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 43

【残次品】[陆林]禁果(三)

预警:

本篇源于原文里林静恒那个“如果陆信没有收养自己,陆必行在沃托安全长大,被送到白银要塞在自己手下当一个他嫌弃又不得不照顾的少爷兵”的脑洞。大概会是个陆信带着俩孩子建设第八星系的故事,为了剧情需要,时间线有魔改。


目录: 




这是一年级在技术部度过的第二周。维修室只负责最简单的排查和调试,这儿的工作很枯燥,但没人敢消极怠工,一来基本的机甲修理技能不仅是乌兰军校的考核标准之一、也是实战中的重要保命技能,二来没人想得罪白银要塞,就连年级里那几个知名的纨绔子弟也只能口头上抱怨几句。

但这天,维修室里的气氛格外压抑,学员们心不在焉地记录每一架机甲的状况,时不时三两一组地聚在一起,讨论着新鲜出炉的噩耗。

陆必行听见舍友们说:

“林静恒不是出了名的没耐心吗?听说刚进白银要塞的时候带了一两次学员,后来仗着清理星盗的军功,说什么都不肯带了。”

“今年到底是什么情况?怎么就让我们赶上了。”

“到底是何方神圣把他招来了,该不会是哪个权贵派的少爷小姐吧……”

话说到这儿,他们忍不住看向陆必行。从一百多年前开始,乌兰军校的阶级分化就严重到学生自动分成“平民派”和“权贵派”,两派不怎么往来。论出身,曾经陆信还属于平民派,到了陆必行这辈,却是不折不扣的权贵派。

但陆必行行事风格很不权贵,跟两派都能玩到一起,这大概是因为他那个已经当了上将的爹也很不权贵,放着好好的白银要塞不呆,有机会就跑第八星系,似乎对那个不毛之地有着常人无法理解的感情。

陆必行刚要说话,舍友正在调试的机甲突然闪起红灯,人工智能用机械的声音重复道:“指令失败!指令失败!”

舍友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情况,不由地吓了一跳。他来自第六星系的中产家庭,来乌兰军校上学几乎尽了全家之力,之前没怎么操作过机甲,生怕碰坏什么,总是一惊一乍。 

“我来看看。”陆必行走过去,接入精神网,三下两下找到了问题所在,边讲解边解决了问题,“好了。”

联盟发展至今,即使同在第一星系,贫富及资源的差距也是巨大的。如果没有军方背景,普通人家的孩子只能在机甲体验馆试架无武装的机甲,而陆必行小时候就把十大名剑之首的湛卢当幼教机玩。

舍友擦了一把汗,这中间的距离,实在是很难追赶的。

陆必行回到了自己在修的机甲旁,接着刚才的话题说,“不关我的事,你们怎么不猜是阿瑞斯李?他跟林静恒还是养兄弟呢。” 

阿瑞斯李正跟几个纨绔子弟闲聊,听到这句话神色有些复杂,但还是冲陆必行一笑。外人不知道,阿瑞斯李出生那年林静恒都快从乌兰军校毕业了,他不仅跟这位养兄没什么感情,还莫名因此多了一个常被拿来比较的对象。 

“不会真是因为你吧?”纨绔子弟们瞪大了眼睛。

“怎么会?林中将军务这么忙,我爸不会提这种无理的要求。”阿瑞斯李故作轻松地回答,在没人看得到的地方咬紧牙关,心说还真不是没有可能,他那个老爹为了向林静恒背后的伍尔夫元帅示好,一直不愿与林静恒捅破表面上的和平。

阿瑞斯李可以算是这一届“权贵派”的老大,他这么说了,其他人无论信与不信,这个话题都这样揭过了。纨绔子弟们继续聊起最新的机甲技术和玩乐的好去处,而“平民派”那边依然怨声载道。

几个少年此起彼伏的叹气声合成一首鬼哭狼嚎的合唱,在一群怨鬼中间哼着小曲儿的陆必行显得格外与众不同,终于有人忍不住揪出了这个异类,“陆少爷,怎么感觉你今天心情异常得好?”

“看到第一太阳照常升起,我有什么理由心情不好?”跟陆信不同,在沃托长大的陆必行即兴演讲能力十级,如果他想,多半还能顺便炖碗鸡汤把人灌得晕晕乎乎。

舍友忍不住拆穿他,“你早上洗着脸都能笑出声。”

“我那是对着镜子进行例行的表情管理练习。”陆必行绷起一张脸,“行吧各位同志,你们刚才谴责到哪儿了?哦,是在谴责我们的新教官林静恒同志残暴不仁丧心病狂……噗……”

陆必行说到一半,自己也不知道那儿好笑,只好欲盖弥彰地转过身。

舍友:“……”

他心虚地摸了摸鼻子,一边继续调试机甲,一边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的反常。

林静恒能成为时政新闻的销量保证不是没道理的,他身份特殊,实力过硬,十八岁成了乌兰军校的荣誉毕业生,毕业以后直接就是大校——将门无犬子的故事向来是人们津津乐道的,就连他冷淡的性格都变成了加分项。但越是受人追捧越是被身处公众的放大镜下,林静恒十年如一日的目中无人、我行我素,渐渐负面的声音就多了。但骂归骂,在无法撼动的军功面前,军委还是得继续晋升他。

这个人身上令人向往、令人痛恨、令人羡慕、令人胆寒的因素都太强烈了,正负两面难舍难分地揉在一起,很难不成为焦点。这样一个人,陆必行对他感到好奇再正常不过了,但按理来说,好奇心总该排在求生欲后面——平时听听八卦就好了,没有人会希望摊上这么一个魔鬼负责人。

可惜陆必行的大脑不大讲理,他还真的有点期待。


三天后,林静恒返回白银要塞。

他在回程的机甲上睡了几个小时,刚落地,秘书就已经等在机甲收发站内,“早上好,林中将。”

“嗯。”

两人一前一后地向办公楼走去,秘书一路上向他汇报了白银要塞的情况,和平时期,一切都是例行公事,很快就汇报完了。

“您还没有回复叶芙根尼娅小姐。”秘书说。

林静恒莫名其妙,“谁?”

“那个向您公开表白的女明星,您看到了吗?”秘书说到一半,差点被林静恒一个眼神看得咬到舌头。

“不认识,没时间看。”林静恒说,“你没有正事要说了吗?”

 秘书日常心绞痛,那可是联盟第一女神,就这么冷冰冰地拒绝,林静恒不考虑舆论,军委也要考虑,看来要为这位中将再请十个公关了。他表面上依然保持镇定,“还有一件事,今年的实战课小组本来轮到您来带,按照往年惯例,我已经找人替您了。”

“不用了,”林静恒说,“哪天开始?”

“好的,我去通知行政部……”秘书说到一半,意识到不对,“嗯?”

林静恒从不解释,也不喜欢说第二遍,秘书赶紧改口,“就是今天,学员们已经在训练场集合了。”

林静恒点点头,示意秘书跪安,往训练场走去。

正赶上白银要塞晨练的时间,所有正式军人都在所属的编队里训练,乌兰军校的学员跟在白银第六卫后面,绕着训练场跑圈。

传说中的魔鬼军官林静恒本人还什么都没做,就成功给了学员们第一个下马威——白银十卫的训练日程。白银要塞每天十个小时的最低训练量就已经够吓人的了,偏偏林静恒手下的还都是精英中的精英,白银十卫的日常训练量高达十五个小时!

刚刚接到日程通知的学员们自然叫苦连天,不过没关系,很快他们就会抓紧一切时间睡觉、连抱怨的体力也不会有了。

将级军官作为负责人,实际上不可能事事亲力亲为,惯例是把学员打散编入正式编队中,由各队队长代理大部分的训练,负责人只担任指导和最终考核。

林静恒站在训练场边,这才第一天,学员们个个神采奕奕,看到负责人来了,更是打了鸡血一样卖力。陆必行跟在队尾,卷发在运动中凌乱得恰到好处,十分对得起早上那小半瓶定型喷雾,修身的制服绝对地展示着绝好的身体比例,足以去当平面模特。

可惜林中将不解风情,看这帮蝼蚁训练跟看训猴没什么区别,看了一会,随便找了个穿白银十卫的制服问,“柳元中呢?”

被问到的人向他敬礼,“中将,就是我啊。”

林静恒:“你什么时候到的?”

柳元中强颜欢笑,“我一直都在。”

林静恒直接忽视了这个话题,“晨练结束后让歪瓜裂枣们去模拟训练室,白银六照常。”

柳元中明白这才是林中将真正的下马威,作为过来人,难免一阵兔死狐悲,“是,中将。”

林静恒说完,转身要走往模拟训练室走,好巧不巧,白银六正好跑到他身后,从陆必行的位置看去,莫名和叶芙根尼娅的短片里重合了,平面模特脚下一滑,差点真的摔成歪瓜裂枣,幸好及时站稳了。


“歪瓜裂枣”们好歹在乌兰军校经了一年风雨,就连陆必行这样半路出家的学员体能都是达标的,一早上的晨练最多出了点薄汗,根本不算什么。在哭天喊地几天之后,这些被迫面对现实的少年少女们难免走向了另一个极端,纷纷生出了一股“白银十卫的训练也不过如此”的迷之自信。

这种自信在来到熟悉的模拟训练室时再次膨胀了。实战小学期前他们刚刚考过期末,其中一项就是模拟对战,现在能坐在这个屋子里的,都是年级中的佼佼者。

只有陆必行心有余悸,还想着晨练的事。

他以为早上特意多花十分钟弄出一个完美的发型已经是他反常的极限了,怎么现在盯着人都能盯到差点跌倒了?

不过林静恒没给他多少时间胡思乱想,他走进训练室,学员们不由自主地安静下来,集齐起立。

为了模拟宇宙环境,训练室里的灯光调得很暗,林静恒用眼神扫了众人一遍,打开训练室中央的教学机,简明扼要地说,“坐。从A点到B点,自行组队,不被我击落就算合格。”

这在军校里叫做“反拦截训练”,是常用的模拟训练模式之一,学员们跃跃欲试地连上精神网,希望能同学中脱颖而出,给这位白银要塞的军官留下个好印象。

二十几架机甲浮现在虚拟宇宙中,航道与跃迁点的位置随机生成,学员们出现在A点附近,林静恒则出于两点之间,全景地图双方都能看见,却不知晓彼此的具体位置。

林静恒只需看一眼,找到了全图最适合伏击的位置,学员们也不逊色,各小组很快针对地图制定了作战计划。

就在学员们小心翼翼地开始移动的时候,林静恒忽然连着两次紧急跃迁,他没有丝毫隐匿行踪的意思,能量波动暴露了坐标,跃迁过后就大大咧咧地守在原地。

阿瑞斯李:“迎上去!”

阿瑞斯李一呼百应,平时跟他玩得好的纨绔子弟们都听他的,他并非鲁莽之辈,而是打算假意跟林静恒打个照面,拖住他几十秒,然后分批紧急跃迁到不同的坐标。这样即使全队不能一起合格,也总有几架机甲可以安全到达。

陆必行:“绕过他!”

陆必行被陆信虐菜的经验告诉他,别说跟在战场上硬碰硬了,你最好希望自己从来没遇见过他们。他带着自己的队伍避开林静恒的位置,选择了距离他第二远的航道。

阿瑞斯李的队伍接近了林静恒,训练中每架机甲只有一名驾驶员,但好在他们都是乌兰军校的优等生,大部分人都已经学会了远程操控机甲。他们排成了整体的队形,保证每架机甲的精神网范围内都至少有另一架己方机甲,这样即使前方的驾驶员被震出精神网,后面的驾驶员来得及接住。 

林静恒懒洋洋地守在跃迁点旁边,没有主动攻击的意思。

他们谨慎地停留在他精神网的范围之外,忽然试探着,由最前方的驾驶员进入精神网范围,全队高度警戒,几发高能粒子炮打向林静恒。

林静恒反手打了几炮回敬,每一发都正好撞上冲他而来的炮火,只有点点火星擦过他身边,几乎没什么复杂的操作,仅凭着傲人的精准度,轻轻松松地就化解了。

阿瑞斯李觉得后背出了一身冷汗,有点后悔跟这个不了解的养兄面对面,“紧急跃迁!”

纨绔子弟们闻言赶紧紧急跃迁,分散在地图的不同位置,而林静恒等的就是这一刻,他一改刚才的慵懒,主动追了上去。

他追到二号跃迁点,阿瑞斯李的大部队果然在这里,林静恒没给他们休整的时间,即刻开火,一举击落了两架机甲。其余的学员们很快反应过来,但他们离林静恒太近了,进退两难,几乎全部遭了殃,只有一架勉强再次跃迁走了。

林静恒再次追上去。

一年级的战术理论课,那么多年了教材还是一样的。这些只会照本宣科的学员的思路,不需要人工智能提供行为模式分析也能猜到。

二号跃迁点,一号跃迁点,四号跃迁点……这张小地图全图不过十个跃迁点,林静恒很快清理了一半,而他的节奏仍在变快。学员们逐渐感到绝望,模拟训练机忠实地反映着真实的战场,即使是在模拟中紧急跃迁也是很难受的,他们从来没人见过这样高频率跃迁的打法。

这才是联盟顶尖前线将领的实力!

与乌兰学员中设置好的难度的人工智能程序不同,林静恒不留情面,丝毫没有把他们当学员的意思,毕竟上了战场,敌人也不会把他们当成学员。

学员们的训练机一架一架变黑,阿瑞斯李的小队已经几乎全部阵亡了,陆必行那边也没好到哪儿去,他们的一只小队以为自己离得够远,一时大意,图快没有绕行八号跃迁点,被正好追到这里的林静恒顺手收拾了。

陆必行说,“报告坐标。”

队员们一一报了坐标,所有人都快到B点附近了,他们侥幸绕过了交战区,而接下来才是最凶险的。一旦接近B点,他们的位置和行动都变得更容易预测,而且这回他们不能一味地躲了。

另一边的屠杀似乎慢了下来,这更让陆必行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个预感很快成了真。在距离B点两个航行日的坐标点,仅剩一人的阿瑞斯李和陆必行的小队不期而遇,林静恒完成了最后一次紧急跃迁,拦在众人面前——

陆必行第一次在战场直面林静恒,就感到了无形的压力,比在维修室找他兴师问罪时要可怕得多,冰冷的灰眼睛透过机甲锁定了他们每一个人。

林静恒冲进机甲群,剩余的八架机甲,一瞬间被全部夺走了精神网。

学员们目瞪口呆,谁说林静恒刚才不留情面的?他分明已经给了天大的面子,不然刚才一碰面,就一次把他们全部撸下精神网了。而这只是最普通的机甲,如果换成精神网范围更广的超时空重甲,或者换成十大名剑,该有多可怕!

在绝对的实力差距前,无论是哪种战略,都显得苍白无色。从开局到学员们集体阵亡,在林静恒明显放水的情况下,总用时10分钟。 

林静恒从教学机上下来,一言不发地起身走了。一个学员颤颤巍巍地开口,鼓起勇气找骂,“林,林中将……您能点评一下刚才的对战吗?”

林静恒唔了一声,“你管那个叫对战?”

这场单方面虐杀实在没什么可点评的。学员们这才意识到,在模拟训练中击败林静恒?他们接下来的两个月中,以每天十五小时的训练量为代价的最终目的,不过是打出一场值得让林中将开口骂人的对战。

模拟训练室里落针可闻,林静恒不打算多费口舌再,笔直走向门口。陆必行的模拟机正好在过道边上,两人的视线有一瞬间相交,很快分离。那个男人的步子很稳,在军靴点地的声音中,陆必行听见自己飞快的心跳。


林中将的精神虐待只是开始,除了晨练还算温和以外,白银十卫的其他训练项目没有一个是轻松的,被折腾了一天的学员们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宿舍,想到明天还是一样的日程,争分夺秒地享受起珍贵的六小时睡眠时间。

舍友们很快睡着了,陆必行心事重重地望着天花板,这几日的反常不仅影响到他的正常训练,居然还让他有点失眠:明明前几天提到林静恒,他联想到的还只是他的战绩数据,现在怎么胡思乱想了?

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产生的?

他安静地床上躺了一会,反正闲来无事,用伊甸园接入网络,意外地在公共区找到了一个质疑叶芙根尼娅直播违规夹杂荷尔蒙的贴子。

有人贴出了自己的伊甸园记录数据,直播当晚叶芙根尼娅开始自白之后,荷尔蒙的水平明显上升。这一石激起千层浪,更多人主动分享了自己的数据,经过对比,观众们荷尔蒙水平的变化惊人的一致,叶芙根尼娅的罪名基本坐实了。

人们又开始讨论夹杂荷尔蒙带来的影响:因为用量轻微,绝大部分人只是在观看直播的时候感到了女神热烈的心跳,少数人的荷尔蒙水平持续偏高了一阵,让伊甸园调节一下就没事了,但也有极少数被严重影响的人现身说法。

陆必行顿时来了兴趣,拿起水杯送到嘴边,接着往下浏览,想看看“被严重影响”的症状是什么。

那是条匿名的骂街,剔除不予显示的不文明词语,大意是:

靠,老子一个本来想去围观女神的钢铁直男,现在看到林静恒居然有点心动。

陆必行猛得喷出一口水,咳嗽了半天。

心、心动……?!


——————

这次是接近6000字的加长更新,祝大家情人快乐,祝我劳动节快乐!

叶芙根尼娅小姐要是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肠子都要悔青了。

评论(43)
热度(291)
© 悠然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