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 43

【残次品】[陆林]禁果(二)

预警:

本篇源于原文里林静恒那个“如果陆信没有收养自己,陆必行在沃托安全长大,被送到白银要塞在自己手下当一个他嫌弃又不得不照顾的少爷兵”的脑洞。大概会是个陆信带着俩孩子建设第八星系的故事,为了剧情需要,时间线有魔改。


目录:




沃托领空禁止武装,林静恒在第六关卡换乘星舰,离开白银要塞的第八个小时,接到一个通讯请求。

投影中出现了一个不怒自威的中年男人,身着深蓝色的军装,但对于军人而言,身材有些疏于锻炼,要靠皮扣勒住腰身才能勉强不损形象。林静恒看见他,即不意外也不客气,靠在沙发上等他先开口。

此人是林静恒名义上的养父李上将。李上将早习惯他的架势,挤出一个微笑,“静恒,听说你要回沃托,不知道这次能呆多久?我听说军委马上要升你为中将了,还没来得及为你庆祝……”

林静恒打断他,“不麻烦了,吵完架就走。”

“是为调防的事吗?”李上将叹了一口气,打起了感情牌,“静恒,联盟百年内都没有过大规模战争了,军委在议会上的话语权越来越小,经费也一直在缩减,调防是无奈之举。撤回第七星系,航道好走一些,来回时间短,你也可以多回家住一住不是吗?”

林静恒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李上将叱咤风云惯了,实在不适合怀柔政策。他与李家的关系非常微妙,上学的时候能住校就住校,驻扎白银要塞之后就再没回过李家。多回家住一住?亏他想得出来。

“李上将,”林静恒一开口,李上将的笑容就僵了下来,他十分讨厌从林静恒口中听到这种官腔,这不仅仅代表林静恒从来没把他当养父看,还代表这小子接下来说的恐怕不是什么好话,“你很多年没上过战场了,但第八星系是什么状况,即使看看军报也该知道吧?调防之后,第七星系将失去缓冲带,一旦星际海盗有什么大动作,你担得起责任吗?”

李上将被他说得火冒三丈,“星盗来了,你在第七星系也能更快地调动中央军,第八星系有什么?政府的那点武装连巡逻都搞不定。你就算想做救世的理想家,也不该选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到这个份上,李上将连“八大星系同属联盟”的表面政治正确都不肯维持了,好在他的养子显然也不信这些。两个人心知肚明,救世这个词离林静恒太远了,他反对调防纯粹出于军事考量,跟第八星系的野人们没有半点关系。

“这些话留着到军委大楼再说吧。”林静恒嫌吵,单方面掐断了通讯。

断了通讯,却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打开了个人终端。

里面除了妹妹寄来的贺卡,还有另一封早上扫了一眼、却没来得及查看的消息。点开之后,上面只有一句语简意赅的“恭喜晋升,小中将,生日快乐”。

这个寄件人才是联盟真正的理想家。

他与这位名声名赫赫的陆信将军并不熟,还在军校的时候有些交集,勉强能叫上一句老师。陆信是他生父林蔚生前的好友,大概是冲着昔日的友情,每年都会给他送生日祝福,最开始是在官方登记的日子,后来凑巧得知了他的真正生日后,变成了第二个会在正日子给他发生日祝福的人。

这种生日祝福在首都星沃托,只能算是最基础、最敷衍的社交礼节。在拥有精神网络伊甸园的情况下,只要在个人偏好里设置好,伊甸园便可以模仿使用者的语气发出以假乱准的祝福。

但陆信现在身处第八星系,那个地方没有伊甸园,又远在三百多万个标准航行日之外,连光都要奔波几十个小时才能到达的地方,通讯必然有时差。能在生日当天收到信息,说明陆信是提前算准了时间差发过来的。

林静恒心情复杂地盯着消息看了几秒,给自己倒了半杯酒,觉得这位陆将军闲得没事干。

 

陆必行回到白银要塞的临时宿舍,一进门就瘫在了床上。

那天他在食堂见到杨氏兄弟一面之后,白银第三卫突然被紧急传唤,他们一走,维修队的工作压力成倍上涨,就连陆必行这样的学员也得跟着加班加点——但据说,在技术部的实习已经是白银要塞中最轻松的了。

他正恨不得跟被子融为一体,忽然听到舍友们低声讨论:

“是叶芙根尼娅,伊甸园正在直播……”

“今天有她的歌会?”

“不是,好像说是女神要公开表白,你知道小道消息传的表白对象是谁吗?是那个林静恒——”

真是巧了,自从那天见到那位少将之后,陆必行便开始频繁地在新闻里见到他。

第一次是在联盟纪念日宣传片花的末尾,提到过世的林格尔元帅有两位孙辈,其中那个男孩叫林静恒。

第二次是在官方新闻里,据知情人士透露,林静恒全然不懂尊师敬长,跑到军委跟两三百岁的元帅将军们大吵了一架。大概对这位少将积怨已久,一时间所有沃托的媒体都在声讨他,旧账恨不得翻到了二十年前。就这样连骂了三四天,所有人都在等着看林静恒笑话的时候,军委居然没处罚他,还公布了林静恒晋升中将的消息。

而这第三次,居然还是个刺激的花边新闻。

陆必行一个扑腾从床上坐起来,舍友们齐齐用看绝症病人的眼神看向他,能让陆小少爷满血复活的关键词居然不是“叶芙根尼娅”而是“林静恒”,要不是跟他熟络,恐怕要怀疑他的性取向了。

不过他们早就习惯了,陆必行一直都这样。他沉迷机械的时候两耳不闻窗外事,什么时政娱乐都是过眼烟云,在乌兰军校上了一年学居然不认识近年军方新闻的“新宠”。但如果突然对某个人、某件事感兴趣,又会挖地三尺读遍所有相关的信息,之前他忽然研究起联盟历史上的某场战役的时候也是这样——而最近这个兴趣,恰好是那位罚了他五十组体能训练的林少将。

舍友指了指自己的个人终端,“要看吗?我把直播频道发给你。”

“谢了。”陆必行指尖飞快地动了动,连接上了伊甸园的直播。

叶芙根尼娅号称宇宙歌姬,是当下最受欢迎的女明星,她的歌曲风格活泼而热烈,是年轻人连夜轰趴或者熬夜干活的最佳选择。

此时她被邀请到沃托新闻的直播间里,化了精致的妆,合身的裙装让她看起来温柔又妩媚。主持人正在热场,追问着女神喜欢的类型,叶芙根尼娅带着笑容大方地回答,每公布一个答案,粉丝都能就可能的人选掐好几场,在线人数持续上升。

陆必行开始看得津津有味,但这场秀造势的时间太长,他开始在舍友的大呼小叫中眼皮打颤。在他睡着之前,叶芙根尼娅终于结束了问答环节,缓缓走到直播间中央,在炫目的灯光下描述起她和他的初遇,火热的情愫透过伊甸园传来,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她只远远的看过那个男人几面。都是在她被邀请去助兴的宴会上,那个人不喜欢热闹,很少会主动跟人攀谈,每次都冷着一张脸,没多久就离开了。他的所有精力似乎都用在了事业上,因为他是名军官,得负责将星际海盗赶到域外,保护像她这样的平民。

我很崇拜他,她说,也希望能给他一个家。

直播间的立体屏幕中忽然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背影,那是一段宴会上的影像,男人穿着礼服,手上拿着一杯酒,找了个没人的地方静静呆着。过了一会,他好像意识到有人在录像,于是转过身,深灰色的眼睛透过电子信号深深看了陆必行一眼。

陆必行当即就醒了,心脏猛烈地跳动了一下,一串血珠冲破了毛细血管,顺着下巴滴到了制服上,他嗷了一声,捂着鼻子挑了起来,匆忙从医药箱拿出喷雾处理好。

舍友发出一阵嘘声,“你不会真的看上他了吧?”

“别瞎说。”陆必行有点不好意思,从桌上摸了一杯水,“这屋里太干了。”

舍友们笑得前仰后合。

这么一闹,直播进入了尾声,宿舍的熄灯时间也到了。

四个少年躺回床上八卦了一会联盟女神,不知道是谁先在黑暗中换了个话题:“还有几天我们就要轮换到主力部队了吧?”

“明天应该就能接到具体通知吧,据说主力部队的训练量特别可怕……”

“那要看教官是谁了,我听二年级的说,去年那位少将人就很好,但是再前一年的中将……”

“那算什么?据说当年林静恒还肯带实战课的时候,第一天就累趴下了十几个……”

“幸亏他已经十多年都不带实战课了。”

聊天的声音渐小,少年们入睡了。

陆必行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大脑反常地兴奋了一会,终于也在难以抵御的疲惫中沉沉睡了过去。

他们自动调成夜间模式的个人终端悄然收到一条消息,里面是下个月的课程安排,在负责人那一栏,赫然写着一个令人心惊胆战的名字:

林静恒。




——————

唔,刚刚遇到了“从文档直接复制会复制不全”的迷之问题,已经修正。

这章稍微过渡一下,下章开始霸道将军再遇俏工程师

收养林静恒的李家是原文里那个被图兰小姐姐一炮炸死的阿瑞斯李的李家。剧情需要,拉他出来跑个龙套。

评论(43)
热度(260)
© 悠然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