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1

【刺客列传】[四国君臣CP]少年时·其七

※本文CP(排名不分先后):天璇组(裘光+钤光)/执离/齐蹇/仲孟

请注意天璇是大三角!大三角!裘光和钤光同等重要,后期公孙裘振会同时辅佐陵光!

※四国穿插描写,本章为齐蹇剧情


前文:其一·天璇 其二·天璇 其三·天璇 其四·天玑 其五·天玑 其六·天玑




其七·天玑

休息了一段时日,齐之侃又开始铸剑,为购置所需,往返玉盟镇数次。

每每回来,免不了给蹇宾一堆食玩书籍,蹇宾最感兴趣的,却还是镇上的奇谈趣闻。

玉盟镇不过是玉盟山脚下的一方边陲小镇,镇民以农耕捕猎为生,安常守分,许多人一辈子也没出过衡阳郡。

除了因在商道上,偶有行商往来之外,便没什么特别之处。往常齐之侃能讲的,不过是路途上遇见鸡毛蒜皮的小事。

但这日下午,齐之侃刚买好了东西,正在茶铺里歇脚,却见四五辆马车停在了门口,马车后面跟着家仆数十人。

掌事的小厮先进来打听了几句,到打头的马车旁,向里面的人说,“公子,到衡阳城还需数个时辰,这儿有间茶铺,要不您们先下来喝口茶,休息一会儿?”

车里人道,“就这么办吧。”

小厮忙打开车门,掀开帘子,先这位公子扶了下来,又逐个马车去请。一共下来六个人,皆是十几二十岁的年纪,衣着华贵。

小厮边往茶铺里带,边赔不是道:“这是镇上唯一一家茶铺,地方小,没有雅间,还请公子们多担待。”

为首的那位打量了茶铺一眼,许是真的乏了,也没挑剔,嗯了一声,进了铺子。

店家夫妇见来者不凡,哪儿敢怠慢,忙将两张方桌拼在一起,请公子们坐下。小厮又从马车里取来自备的茶叶茶碗,给足了店家银两,吩咐他们泡上。

热水刚浇下去,刹时茶香四溢,闻着便知是好茶。

这个时间,茶铺里没几个人,安静得很,几位公子品着茶,却都不说话,一时气氛有些尴尬。最后一人开口道,“觜兄,参兄,还请当心身体,切莫过于悲伤。”

为首的那位公子正是天玑侯府二世子,蹇觜。

此刻他脸色不好,却不是因为悲伤,而是连夜连路,身体有些吃不消罢了。但当着表兄弟和世家公子们,戏还是要做足,“谢过陈贤弟的好意,只是家中出了大事,我心中实在不好受。”

说罢,又看向蹇参。蹇参只好说,“我……我也是。”

陈姓公子又说:“觜兄放心。在下是衡阳本地人,觜兄回京州后,这边的事情我定会多上心。”

他话里有话,蹇觜心知肚明地和他交换了一个眼神。

旁人不明所以,只顾着开导蹇觜,又借机奉承他重情重义,后者便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

齐之侃本来没太留意这几人,茶喝完,刚迈出茶铺,却听那桌说道:“哎,不过这么久都没能找到你大哥,也该做好最坏的打算了……”

齐之侃停下步子,差点就要过去搭话,但看了看在座的纨绔公子们一眼,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出门时留心观察侯在外面的下人,个个身材壮实、腰上佩剑,不像家仆,倒而像是习武之人。

 

回到剑庐,两人用完晚饭,齐之侃如往日那般将见闻讲给蹇宾,“今日镇上,来了一行人,阵势颇大。”

蹇宾身体一僵,看似不经意地追问道,“哦?什么样的人?”

齐之侃如实道来,蹇宾一听,便知那是蹇觜、蹇参一行,绝不会错。

他一直在等这个消息,可现在等到了,心中却五味杂陈。

齐之侃小心翼翼地问,“他们说的人,是你?”

“是。”蹇宾有些意外,却如实回答道。

最初他心存疑虑,从未对齐之侃说过自己家事,事到如今,也该向他有所交代。“为首的那个两人,是我异母弟弟。剩下几人,是我表兄弟。”

至于那陈姓公子,则极有可能是衡阳郡守之子,陈笙。此人细论起来,还是蹇觜和蹇参娘家亲戚。

他来了,说明自己坠崖的事已经惊动了天玑侯。想必蹇觜、蹇参自知此事瞒不住,早已快马加鞭派人回京州传信。

天玑侯盛怒之下,定会命管辖玉盟镇的衡阳郡守调兵寻人,但事出重大,牵扯过多,不敢太过张扬,因此郡守只得派自己的嫡子陈笙去办此事……

蹇宾忽然心中咯噔一声,又问:“你可有告诉他们我的事?”

“未曾,”齐之侃道,“他们要去衡阳城住下,你若需要,明日赶过去还……”

蹇宾如释重负道,“不必了。”

上次他要代蹇宾传信,蹇宾回绝了,这次又回绝,齐之侃再怎么心大,也看他与家人不睦。

正想着,蹇宾迟疑了一会,却主动提起了这回事,“下次下山,请你代我传一封信。”

齐之侃望蹇宾一眼,点头道,“好。”便将笔墨纸砚取来。

蹇宾思索了一会,提笔写下几行字,封好,交给齐之侃。

齐之侃郑重收好,道,“明日要早起,我先睡了。”

“等等。”蹇宾下意识抓住他的手腕,齐之侃还以为出了什么事,蹇宾问到,“你……就没什么要问的?”

齐之侃听闻,却笑了,“你若想说,自然会告诉我。”

 

蹇宾要传的信,指名给蹇觜随行队伍中的一人,他将此人的外貌特征告诉了齐之侃,并三番嘱咐,切勿惊动其他人。

次日齐之侃出门时,蹇宾望着他背影,齐之侃性格虽比同龄人老成,又因习武长得高大结实,但跟自己一比,终究还只是少年模样,忽然一阵不安,又道,“路上小心,信送不到不要紧,回来就好。”

说到底,侯府的纷争与山中隐居的齐之侃毫无关系,若不是眼下能只有他能倚靠,蹇宾实在不想将他牵扯进来。

齐之侃反安慰他道,“衡阳远一些,我到镇上借马骑去,回来也要半夜了。你先吃。”

说完便下山去了。

送信而已,齐之侃本没当件难事。谁知刚到玉盟镇,找马商租了马,没走出去多远,便看到镇门口排着长队,有官兵镇守,出城的人都得排查。

齐之侃心下生疑,他生在玉盟山,自幼便知衡阳郡位于天玑北部,与玉衡接壤。

而天玑玉衡交好百年,二十年前,玉衡侯的嫡女嫁给了天玑侯做了继夫人,庶女又嫁给了衡阳郡守,整个衡阳郡是天玑最太平的,而玉盟又是其中一个不起眼的小镇,怎么就戒严了?

跟队里的商贩打听,一人说,“听说近日有人走这条道贩私盐,官兵来查。”

又一人道,“如果是私盐,只查马车便好。我倒听说是查人,有逃犯逃到了玉盟。”

不论怎么说,此事都太过巧合,齐之侃排到镇口,趁官兵拿着不注意,偷瞄了一眼他手中的画像。

上面赫然是蹇宾的脸。




+

终于开始走剧情了!耶!!

以及铺垫了好几章,终于道出了蹇宾听“奇闻趣事”的真正目的我很欣慰。他哪儿是真的感兴趣,旁敲侧击了解镇上情况罢了。

饼真厉害!

评论(1)
热度(11)
© 悠然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