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 26

【全职同人】[韩张]猛虎乱舞 04-06

※上一次居然忘了说,文风蛇精,请多包涵。

原作背景神棍文,韩文清虎妖设定。

剧情需要,韩张交换了加入战队的时间,即张新杰第一赛季出道并且是队长,韩文清第四赛季出道。

请注意避雷。





04

被锁在隔壁房间的老虎一直撞击着门,响声密集得好像门板随时可能被撞裂,好在青岛动物园接到后连夜赶到了霸图俱乐部。

原本这个时间他们只剩下一位值班的员工,但听到了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还是选择向上级汇报,连着惊动了好几个张新杰连全程都记不住的机构,最后连警力都出动了。

张新杰无视了队友着了魔般的嚎叫,带着武装齐全的工作人员走向宿舍,这几天里头一次觉得这个世界依然是井然有序的。

“老虎在这个房间里?”

“对。”

“……它到底是怎么跑到三楼的?张先生是吗,等我们将他制服之后,希望你能对这件事进行详细的解释。”

“我会的。”

张新杰心情颇好地替他们打开了门——等老虎的伤好了之后是放生也好,是饲养也好,总之野生动物就应该交给专业人来处理才对。

第一秒。

工作人员把们打开了一个缝。

第二秒。

老虎抬起了头,双方僵持。

第三秒。

工作人员手脚突然不听使唤,关门的时候特意没有关严,把能收设备三下五除二地收了起来,“张先生,我想我们搞错了情况,这只老虎不归我们负责,你有百分百的饲养权。——喂,大伙儿收拾东西,散了散了!”

浩荡的救助队伍在五分钟内全部退出了霸图俱乐部。




目送打了退堂鼓的工作人员离开,韩文清悄然无息地顶开了留着一条缝的门,穿过客厅跑进张新杰的房间里,却意外地没有找到人。

韩文清在充满了张新杰味道的卧室里转了一圈,左嗅右嗅,正想扒开们回客厅的时候撞上了穿着睡衣的张新杰和他身后的怨灵大军——看样子刚刚洗漱完毕。                                 

张新杰立刻皱起了眉,退回去再三确认自己没有走错房间——在他的认知里老虎现在应该还锁在隔壁,但是它现在却出现在了自己的卧室里。

老虎无视他的表情,纵身跳到了张新杰的床上,鸠占鹊巢地找了个舒服的姿势。

……

朋友,你听说过与虎谋皮,但你听说过与虎谋床吗?

没有的话,你马上就要听说了。

本来被老虎占了床之后,张新杰打算将老虎锁在自己的卧室里,他则在客厅的那张长度十分有限的沙发上凑合一晚上。

结果老虎却像是看懂了他的意图似的,在他向客厅走的时候跟着窜了出去。张新杰警惕地留意着它的一举一动,结果老虎目不斜视地从他身边路过,趴在了张新杰原本要睡的沙发上。

……怎么回事这是故意要抢我睡的地方吗?

张新杰觉得一定是自己想多了,老虎跑到了客厅那更好,他又走回卧室去睡床。没想到老虎再次跟了上来,动作一如既往地比他关门的速度快一步。

一人一虎来来回回在客厅和卧室之间交战数次,张新杰在这场谋床战争中大获全败,所有战役皆在虎妖甩了人类几条街的速度和“你睡哪儿我占哪儿”的顽强精神面前输得倾家荡床,最后只得心情复杂地望着老虎无语凝噎。

十一点过了十五分钟,张新杰的眼皮闹起了罢工,大脑却无比清醒地分析着潜在的危机。这几天的经历都快让他把所谓的“常识”抛在了脑后,但哪怕只是求生的本能也知道绝对没有跟猛兽共居一室的道理,但现在他却像是被一股看不见的势力操控了 一般,无论如何都是个死循环。

向周围的朋友求助,他们都莫名其妙地认定了老虎是没有攻击性的。

向专业的机构求助,他们在看到老虎的一瞬间都会断然拒绝饲养。

张新杰被老虎深棕色的瞳孔盯得背后发凉,就算是再相信无神论的人都会觉得事情太过蹊跷,孤立无援的感觉让他觉得室内的温度都陡然降了几度,冰凉的触感从脊椎蔓延到全身。

脑子突然陷入了混乱,原本一根根逻辑清晰的线缠在一起,张新杰没时间去担心什么别的,疲惫地躺到床上把被子裹紧。

老虎似乎莫名地焦急了起来,他闭着眼睛没去管。过了一会感到床一陷,裸露在外的皮肤贴上了温暖柔软的毛,一点一点驱散了先前的寒冷。

张新杰在睡着之前迷迷糊糊地想,这种安心感简直不合逻辑,明明与虎共眠应该是一件充满了危险的事情。




容老韩喊一声:冤!

它只不过是因为不想看到一个活人生生地被怨灵附身吞噬所以顺手帮了个忙,但是这差事怎么这么累。到底为什么会有这种天生有灵力却不会使用的人,招了一堆乱七八糟的灵体不说,还固执地不肯跟它睡在一起,当震慑怨灵是件容易事吗?

怨灵的力量随着夜色浓郁而变强了,与他们过招需要消耗更多的灵力,韩文清趴在熟睡的张新杰身边,看着他紧阖的双眼好一阵恨铁不成钢。

妈的被怨灵围在中间,废话,能不觉得冷吗?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依然徘徊在附近——对于得逞的怨灵来说,附身将意味着几何倍的力量提升。因此即使有虎妖护着他们也愿意铤而走险,如果不是天劫所限,老韩恨不得立刻上去撕了他们。

韩文清突然一顿,想起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对啊,天劫呢……?

到现在了也什么都没发生啊?

 



05

 张新杰醒来的时候觉得身上有些疼。

褶皱的被子横在一人一虎之间,张新杰大半个身子暴露在初春微寒的空气中,拜生物钟所赐愣是安安稳稳地睡了一夜。韩文清保持着趴着的姿势,不知道什么时候枕上了他的胳膊。

张新杰把它的脑袋移到了枕头上,老虎正用脸摩挲着自己爪子,不知道梦到了什么,但睡得并不踏实。

他边活动着酥麻的胳膊边走向洗手间,越走越觉得脚步沉;眼皮打颤死活挣不开,到镜前一照更是看到了两个苦大仇深的黑眼圈。

张新杰用凉水冲了冲脸,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没做梦却睡得这么累。仔细想来这种情况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在他飞往昆明打比赛之前就遇到过几次,只是不如这次严重罢了。

成为职业选手前接受过十二年唯物主义教育的张新杰,全然不知这是正盘旋在自己上方的那群怨灵的错;而韩文清则被阴气烦扰了一整夜,它在睡梦中也保持着相当的警惕,突然感到阴气明显弱了,睁开眼才发现身边的人不知哪儿去了,没由来的一阵心悸。

韩文清猛地跳下床,腿伤已经完全痊愈,还缠着绷带倒成了累赘,它挣了几下把褪下来;怨灵的阴气他还能隐隐约约感觉到,人应该还没有走远,它撞开卧室虚掩的门,敏捷地奔了出去。

几米之外的小房间里有他的气味,老韩寻到了洗手间里。张新杰正在门后的洗手台旁低着头洗漱,它冲得太猛,没刹住车直接顶到了张新杰腿上,要不是他反应快及时扶住了墙面险些撞倒。

也许是因为地方小,也许是因为在这种地方怨灵总能如鱼得水,洗手间里的阴气浓得让人作呕。

韩文清发现那团怨灵发生了变化,其中一个的身形变得更加清晰,而它四周的那些则淡得看不见——那个最强的灵体把其他的灵体当做了养料,吸收着它们的力量;那些还未被吸收干净的灵体的部分轮廓还看得见,被揉在那个体内,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多手多脚的扭曲怪物。

不知是受了虎妖的到来令它分外惧怕夜长梦多,还是一夜的滋养让它觉得时机成熟,那个怨灵从天花板笔直地张开血门大口靠近张新杰,哪怕是韩文清的闯入也没能令它收手。

情急之下韩文清只能跳了起来,左前爪按住张新杰的肩膀借力,右前爪聚集灵力朝着怨灵挥了过去。

“唔——”张新杰被它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老虎直立起来比张新杰还高了不少,脖颈暴露给猛兽带来的危机感让他僵在了原地。

老虎挥舞着爪子横扫着上方的空气,诡异的举动让张新杰忍不住抬头去看,但上面什么都没有。




霸图俱乐部的小花园,张新杰披了一件运动外套,在开始晨跑之前里低头确认运动鞋的鞋带是否都系紧了;韩文清英气十足地仰着头,让它感到舒服的不只是新鲜的空气,还有数米外那团怨灵躲在门内畏畏缩缩的样子。

这些怨灵都是地缚灵,看样子只能在俱乐部内部移动——这不仅意味着它们的阴力强得有限,对韩文清来说是个好消息。

到此为止这是个令人愉悦的早晨,直到韩文清又听到了那熟悉的嗓音发出的熟悉的噪音。

“张——队——早——啊——”李艺博扯着嗓子大喊了一句,站在二楼的窗边冲着楼底下的张新杰拜了拜手。

张新杰规规矩矩地道了早安,对他反常的殷勤感到万分困惑,这时候又听见同一个宿舍里传出了另一声吼叫:“李艺博大清早的你疯啦!吵死了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两个人昨晚吵了一架,李艺博本来就是在蓄意打击报复,呵呵一笑继续吼:“这么早起来晨练吗——那只老虎也跟来了啊——遛老虎听起来特别威——风——”

接着就被从后面飞过来的枕头砸到了头,然后被季冷拎着领子强迫跟玻璃窗亲密接触。

张新杰见怪不怪地任他们打闹,看了一眼表,抓紧时间开始跑步。

韩文清本身就嫌吵,见有机会远离噪音源也跟了上去。

张新杰跑步的节奏均匀而稳定,韩文清开始还抛在前面,后来渐渐学会了不使出全力,免得跑到太前面还要停下来等他。一人一虎并排而行,绕着俱乐部的建筑一圈又一圈地跑了下去。

正生着起床气季冷被这一幕转移了注意力:“诶,你不觉得张队对老虎的态度变得好多了吗?”

李艺博从嘴里冒出几个走了音的词。

“说人话。”季冷只顾着看着楼下跑圈的两个,说完之后才发现李艺博是被自己按在窗户上,所以才说话不利落的,赶紧放开了手。

“我是说,”李艺博揉了揉脸,“其实我从第一次见到那个老虎的时候,我就觉得他们两个挺对盘的。”




06

张新杰一回到俱乐部的楼里,怨灵们就如影随地跟了上来,韩文清当然不肯示弱,一直锲而不舍地尾随着他。

但到了训练的时间,韩文清被决绝地关在了训练室的外面,任凭它怎么抓挠撞顶张新杰都没有妥协。怨灵当然不受限制,径直穿过了墙。

老虎恼火地等在门外,再这样放任怨灵们从张新杰身上汲取力量,如果它们再次图谋不轨的话,它也不一定有能力阻止。




晚上季冷和李艺博抱着电脑来找张新杰复盘,最近几场比赛霸图失利严重,团队赛中明明投入了二十分的努力,却总感觉哪里差一点,功亏一篑。能研究的早就研究完了,再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而队长张新杰素来以战术闻名,于是两人想起找他一起探讨。

这个点张新杰肯定还没睡,但是敲了好久的门都没人回应。季冷扭了扭门把,正好没锁,喊了一声“我进来了啊”便推开了门。

张新杰没有照常坐在桌前,倒是浴室里传出哗啦啦的水声。韩文清趴在浴室门口,脸几乎贴在半透明的毛玻璃上,要不是体型巨大表情凶恶,真有点像家养宠物。

季冷和李艺博面面相觑,这也不是张队平时洗澡的点儿啊,但是人都在里面的还能立刻叫出来不成,只能各自在客厅的沙发上找了个位置坐。

“有点无聊啊。”李艺博翻开笔记本电脑,想把这周比赛的视频再看一边。

季冷一把将电脑抢了过来,“别看了别看了,再看就要入魔了。”

“那你说干什么?”李艺博叹了口气向后一靠,感觉腰上被什么硬物隔了一下,一摸是个电视遥控器。

“那就看电视吧。”季冷盯着遥控器,他也没有更好的建议了。

电视下方的红光闪了一下,画面和声音同时出现,从高空俯拍的加速长镜头掠过辽阔的草原:“春天到了,又到了小动物们交配的季节……”

李艺博刚想换台,季冷伸手拉住他的胳膊,边说边看向守着浴室门的韩文清,“等等就看这个吧,这期好像讲的是老虎啊……”

 

 

 

韩文清没时间理他们,他正因为更重要的事情郁闷着:张新杰屋里那群怨灵似乎受到了自己灵力的影响,正急不可待地吸收吞并着屋里其他的灵体,再这样下去他也要无计可施了,只能尽可能地标示自己的领地。

老虎确认自己领地的方法是靠留下气味,这点虎妖也是一样的,只不过灵力的味道普通人闻不到。

刚才张新杰坐在桌前研究战术的时候,韩文清就火急火燎地跑过去把人蹭了一遍。结果被训斥了一顿不说,张新杰看着自己从头到脚粘了一身的虎毛,笔记一放转身就洗澡去了。

水是自然界最有灵性的物质之一,即使是灵力的附着一样也能被冲淡,好不容易帮张新杰的建立起的威慑力这回可真是付水东流了。

韩文清愤怒地撞了撞浴室的门,想着这算什么,人类迟钝一点也没办法,多试几次他总该知道这是救他命的。就这么想着流水的声音还真的减小了,张新杰关掉了淋浴,老韩看着里面的人影不紧不慢地披上了衣服,然后门终于开了。

张新杰大概是没想到这么晚了还会有人来房间里,除了长裤以外就简单套了件衬衫,毛巾没来来及吸干头发上的水,滴下来沾湿了衣服贴在身上,难得比平时的一丝不苟多了一份居家的味道。

“队长你洗完啦?”季冷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屏幕,这节目不看也就算了,一看还有点魔性,十几分钟的时间他和李艺博就被自然的魅力搂住了脖子双双陷了进去。

张新杰看到了被冷落在茶几上的笔记本电脑,“来找我复盘的?”

李艺博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还有五分钟这期就完了,能等一下吗?”

反正提前洗了澡,时间还充足,张新杰点头答应了,趁着这个机会给自己泡了一杯蜂蜜水;季冷和李艺博都不喜欢甜的,于是只各拿了一杯白水,但是注意力全在电视节目上,杯子端到嘴边都不知道有没有真的在喝。

张新杰也给韩文清倒了些水在碗里,弯腰的时候还思维发散想电视上那些少虎不宜的镜头是不是不太好,又想起孙哲平说过,韩文清的年纪在虎群里已经算大的了——当然他并没有向虎妖的那四位数想。

韩文清根本没心情注意电视上在演什么,张新杰一出来他就围着转了好几圈,左闻闻右闻闻,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味道真的几乎散没了。

一如既往,重头再来,未来虎王怎么能被这点小挫折给打败了。老韩忍住了直接给张新杰一口的冲动,见他低头倒水的时候正好海拔变低了,顺势把爪子搭到肩膀上向后一推,搂着脖子蹭了起来。

科教频道那谁谁老师正用低沉磁性的嗓音解说着:“雄性老虎正通过摩擦留下了自己独特的味道,这正是他的求偶方式……”

韩文清充耳未闻,先前的失利让他有点暴躁,全身力量都压在张新杰的身上将他推上了后面的墙壁,泡好的蜂蜜水撒了满地也不顾,脖颈使劲贴着张新杰的脸。

季冷和李艺博在心里喊了句“我靠”,配合着极具吸引力的解说,不知道是看电视更贴切,还是看眼前的更贴切。

 




跑步这个梗来自于Adling的那张图

反正也是给她的生贺XD


蹭蹭的图片来自网络,被萌die:


评论(26)
热度(107)
© 悠然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