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 49

【残次品】[陆林]禁果(四)

预警:

本篇源于原文里林静恒那个“如果陆信没有收养自己,陆必行在沃托安全长大,被送到白银要塞在自己手下当一个他嫌弃又不得不照顾的少爷兵”的脑洞。大概会是个陆信带着俩孩子建设第八星系的故事,为了剧情需要,时间线有魔改。


目录:  




据调查,叶芙根尼娅在直播中非法夹带荷尔蒙,相关方各罚款五千万,引起热议,促使《精神网络安全法》进一步完善。

但那都是后话了。

目前的情况是,她的观众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其中最严重的那位,症状还要持续很久——


陆必行抱着杯子咳了好久,终于把一口水顺下去,他心虚地环顾一圈,好在舍友全都睡得很沉,没人被他吵醒。

他缓缓躺回床上,四周过于安静,以至于心跳声掩盖不住地在耳膜中回响,不用数也知道比平时快得多。他想起那条回复,终于被迫承认这症状有点眼熟,十条里八条他都亲身经历过。

明知是荷尔蒙导致的暂时效果,但陆必行十九年没谈过恋爱,还是猝不及防地被“心动”二字砸晕了。他像一个重症病人,没能确诊的时候倒不要紧,现在被猛得下了诊断书,就止不住胡思乱想。

收发室中的林静恒、军事新闻中的林静恒、叶芙根尼娅影像中的林静恒……有关林静恒的记忆逐一浮上来,那张足以防止星球气候变暖的脸一次次在他脑海里闪过,他终于明白得知负责人是林静恒的时候,他那点不合时宜的小雀跃的是哪儿来的了。

如果说这些回忆尚且算得上得体,那年轻的中将不费吹灰之力地以一敌众,在昏暗的训练室里偶然看向他的画面,被大脑加工之后就显得过于暧昧了。

陆必行一阵心猿意马,觉得再这样下去,还没等荷尔蒙的效果消退,他自己先要疯了。他心烦意乱地盯着天花板发了会呆,决定开始积极自救。


第一个自救方案受了贴子的启发,既然有人提到伊甸园,那他自然要先试一试。

陆必行接入伊甸园的健康管理系统,一番检查下来,果然发现荷尔蒙水平高于历史平均值,他无声地说,“调节我的荷尔蒙水平。”

伊甸园在医疗数据库中搜索一秒,拒绝了他的请求,“经判断,您的荷尔蒙水平属于无需干涉的正常范围内。”

陆必行:“……”

笃信科学的他人生中第一次觉得伊甸园不好用,白塔的研究员都是吃白饭的。


尖端医疗科技靠不住,第二个自救方案只能采用古老的厌恶疗法。

他在个人终端里设置了“林静恒”的关键词,一旦因为他出现强烈的情感波动,就会自动产生电流,从而让他感到不适。情感波动越强,电流也越强,在他恢复正常之前,这位林中将都会跟电流产生的痛感联系在一起了。

陆必行试着再次回想训练室里的林静恒,手腕处传来一阵刺痛,脑海里的小剧场及时中断了,他嘶了一声,对这个效果很满意,缩进被子里,安然入睡了。


无论陆必行有多少烦恼,白银要塞的训练依然照常。

林静恒十几年前做负责人的时候就累倒过一大批学员,这次也不逊色,学员中们不断有人倒下,然后被全联盟最好的医疗设备迅速治好,额外获得几小时安眠,但落下的训练,次日还得全数补回来。

陆必行就更惨了,他除了要跟训练作斗争,还要跟林静恒作斗争。林静恒虽然基本不会亲自练兵,但偶尔会来训练场看一眼,再加上柳元中时不时要拿他出来吓唬人,他这位“心动对象”简直无处不在。

训练开始的第二天,陆必行一大早偶遇林静恒,被狠狠电了一次。

午休的时候听人议论起他,又被电了一次。

下午,更是在柳元中“训练不达标的人会在最终演习中被林静恒单挑”的鬼故事中被电得直哆嗦,不明所以的柳卫队长还以为这倒霉孩子吓破了胆,不禁投来同情的目光。

第三天,陆必行仍然被电了三次,但是电流的强度有所减弱。

第四天,治疗有了初步的效果,他只被浅浅电了一次。

……

就在陆必行的病症逐渐减轻的时候,变故发生在第六天。

这天傍晚,林静恒处理完白银要塞的军务,终于想起自己还在兼任乌兰军校学员的负责人,于是顺路去了一趟训练场。

快走到的时候,秘书告知他,“杨卫队长把修改过的重甲改造方案传过来了,我马上整理好发给您。”

林静恒环顾了一下,训练场上没看到白银三,而托马斯杨也好几天没向他汇报过了,“托马斯杨呢?”

“您去沃托的时候,白银三被陆信将军紧急调走了。”秘书观察着他的神色,“需要安排军工团接手后续的工作吗?”

林静恒皱起眉头。白银要塞的军工系统里就属白银三水平最高,军工团里多是混日子的少爷兵,连做最简单的军备设计都要被嫌弃,林静恒从来不把重甲的维修、改造任务交给他们。

眼见上司面色不佳,秘书急中生智,“中将,您还记得维修室遇到的那个学员吗?”

“那个陆什么?”林静恒记不住别人的名字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秘书刚想提醒,只见他罕见地从记忆里翻出了一个名字,“陆必行?”

“对。”秘书回答,陆必行毕竟是白银要塞现任总指挥官的儿子,除了林静恒这种对八卦半点不关心的,其他人多少有所耳闻,“听说他从小就在机械方面很有天赋,一直都在接受特长训练,还曾获过两次’白塔’奖。有了白银三的设计方案,只需要根据实际测试进行微调,他应该能胜任。”

“白塔”奖是第一研究院颁发给在校生的科研发明奖项,但由于第一星系教育资源实在太优越,每年的获奖发明拿到专业领域也能称得上优秀。

林静恒没说话,秘书立即明白这是“可以一试”的意思。等他们走到训练场边上,这天的训练正好结束,学员们被柳元中折腾得没了人形,见到他又不得不立正站好。

柳元中带头向他行礼,“中将。”

经过几天的厌恶治疗,陆必行已经能做到脸不红心不跳,此时他端端正正地将右手抵在额侧,目光虚虚穿过林静恒,没在他身上聚焦。

林静恒点点头,他暂时对白银六没什么指示,“稍息,全员解散。”

陆必行松了一口气,这一回从始至终,他的个人终端都没有任何反应,看来痊愈在望。他又想起明天就是一周一次的轮休日,好事成双,嘚瑟得差点当场吹起口哨。

没想到林静恒忽然一转头,用下巴点了点他,“陆必行留下。”

陆必行刚刚放松下来就惨遭点名,乐极生悲,一时毫无防备地撞上林静恒的眼睛,被一股强电流刺穿全身,嗷地一声跳了起来。

林静恒:“……”


可能这几年威名骂名皆在外、名号可止小儿夜啼的林静恒早就习惯了,没对陆必行一惊一乍的反应发表任何评论。

陆必行低着头跟他走回指挥大楼,这一路上,大大小小的电流就没断过,看来林静恒一出现,几天的治疗成效全都化为乌有了。

等到了林静恒的办公室,两个人面对面坐下来,陆必行终于英雄气短地关闭了厌恶疗法的程序,不然再这样电下去,不仅没有任何效果,可能还会培养出什么不得了的癖好……万一日后林静恒不喜欢那可怎么办。

不对,这都哪儿跟哪儿。

陆必行赶紧甩掉脑海中危险的想法,小心翼翼地看了林静恒一眼。没了电流的干扰,他这才有机会思考:林静恒找他什么事?

他思来想去,自己跟林静恒的交际也只有在维修室的那一次,该不会是林静恒突然心情不好,打算翻旧帐让他重修吧?

林静恒在这种事情上,心比对星导弹粗,对陆必行的异状毫无察觉,示意秘书放出投影,“按这个改,做得到吗?”

立体投影中,新旧两版超时空重甲的拆解图并排浮在空中,陆必行眼睛一亮,一改方才的局促,“这是白银要塞的超时空重甲?是白银三的新设计?制动能力提高了一大截,火力也升级了,要改的地方不少,会是个大工程……”他抬起头,讶异地问,“由我来改?白银三不在,这事不是应该交给军工团吗?”

林静恒无视了他的一大串问题,“维修室的权限开放给你,人力和物力资源由你调配。做得到吗?”

“没问题。”陆必行不舍得移开视线,盯着设计图案飞快地回答,“什么时候开始?”

林静恒:“明天。”

陆必行:“……”

这个人真的很不体贴,以白银十卫的训练量,正规军连续训练六天之后都要调休,林静恒居然要他立刻去技术部加班。

林静恒继续说,“设计图还有几处要修改,明天先来我这儿。签完保密协议,”他指了指角落里的方桌,“那个桌子归你了。”

事实证明,暂停厌恶治疗真的很不妙,一想到能在林静恒的办公室里加班,陆必行瞬间被收买了。




————————

过节接待朋友来着,终于有时间更新了,跟大家说声抱歉。

终于写到陆林再次面对面了w叶芙根尼娅小姐继续哭晕

(费渡:厌恶疗法治疗心得交流一下)

评论(49)
热度(249)
© 悠然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