,岂不叫人担心?”

蹇宾心道,那便让他们卜去,如果卜出个凶卦,或许反倒对他有利一些。

见他不回答,齐之侃也不再追问,放下饭菜,便向剑室去了。

临走前,大约是怕蹇宾闲来无事,又便抱了几册书置于床头。

大多是铸造之术,或是武功典籍,蹇宾只不求甚解地翻看解闷。而置于最下方的,却是一本兵法。

蹇宾顿时来了兴趣,仔细一瞧,才想起这本书几日前在镇上见过。

当时他听商贩说,这是近些日子才抄出来的新书,读了几页,跟自己读过都不一样,觉得有趣,便买了下来。

可惜诸事繁忙,还没来得及读完,便在狩猎时出了事。没想到齐之侃这里也有一本。

翻开书,却发现书页泛黄,不像新书。

更有蝇头小字在侧,看字迹,不只有一个人批注过 。

 

玉盟山,断崖。

两位公子领着一队人马搜寻了许久,天气炎热,为首的那位试去额上的汗,露出不耐烦的神情。另一位扒开灌木草丛,突然惊呼了一声。

“哥哥……哥哥!你快看!”蹇参声音颤抖。

“你慌什么,”蹇觜走过去,地上躺着一枚白虎纹的玉佩,“不过是枚玉佩罢了。”

“玉佩在这儿,但我们的人在附近搜了十几里也没找到大哥,该不会是已经被野兽吃了……”蹇参带着哭腔,“哥哥,我们不过想让大哥在众人面前出丑,并没有想害死他啊……”

那日狩猎,是蹇参得到兄长授意,趁蹇宾不备惊了他的马。谁想到,前方竟有一处断崖,蹇宾就此跌了下去。

“你闭嘴!小声点!”蹇觜压低声音,“事已至此,你倒不如希望他死了。他若活着回来,定饶不了我们。”

蹇参睁大眼睛,还想说什么,蹇觜已经捡起玉佩,带着人往别处走了。再细看蹇觜带来的人,不紧不慢,谈笑甚欢,像是游山玩水一般,哪儿有半点着急的样子。

蹇参方知,此事早已脱离他的掌控了。

 

*觜(zī)、参(shēn),取自西方白虎七宿中的觜宿与参宿,本是白虎手足。

评论
热度(33)
© 悠然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