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 16

【全职同人】[韩张]猛虎乱舞 01-03

※给某两个白羊座的生贺,但是拖了这么久,我都不好意思说是给谁的了。希望你能看到啊,随缘吧亲爱的。

※原作背景神棍文,韩文清虎妖设定。

剧情需要,韩张交换了加入战队的时间,即张新杰第一赛季出道并且是队长,韩文清第四赛季出道。

请注意避雷。





01

家里的老辈向来对扑朔迷离的传说保持着敬畏的态度,在李艺博还小的时候总是跟他讲:山林身处住着妖怪,遇到了一定不能跟它们对视,妖怪的眼睛是会摄魂的。

李艺博以前一直对此嗤之以鼻,只当是旧时代的封建迷信;但如果他现在还有能力独立思考的话,一定会意识到——他真的碰上怪事了。

说来也巧,这年初春霸图打完在昆明的第一场比赛,他和季冷一时兴起,以增进队友感情的名义,非要拉着队长张新杰一起坐旅游大巴去城外的景区。季冷在比赛之余是个摄影爱好者,标准的装备专业、水平业余的那种。但显然出片率再低无法浇灭他的热情,下车后李艺博一个愣神的功夫,他把原本该去的景点抛在脑后,抱着相机跑进了边上的林子里。

李艺博拿这个不肯走正道的人没办法,眼看就被落下了一大段距离,他光顾着去追也没顾得上看脚下。跑了半路张新杰突然把他拦了下来,李艺博因为惯性差点一个踉跄,刚想问怎么回事,就看后者抬手指向了右边的古树。

他向古树的下方看去,瞬间腿发软。

……我靠那有只老虎!!!

虽然这的确是在山上,但离景区也只有一千多米的距离,怎么可能会有老虎?!更令人担忧的是对危险浑然不觉的季冷还在往山林深处走,李艺博一时着急,想也没想就大声唤了他一声,结果惊动了正在树根旁休息的老虎。

老虎睁开眼睛的动作充满了威严,李艺博只觉得时间放慢了。与它对视之后还没来得及喊出的后半句话全部咽了下去,身体仿佛不再是自己的,只能失控地向林外跑。

张新杰是什么时候走出林子的他记不清了;只记得自己一次次拼命地给季冷打电话说“有老虎快出来”,但是过了许久季冷才优哉游哉地溜达了出来,镇定地问:“哪儿有老虎?”

就在那儿啊,那棵巨木后面,即使走出来了也还依稀能看见它暴露在外的尾巴。你就从它的身边走过,却没能发现它。

他给季冷指了指,季冷还是迷茫地左顾右盼:“什么尾巴?我怎么没看见?”

李艺博觉得自己的冷汗都滴了下来,不知道该相信自己的眼睛还是季冷的眼睛,只能转头求助另一个当事人张新杰。张新杰点点头确定老虎的存在,明显也对季冷的反应一头雾水,最后给当地的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打起了电话。

拔地而起的树林营造出前所未有的眩晕感,李艺博的脑海里只剩下四个字:有麻烦了。




其实对于老虎来说,这何尝不是一个天大的麻烦。

几天前它受了一次严重的伤,不过这并不是什么大事。在它曾经生活的那个灵妖横行的山林里,生存本来就是充满危险的事情,再警惕的捕猎好手也难免会有失足的时候。

老虎其实是一只仅差一道天劫就可以修成人形的千年虎妖。劫数将至,它干脆跑到了离人类村落近的林子里养神,这样一旦成功渡劫,也免得刚化成的人身要受跋山涉水之苦。

可谁知麻烦随之就来了,有个不知哪里来的人类青年竟然冲破了他用于隐匿身形的屏障——老虎把这归结于灵力在渡劫前夕变得薄弱的原因,本来不打算理会,结果那青年的同伴看到自己吓得嚎了一声,扰了它难得的清净。

自不量力,老虎睁开眼睛瞪他们。

妖怪的眼睛可以摄人心魂,刚才大叫的那个人类马上顺从它的意愿跑出了林子;可那个平稳镇定的踏入了它的领域的青年却意外地没有受影响,依旧纹丝不乱地保持着他原本的节奏。

屏障对他没用,摄魂术对他没用——但他身上却没有妖的味道,也没有仙的味道,那他到底是什么?老虎重新闭上了眼睛,想着等天劫过后,或许在人世它有找到答案的机会。


 

 

结果机会就来了,以非常、特别、以及十分粗暴的方式。

张新杰一个电话过去,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人一听这还得了,不远处还有那么多游客呢,艾玛是个什么品种的老虎啊搞不好很珍贵……咳咳,总之不管到底是为人还是为虎,十五分钟后动协的卡车风风火火地到了。

李艺博的情绪有些失控,已经被季冷扶回了酒店。张新杰守在原地,本来看到车来了还挺放心,结果车停了之后只从上面跳下来一个高个男人,工作服外面套了件短风衣,左手缠着绷带,右手扛着一把细长杆的麻醉枪。

只有一个人?这就是电话里说好的“这就来你放心”?

几乎是在他下车的一瞬间,藏身在苍天巨木后面的老虎突然有了动静,从胸腔里发出的低沉威胁昭示着擅自靠近的后果。男人皱了眉头,像是不适应强光又像是追寻猎物般地眯起了眼睛;他没有直接与老虎对持,但肢体语言却明确表达着他对老虎所在方向的警惕。

虽然还隔着几十米,但张新杰可以确定他看到了它,这或许就是干这一行的用经验积累的直觉。

但男人却明知故问般地转头问了一句:“老虎呢?”

张新杰向前迈了一步,男人跟他对视的眼睛里写满了坦然,让他几乎以为刚才的人虎之间的剑拔弩张不过是自己的错觉。他精确地指明了方向后被深深看了一眼,男人利落地把麻醉针组装到枪管上,嘱咐他:

“在这等着。”

男人架起了麻醉枪径直向着老虎走了过去,没有放轻脚步声。

老虎察觉了有人靠近,但后腿上的伤让它连站起来都很吃力,只能弓起身子靠着边上的树干稳住了身形,做好的攻击的准备。

男人向右边闪了一步,却不是为了躲,而是正好把麻醉枪架到了合适的角度;老虎则根本不知迂回,还是沿着原来的方向扑了过来,想连枪带人一起制服。

它真正忌惮的是这个有灵力的男人——他身上的味道很熟悉,硬要算起来或许也能算成是自己的同类:修成人形的某种妖,但道行却高了至少数千年。

双方的动作几乎在同时到位,几番势均力敌的碰撞之后,男人终于趁着老虎因为伤口拖累而停顿的瞬间射出了手中的麻醉针,老虎嘶吼了一声,麻醉剂并没有起效,但随之而来的灵力却迫使它阖上了双眼。

 

 

 

对于在世近万年的孙哲平来说,不管是妖道鬼道还是仙道之中,几乎没有什么他参不透的东西。

张新杰是对的,他其实并不需要他的指路:附近有只张开了屏障等待天劫的虎妖,他在几里之外就感觉到了,本能早赶在意识之前替他算清了它的位置。

但现在它该渡劫的时间已经过了,没什么天降轰雷,也没什么飞来横祸,却有一个人类不费吹灰之力就闯进了妖域——张新杰本来不应该有能力看到屏障后的老虎,而他现在依然平静地看着自己收拾掉了这只老虎;如果换做其他人类,只会看到他对着空气开枪吧。

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孙哲平只当是随手做了件好事,给老虎套上了铁链做的项圈,示意张新杰过来,把项圈的另一端向他一递:“拿着。”

张新杰再三确认了他挂在胸前的工作证,“孙——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听不懂话吗,让你拿着。”孙哲平自觉颇有耐心地又解释了一遍。

“让非专业人员参与救助工作,不合规矩吧?”

孙哲平把链子往张新杰手里塞,“我从来就没说过要救它,我的意思是,它归你了。”

张新杰神情复杂地看了他一眼:“出售国家保护动物是违法的。”

“我不收钱,”孙哲平摆摆手,“实话跟你说吧,这老虎不只我们,哪个机构都不会收——不信你可以试试看。”




02

车开到了当地的动物园,孙哲平跟园长打了个招呼,工作缘故两人经常往来,十分相熟。

园长见到张新杰的时候还摆着一张笑脸,等看到车后的老虎立刻慌张得跟什么似的:“天呐小孙啊你怎么把这种东西带来了,我们的规矩你还明白吗?收不得啊收不得啊,你们协会捡来你们自己解决吧,不是我不帮你我真是爱莫能助……”

孙哲平看了张新杰一眼,张新杰半晌才嗯了一声,礼貌地拦住园长问原因。

园长理都没理就想开溜,被孙哲平一把逮了回来,“至少把兽医院借我用一下?”

被抓住袖子的园长欲哭无泪,边点头边挤出了一个扭曲的笑容,同时腹诽: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兽医院有熟人吗,难道我不答应你还就真的不用了?

 

 

 

卡车又在动物园里行驶了一段距离,孙哲平在车上打了个电话,心情颇好地停在了几栋小平房的边上。

从离得最近的平房里走出一个穿着松松垮垮的白褂的青年,左胸前的名牌上写着张佳乐,看样子是来接待他们的。但卡车还没停稳,就见他夸张地捂着鼻子骂道:“孙哲平你又运了什么东西过来?味道这么冲,十几米以外我就闻到了。”

其实老虎身上并没有任何难闻的异味,起码张新杰坐了一路的车也没闻到。但孙哲平却对张佳乐的反应毫不意外,下车摔上车门,得心应手地调侃了一句:“我以为你跟我住一起这么久,早该适应了。”

“野兽的味道,怎么着都适应不了,”张佳乐见招拆招,“你也一样。”

孙哲平不答话,用力揉了一把张佳乐的头发,立刻把他惹毛了。

“靠别碰——”张佳乐拍掉了他的手,“我正烦着呢,如果不想让我就把你屋里床单被罩窗帘统统都换成豹纹的,就有话快说。”

孙哲平的动作明显滞了一下,“你敢换就后果自负,我不介意偶尔吃素。”

张佳乐和孙哲平像打哑谜似的互相揶揄了几句,张新杰被晾在了一边,不明白豹纹和素食到底哪里引起了两人的不快。张佳乐又吼了几句泄气,才发现了他的存在,“这人你带过来的?”他打量了一下,“有点眼熟啊?”

“你想多了吧?”孙哲平不以为然,“但后面那老虎是他捡的。”

张新杰向张佳乐微微欠身,“你好。”

这么一来张佳乐倒是莫名地感到拘束了不少,忙着回了个礼。转念一想才觉得哪里不对,用胳膊肘戳了戳孙哲平:“等等捡的……这种老虎也能捡到?”

孙哲平用眼神回答:没错,这个至少修行了千年的虎妖,就是被这么个普通人给捡到了。

张新杰刚想解释其实用“捡”这个词并不严谨,但没找到机会。张佳乐却像换了人似的认认真真地从房间里拎了个药箱出来,走到车后给老虎消毒上药包扎,手法老道,一气呵成。

“不是大伤,没什么事。”张佳乐安慰了一句,即使是兽医也经常能见到情绪激动的病人“家属”,久而久之随口安抚也成了职业习惯。其实韩文清伤得挺重,之前的伤口在跟孙哲平的搏斗中进一步撕裂,有节骨头都露了出来。但对于虎妖来说,皮肉之伤的确算不了什么。

“麻烦你了。”张新杰不了解这一层,看着皮开肉绽的伤口觉得张佳乐的话没什么说服力,想到之前园长的反应又问,“另外,你们园内有没有安置它的条件,如果是资金问题,我想……”

张佳乐语气一变,一口回绝:“没有,也不是资金问题。”

“那其他的动物园或者相关协会……”

“哪个都不行。”张佳乐飞快地把绷带一扎,盯着张新杰的脸看了一会,“孙哲平我想起来了,他不是我最近新玩的那个游戏的电竞选手吗?青岛那个战队的,叫什么来着,霸图是吧?”他把伤药塞到了张新杰手中,“你执意要管它的话,我倒是可以给你提个建议。”

张新杰还没来得及听,孙哲平便插了一句:“你的建议我替他接受了。青岛是吧?走了,我送他们回去。”

 

 

 

在孙哲平提出要把老虎送到霸图俱乐部时,张新杰以为他是开玩笑的。先不提一个电竞战队是否有条件,就算真的有,擅自饲养国家保护动物的罪名他们也担不起,总之这个疯狂的提议是绝对不会得到同意的。

谁想到这件被张新杰在心里盖章否定了的事情,却偏偏往他没有预料到的方向发展了。

经理和队友像着了魔一样,居然都站到了孙哲平那边;听说张新杰投了反对票还一致地劝,说得好像不收养老虎是件伤天害理的事情一般。

张新杰自始至终都没有妥协,奈何霸图战队里全是一群雷厉风行的行动派,最后直接少数服从多数忽略了他的意见,在孙哲平的帮助下带着一只昏迷的老虎到了机场。

这可是民用机场啊!别说过安检了,老虎就连机场的大门都进不了。

张新杰站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他的常识正受到疯狂的挑战,然而更不可思议的还在后面——孙哲平在大庭广众之下将老虎从卡车转移到了手推行李车上,却没有一个路人露出了该有的惊恐表情。

登机的过程顺利得出乎意料,机场工作人员对这个不速之客熟视无睹,机组成员甚至还为它特意安排了一个座位。

直到张新杰坐上了飞机还不死心地翻阅着法律条例,捧着手机对身边的季冷说:“我很确定大型野生动物不能随意带上飞机。”

季冷打了个哈欠摆摆手:“上都上来了,你还较这个真干嘛。”

“嗯,反正也没人拦着。”李艺博边看杂志边帮腔。

张新杰心情复杂地望向李艺博,“你之前不是很怕它吗?”

“现在不怕了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李艺博从被季冷的困意传染了,“哎你别纠结了……困死了,我要睡一会。”

连经理都来安慰他:“是啊,多大个事。就当个宠物养着呗,这事我已经跟老板说了。”

宠物?张新杰看着身躯庞大的老虎,“老板怎么说?”

“老板问我:你们是不是疯了?”经理笑了笑,“不过你别担心啊,一定能说服他的。”

一旁的孙哲平已经上了眼罩,闭着眼睛,难得加入了他们的对话:“的确,会说服他的。”

张新杰不明就里地看着他。

——小张同学还是太嫩啊,摄魂术孙哲平也玩得好着呢。




03

老虎其实有名字叫韩文清,它很小的时候父亲起的,不过那都是虎群没有分裂时候的遥远记忆了。远到如今老虎也不常想起父亲,只是偶尔在波折跌宕的梦里看到它与浴血厮杀的样子,同时想起那个暂时还没机会用到的名字。

名字只有在化成人形之后才有意义,一般的虎妖也用不到;而韩文清现居的虎群中还没有虎妖成功渡过劫天劫,因此姓名的概念变得很淡,彼此之间只以灵力的味道相认。

或许是因为被带到了人类社会的缘故,韩文清偶然间又想起了自己的名字——它醒来的时候躺在一间空旷的房间里,家居不多,但是这样方正整洁的居所一定是人类的居所。这是张新杰在霸图的套间里,另一间没人住的卧室。

陌生的环境激起了它本能的不安,老虎压低身体,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房间里只有一张空床,没什么可供隐匿身形的地方;门后面放着一个塑料袋,里面大概装着新添置的食物,香气四溢;窗户的位置不高,一抬爪就可以够到。

它趴在窗前向下看,这个房间应该处于二楼,高度可以安全着地。韩文清开始实施它的越狱计划,腿上原本见骨的伤口愈合速度惊人,现在已经可以勉强行走。但等它纵身一跃时才发现了新的麻烦:脖子上还有一条铁链,因为太过纤细而被忽略了。

老韩以为自己可以轻而易举地挣断,但偏偏这条看似寻常的铁链却承受住了虎妖的蛮力,在它跳跃的时候忽然收紧,向后的力使它仰面摔了下去。仔细嗅嗅铁链上有灵力味道,毫无疑问,这属于那个拿着麻醉针的它的男人。

但韩文清明显不想就这么作罢,换了个方向用力,但无论怎么挣扎链子依然完好如初。最后倒是绑着链子另一头的床柱先寿终正寝,随着韩文清的动作碎成了两段。

张新杰闻声而来,推开门望着断裂的床柱蹙起了眉。

房间里弥漫着它的气味,对于老虎来说,这已经该算是它的地盘了。韩文清冲着敞开的门怒吼,正忙着驱赶不受欢迎的闯入者。

怎么每次见到张新杰都是相似的情况,这个来到现世只有十八年的生灵,一定是把技能点都点在了非法入侵上面——但即使新仇旧怨加在一起,韩文清也没有打击报复的办法。像之前一样,摄魂之术对他不起作用,那双眼睛如一潭静水即像抚平了所有的波澜,又或者干脆反射了回来,反到换做施术者移不开步子。

伤人毕竟是自毁道行的举动,韩文清正要渡劫,并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节外生枝,也算是张新杰运气好——虽然连它自己都说不清楚,这里面有几分是受了那个对视带来的匪夷所思的安抚。

 这么一想攻击的姿态也干脆放松了,韩文清后退了几步,给张新杰让出了一条路,破例放任他进入房间。

张新杰显然对失去了铁链的束缚的老虎心存戒备,犹豫了一阵,见它安静地趴在床边,才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从门后取了塑料袋。

一人一虎对视着,张新杰的步子迈得很小,谨慎又稳重,是它熟悉的节奏;但老虎心中却烦躁了起来,张新杰周身的气场与他们初见时有些不一样,它沿着那两条笔直的腿向上望,猛然看到了令人后背发寒的一幕:

张新杰身后跟着一群怨灵,大大小小的阴影漂浮在房间上方,交错着充斥了整个屋子。

他向前走,它们也整齐地跟着,就像跟在将领后面的忠诚军队——忠诚地想害他的命。漫天的阴气把侵袭进房间里,更多的不速之客鱼贯而入。

与生俱来的领地意识激起了韩文清的愤怒,他本能地扩大了灵力波及的范围,嘶吼着想把它们驱赶出去。

怨灵们骚动了起来,有些不成气候的已经退了出去;阴气强一些的还紧追不舍地跟着。

——老韩想起张新杰之前轻轻松松就冲破了自己的屏障,他恐怕有灵力,但是本人却毫不知情,这种人最容易不干净的东西盯上了,也难怪房间里聚满了这些东西。

韩文清挪动着向张新杰靠近了一点,张新杰的安危与它无关,但是现在能保证它不受怨灵打扰的最好办法,就是让他完全处于灵力的保护之下。

 

 

 

俱乐部里有宠物了!万岁!

原本准备质问经理的霸图老板在人群中多看了孙哲平一眼,然后准备好的责骂就变成了夹道欢迎。——中了摄魂的霸图上下都沉浸在了喜大普奔的气氛中,哪怕新宠物是只老虎,还是只长得很凶的老虎,也足够他们高兴得手舞足蹈。

“小张这老虎是你带回来的吧?你是功臣啊!”

“对啊,它还没有住所吧?你套间里有间空卧室吧,那就安置到那儿好了。”

“就这么定了,你们去收拾一下,我去给它买点吃的。”

“加我一个加我一个!” 

众人再次无视了张新杰的意愿,自顾自地张罗了起来,居然还分工明确,井井有条。

只不过孙哲平的摄魂之术少考虑了一点——霸图这帮人不是天天忙着打游戏的宅男,就是出了钱请一帮人来打游戏的土豪宅男,照顾野生动物的经验为零啊!

你光控制了他们告诉他们要喜大普奔,却忘了告诉他们要怎么喜大普奔,这个结果,看看一趟趟送到张新杰房间里的猫粮猫咬胶逗猫棒就知道了。

韩文清看着塑料袋里唯一正常的食物,庆幸张新杰是个不受摄魂影响的人,保持着正常的思维,还知道去超市买了几斤生肉给自己吃,虽然分量不太够也比没有好。

虎妖也是需要吃饭的啊,它要是饿极了,誓死不肯吃猫粮,就只能去啃张新杰了——搞不好天花板上那些哥们也会来分一杯羹,你看这么血腥多不好。

韩文清填饱了肚子,一瘸一拐地走到他身边趴下,好确认他处在自己的保护之中。张新杰刚收拾好了床柱的碎片,坐在床上不知道在干些什么,韩文清看了一眼,这家伙竟然认认真真地阅读着猫咬胶的说明,瞬间又有点来气。

张新杰其实根本没有把猫咬胶给韩文清用的想法,不过是正好摆在手边所以就多看了几眼。结果老虎却十分好奇似的走了过来,紧盯着他手上的东西不放。

其实用“盯”来形容不够准确,如果张新杰与韩文清平视,就会发现其实应该“瞪”才更符合定义。但张新杰现在坐在床沿上,韩文清拖着受伤的后腿位置又被平时更矮一点,他几乎看不到它的表情——于是他胳膊一伸顺势把猫咬胶递了过去。

这真不能怪张新杰,给他的年龄再乘个三甚至乘个四也悟不出韩文清是只有尊严的虎妖这回事。但韩文清却被递过来的猫咬胶气得够呛,也顾不得伤口,向前一跳把张新杰按在了身下,叼住猫咬胶甩头扔了出去。

 

 

 

BOSS:愤怒的虎妖

等级:1000+

秒杀技能:千斤坠

纵使联盟里号称第一牧师,但现实中只有十八级的张新杰面对悬殊的等级压制,毫无还手之力。

韩文清没有把全部重量都压在张新杰身上,不然老虎两百多斤的体重够他受得。身下的人一直在挣扎,它将利爪向后勾起以保证不会抓伤他,但同时不容置疑地按住了他的手臂。

对于韩文清来说只是一个单纯的示威,但张新杰险些以为自己就要命丧此处了,但等了许久也没见老虎有任何攻击行为,最后反而主动松开了爪子,向旁边一滚放开了他。

张新杰虎口逃生,夺门而出,还是一路小跑回到自己的房间落了锁。他从外套的口袋里掏出一张卡牌,拨通了上面的电话。

孙哲平接得很快:“喂?”

“孙先生,我是之前在昆明的时候向您……”

“我知道你是谁,”孙哲平打断了他,会用“孙先生”这种称呼的也就只有张新杰了,“有什么事吗?”

“你之前说,让我不要那么早下是否饲养老虎的结论,”张新杰如实回答,“但现在事实证明,战队这边并没有能力饲养它。”

孙哲平的像是早就料到了,声音毫无波澜,“怎么?”

张新杰把一五一十地讲给他听。

起初电话那头还配合着应了几声,后来态度明显有些敷衍,孙哲平没有细问他被老虎袭击的过程,打断了他的陈述单刀直入地回答:“嗯,我明白——但这不能改变什么。我也说过,这只老虎哪个机构都不会收的,只能由你养着。”

张新杰消化了一会他的逻辑,依然坚持,“我会把它送到本地的动物园。”

孙哲平笑了一声,“随便吧,反正最后饲养他的一定会是你。另外我可以保证,它是不会伤人的。”

 

TBC




来猜猜大孙和乐乐分别是什么?ww


评论(16)
热度(131)
© 悠然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