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刺客列传】[四国君臣CP]少年时·其六

※本文CP(排名不分先后):天璇组(裘光+钤光)/执离/齐蹇/仲孟

请注意天璇是大三角!大三角!裘光和钤光同等重要,后期公孙裘振会同时辅佐陵光!

※四国穿插描写,本章为齐蹇剧情


前文:其一·天璇 其二·天璇 其三·天璇 其四·天玑 其五·天玑




其六·天玑

剑即已铸完,往日花在剑室中的时间,如今皆可用在练剑上。

齐之侃立于院中,长剑出鞘,藏锋隐芒,这是书上见过的起招式。接下来几式无招无名,却剑势凌人、变化万千。天地间万籁俱静,仿佛只剩一人一剑,还有凛凛剑风之声。

蹇宾坐在屋内,不自觉看得入神,嘴角挂着淡淡笑意。

不知过了多久,等茶都凉透了,齐之侃方停下。

剑入鞘,人也没了方才的凌厉,刹时柔和了几分。 

蹇宾朗声称赞道,“果然剑术不凡。”

齐之侃闻声返回屋中,边拿方巾拭去额上的汗,边问,“与你相比,如何?”

“你怎知我会使剑?”

“救起你的那日,你身上虽未带剑,却穿着佩剑所用的剑挂。”

“我的佩剑,在坠崖时丢了,”蹇宾答,“你倒是观察得仔细。等我伤好了,定要与你比试一番。”

齐之侃点点头,又说,“天气正好,不如我带你去林间走走?”

“林间?”蹇宾意外道。

“嗯,你跟我回到剑庐后,一直没机会到近处看看。”齐之侃道,“你就不好奇?”

蹇宾思索了一会,现下他除去骨折的左腿还需修养之外,身上的皮肉擦伤都好得差不多了,若有齐之侃搀扶,只在附近走走,倒也问题不大。

见他答应,齐之侃掩不住高兴,只一眨眼的功夫,便将蹇宾背了起来,快步走向林中。

蹇宾惊道,“你莫不是想一路背我过去吧?”

“这是自然,你腿伤未好全,一路走着过去,难免又会加重了。”

原来齐之侃所说的近处,倒不是真的那么近。

 

山路崎岖难行,好在齐之侃熟知山中一花一木。

蹇宾起初尚有些慌乱,紧抓着齐之侃的肩膀,生怕他一个不注意,两人都从坡上滚下去。但很快,他发觉齐之侃步伐稳健又轻快,便放松下来,终有了看景的闲情。

这一抬头,才知玉盟山钟灵毓秀。

从剑庐一路向下,先经过一小片竹林,接着草木渐盛,到半山腰,入眼所见皆是上百年的苍柏古树。林密不见光,偶有飞鸟落在枝头,衔几颗果子,再展翅而飞。

再走一刻有余,豁然开朗。

不远处,溪水汇成湖泊,倒影中千岩竞秀,可谓风光锦绣。

齐之侃将蹇宾放下,“如何?”

“当真不虚此行。”蹇宾侧过身,齐之侃才发觉他神情温柔,笑意揉进眼底,这一笑,竟胜却人间无数。

齐之侃痴痴看着,直到蹇宾唤了几声,才回过神来。

“这湖水的下游,是哪里?”蹇宾问。

“出了玉盟山脉,便汇入曲水。”齐之侃答道,忍不住偷看蹇宾,见他依然神色温柔,当下心情大好。

“那就是天玑第一河了。”曲水横穿天玑国境,又是天玑人的发源地,蹇宾说罢,却想到了别处去。

初到剑庐,他只道山中日子清贫疾苦,渐渐住惯了,又有齐之侃陪伴,便觉得像是世外桃源一般,不愿走了。

可如今看到这潭水,想到曲水便是由此处,流过天玑数十座城池,流向天玑数万百姓,顿时心生感慨,难以平静。


一番游玩过后,两人才回到院中,骤然天色异变,分明是正午时日,天空却暗如无星之夜。

蹇宾刚被齐之侃扶着落了座,又匆忙抓紧了他的手臂。

“日蚀罢了,”齐之侃见素来处变不惊的蹇宾慌了神,顿时起了玩心,“难道你害怕?”

嘴上虽不饶人,手却覆在蹇宾之上,无声安慰。

“我……”蹇宾一时语塞,“有你在,我不怕。只是日有食之,乃大凶之天象。”

天玑的百姓,此时又作何想?民间流言,怕是又有几月止不住了。还有不久便是秋收……

忆起旧事,蹇宾只觉心烦意乱。

只盼望大司命能及时作法,莫要让天神降罪才好。

齐之侃见他眉头紧锁,抚慰道,“我向来不相信天象异变之说。今日之事,无需放在心上。”

谁知此话在蹇宾看来,是对天神大不敬的,“天上星辰天下事,自古便是如此,你竟不信?”

齐之侃笑到道,“自古以来,也不过是历代神官说是便是了。”

蹇宾避开他的目光,无意再论,怒道,“扶我回屋去吧。”

齐之侃见他似是动了怒,哪儿敢不从。好在蹇宾只是一时不悦,那之后,二人还是相处如常。

 

过了几日,齐之侃又要下山。两人起了个大早,一同用了早饭。

虽然蹇宾的喜好,他已心中了然,临走前,齐之侃仍问道,“可有什么想吃的小吃糕点?”

蹇宾又捧着那册兵书。此书见解独到,精彩绝伦,正读到尽兴处,便随口答道,“由你定夺便好。莫要再买多了。”

齐之侃见他聚精会神,不禁一笑,“你喜欢这书?”

“即说起此书,”蹇宾抬起头,“我记得镇上有抄本卖,帮我捎一册吧。”

齐之侃却愣了一下,“你在镇上见过抄本?确定是此书?”

如此特别的兵书,蹇宾又怎么会记错。

齐之侃却在这时想通了来龙去脉,笑道,“这本是先人传下的兵书古籍。不久前,我收留过迷路的村民在剑庐过夜,此人看到书,爱不释手,我便让他抄走了一本。想必是他卖给了书商罢。”

难怪齐之侃这册书看着古旧,书中更有如今不再使用的古字。但转念一想,蹇宾缓缓问道:“这么说,这本是不外传的兵书,却被此人偷去?”

“藏在山中,无人知晓罢了,倒也谈不上偷。”

齐之侃虽豁然,蹇宾却愤然道,“你好心收留他过夜、借他抄书,他却转眼便卖了。恩将仇报,何不教人心寒。”

齐之侃看着他,打趣道,“我知道你定不会恩将仇报,便够了。”

蹇宾没由来地一愣,又强作镇定,哑声道,“等我下山,必会重谢你。”说罢,又此话轻飘飘,从此便再没说过。

“那抄本?”

“不要了,”蹇宾道,“反正闲来无事,我自己抄一本便是。”

齐之侃取来笔墨,笑道,“那我下山去了。”

 

傍晚,齐之侃走在出镇之路上。

落日昏黄,远不及街市上一片灯火通明。定睛一看,原是晚出的商贩支起了摊子,家家摆着金色的长明烛。

他这才想起,今日是立秋。

这是天玑祭拜农神的日子,长明烛燃一整夜,祈求秋日丰收能教家人安稳地渡过整冬。

镇民们左挑右选,齐之侃却未曾侧目,大步流星穿过人群。

幼时,他也曾在摊前久久望着烛火,父亲便笑着买了。此后,却经常领他去看农人耕田,讲解勤耕的要领。

他渐渐明白听天命不如尽人事,从此之后见到长明烛,便再也想买过。

唯独此刻……此刻却不知怎的,竟想起蹇宾谈起天象异变的神情。

一对秀眉紧蹙,若能将它抚平,那该多好。

他在最后一家摊贩前驻足。

 

那夜,剑庐的灯烛燃了整宿。

齐之侃看蹇宾亲手点亮了长明烛,对着烛火拜了三拜,喃喃道:愿天玑风调雨顺。

再之后,两人对桌而坐,佳肴美酒,烛火摇曳。

蹇宾问起镇上的事,齐之侃娓娓道来,二人的影子打在窗上,一室温暖。



小齐啊小齐,最不见得蹇宾难过,早在剑庐的时候就是这样了。

就,欢迎大家来聊聊天,讨论剧情什么的////

评论
热度(13)
© 悠然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