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3 43

【残次品】[陆林]禁果(一)

预警:

本篇源于原文里林静恒那个“如果陆信没有收养自己,陆必行在沃托安全长大,被送到白银要塞在自己手下当一个他嫌弃又不得不照顾的少爷兵”的脑洞。大概会是个陆信带着俩孩子建设第八星系的故事,为了剧情需要,时间线有魔改。




林静恒一向运气不太好,最近甚至可以说是流年不利。

这天清早,他先是接到来了军委的调防通知,扫了前三行就决定去找老头子们吵一架,在去往机甲收发站的电梯上,他突然想起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于是收敛了怒火,准备先给妹妹寄一张电子贺卡。

打开个人终端的时候,林静姝发来的贺卡已经静静地躺在消息列表里,只不过这次跟贺卡一同的送到的,是妹妹的婚讯——“我要结婚了,请柬是送到你家里,还是白银要塞?”

林静恒愣了一会,差点忘了从电梯里出来。他回忆了半天,才想起林静姝好像在跟格登家的儿子在交往,这个消息还是偶然从下属那里听来的。除此之外,无论是对于这段感情,还是对于这个妹妹,他似乎什么都不了解,更没立场去评判。他只好礼节性地回复了她,没有多说一句话,心里很不是滋味。

祸不单行,成双也不够。

就在他走神的时候,秘书硬着头皮从楼里追出来,递来上一份需要立刻签署的文件,林静恒一目十行地看完之后,拿红笔打了大大的一个叉,一言不发还给他。

秘书松了一口气,林少将心情差到没时间嘲讽军工团的那帮白痴,他因祸得福地躲过一劫。眼下只要赶紧把这尊大神送走,让他跟军委神仙打架去就万无一失了。

两人一前一后走向收发站,但还没等秘书的心放下来,就见林静恒转过身,“我的机甲呢?”

林静恒没到能被授予十大名剑的位置,但自己的专属机甲肯定少不了。秘书猛得抬起头,机甲原本应该停靠的位置是空的,他胆战心惊地打开个人终端,用蚊子一样的声音说:“我提前跟收发站打过招呼了,不过今天机甲统一维修,可能是维修队弄错了……我马上给您找一架机甲。”

林静恒深呼了一口气,乘机甲、再换星舰去沃托要走三天,而他的火气已经忍不到那时候了,他把秘书甩在后面,打算先要去找维修队的麻烦。无论罪魁祸首的是谁,都注定要挨一顿骂。 

维修室就在机甲收发站里,最基础的检查和维修工作由人工智能完成,工程师只负责处理疑难问题。林静恒刚迈进维修室,只见他的机甲就停靠在门口,机甲的一侧亮着绿灯,有人把它调到了维修模式,正哼着歌调试机甲的精神网。

林静恒一阵搓火,不客气地敲了敲机甲的外壳,“滚下来。”

里面的人探出头,明亮的眼睛不明就里地与他对视了三秒,然后突然反应过来,从机甲里跳出来,向他行了一个端正的礼,“报告少将。”

这人一头天生的卷发,个子很高,把板正的制服穿得跟时装一样,一看就是私自裁改过了——有些过分在意形象的新兵喜欢这么做,然而林静恒从头到脚找了一遍茬,愣是没找到一个违规的地方。他只好往在机甲上一靠,就事论事地发起火,“乌兰军校的在校生?你的母校送你参加‘儿童职业体验馆一日游’之前,没教过你机甲亮绿灯是什么意思吗?” 

在校生望着他,意识到“儿童职业体验馆一日游”就是“实战课”,于是回答,“是不需要维修的意思。”

“原来不是我记错了,我还以为绿灯现在变成‘拿去修着玩’了。”林静恒冷冷地看着他,打开个人终端,“年级和名字报上来。”

刚跟上来的秘书恰好听到这句,便知道事情闹大了。将级军官有对军校在校生的处置权,林少将动动手指,这位触他霉头的在校生整个小学期都要重修了,他刚想说什么,被林静恒一个眼神阻止了。

乌兰军校里的权贵子弟一抓一大把,眼前这位很可能是谁家不懂规矩的小少爷,但林静恒向来不吃这套,没打算给任何人面子。 

在校生平静地如实回答,“报告少将,我是乌兰军校一年级学员,陆必行。”

林静恒的手指一顿,陆必行最会察言观色,趁着这个功夫,大胆地开口道,“少将,能不能容我解释一下?”

林静恒看了他一眼,破天荒地点点头,“说。”

陆必行从兜里拿出一个小设备,对着机甲扫了一圈,“我早上检查的时候,发现校准器出现了偏差。考虑到少将随时可能外出执行任务,而校准器又是机甲的重要设备,于是自作主张拿来检修了。”他把手上的设备递给林静恒,“本来预计能在少将出行之前完成,是我预估错误。”

白银要塞的技术十有八九要经过林静恒的手,这个设备肯定不是维修队的——维修队粗略的例行检测查不出校准器的小问题,得要专门检查才能发现,不然人工智能也不会自动给他的机甲亮绿灯。这个毛病是上次实战的时候遗留下来的,只是最近时间紧张,没来得及检修。

林静恒握了握手里的设备,“这是哪儿来的?”

“是我自己做的。”

林静恒把设备还给他,“还要多久?”

陆必行顿了顿,反应过来他问的是调修需要的时间,他看了身后的机甲一眼,“大概五分钟。”

“五分钟之后,我要从在收发轨道上见到我的机甲。”林静恒顶着秘书诧异的目光关掉了个人终端,“之后你去领五十组体能训练。”


五分钟后,林静恒连上机甲的精神网,人机匹配度上升到90%。作战下的机甲周围形成了一层淡银色粒子,高速行驶的时候,像是划开长空的利刃。

陆必行目送他的机甲飞远,步伐轻盈地走到维修室门口,找了一个不会干扰正常秩序的空地,开始做体能训练。他虽然是刚来没多久的在校生,但人缘不错,偶尔有认识的人路过,对他揶揄地挤挤眼睛。

这些人大多出身白银十卫——属于陆信将军的嫡系部队。虽然陆信本人身在第八星系,但他的部下仍有不少人驻守白银要塞。

乌兰军校每年都有为期三个月的实战小学期,学员被分配到附近的军事要塞,如果运气好的话,还可能被分配到负责调度联盟全局的白银要塞。陆必行就属于运气好的那个,但他清楚这里面有多少是运气还不好说——沃托是联盟权力中心地,大大小小的每个决定,细论起来都能找到权力博弈的痕迹,陆必行怀疑白银十卫里的某个人大手一挥,看在他是陆信将军独子的份上给他行了个方便。

体能训练着实不是陆必行的长项,等他做完五十组体能训练已是午休时间,围观群众已经把这个笑话传遍了白银要塞,白银第三卫的托马斯杨闻讯赶来,幸灾乐祸地问,“听说你今天早上让人罚了五十组体能训练?”

陆必行正在料理机器人前面点餐,丝毫没有托马斯杨想象中垂头丧气的样子,他食欲颇好地点了一大份,转身笑着问,“卫队长吃了吗?”

托马斯杨啧了一声,很是失望。陆信这次跑第八星系没带他,他每天无聊得要死,听说陆必行来了,本来打算把老大的儿子当娱乐,没想到这位小少爷心态特别好。他只好无趣地跟着点了餐,随口问道:“老大怎么样?”

“挺好的,每天都能收到他的远程通讯。”陆必行取了自己的餐,随手塞了块苹果进嘴,“天天不是发吃的就是些新奇小玩意,我妈都快屏蔽他了。”

“他最近在凯莱星,条件还算好的。”托马斯杨点了点头,心想就陆必行没去过不知道,就第八星系那个经济水平,他们白银十卫倒还好说,有些少爷兵去了宁可吃营养膏也不碰当地食物——也就陆信将军对什么都抱着惊人的热情。

两个人找个了空桌坐下。

陆必行接着说,“他说再过一个月,也许能回来一趟。”

“快了,滞留第八星系的星盗听说将军亲自出征,早就吓得闻风丧胆了。”托马斯杨说,“可惜就算一个月后立刻返航,也不可能赶在你小学期结束前回来了。”

“他不在也好,不然他要是每天来看我,我的实战课还怎么上?”陆必行想象了一下,虽然他的确有点想念那个不靠谱的爸,但跟他一起呆在白银要塞?还是算了。

就在这时,托马斯杨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来人顶着跟他一摸一样的脸向陆必行打了个招呼,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托马斯杨一把拉住。

“哎你听说了吗,军工团的那个脑残机甲设计,又在林静恒那儿碰钉子了。这次直接打了个叉,鄙视链最底层哈哈哈,”托马斯杨说,“我真是越来越欣赏林少将了。”

泊松杨叹了一口气,“我刚要跟你说,前两天你的那份也被打回来了,只比军工团好一点,是个叹号。重做吧。”

托马斯杨的笑容凝结在脸上,“不可能吧?为什么?”

“传你个人终端了,你自己看。”

托马斯杨坐不住了,三卫队长虽然私底下不怎么靠谱,在工作上较起真来无人能敌。他抓起最后一块面包,把吃完的托盘塞给泊松杨,“交给你了,我先回研究室了。”

跑到一半,他又想起什么似的,折回来问陆必行,“差点忘了问你,早上被谁罚的?有机会我去找找他麻烦。”

白银十卫不是直属部队,出了名的作风流氓,除了少数几位他们认可的将领以外谁也不怕,陆必行差点被一口汤呛着,“算了算了,本来也是我的错,而且我也不认识他。”

陆必行一直对机甲更感兴趣,陆信曾经以为他会报考第一理工,除了与自己相熟的战友以外,没有特别让他接触军方的人——谁想到他突然报考了乌兰军校。

托马斯杨把面包塞到嘴里,“没事,你不认识我认识,你就说他长什么样子吧?”

“很年轻,黑头发,头发很直,”陆必行认真回忆了一下,没注意到托马斯杨微妙的神情。他想起那个人带着微怒看向自己的眼神,又补充说,“灰眼睛。”

刚才吵着要给他撑腰的托马斯杨被面包噎了一下,头也不回地跑了。

泊松杨摇摇头,“他是我一辈子的耻辱。”

评论(43)
热度(433)
© 悠然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