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35

【残次品】[陆林]禁果(五)

目录:   



回到宿舍之后,陆必行从新闻里调出一张林静恒的照片,打开厌恶疗法的程序,做了最后一次实验。他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了几秒,在想到第二天还要跟他呆在同一间办公室时破了功,不得不电流的刺激中面对现实。

他不可能在几秒被电一下的情况下工作,只能彻底放弃这个方案。但放弃之后,还有什么其他选择吗?

陆必行勉强算个机械专家,又不是心理专家,连续两个方案都以失败告终,他实在没有备选了。

他冥思苦想了半天,无奈地东拼西凑了个算不上方案的方案:顺其自然。他用一晚上的心理建设说服自己,荷尔蒙刺激早晚是会消退的,在这之前,权当是站在别人的视角体验恋爱的感觉了。


没想到这个临时方案有奇效,陆必行再也不用紧张地防备时不时冒出来的电流,而且想通之后,他还发现了荷尔蒙的好处。他变得十分容易满足,即使想到明天要加一整天的班,也能愉快地睡个好觉,甚至连早起都在期待的心情中变得不痛不痒。

白银要塞的清晨在人工太阳升起前就开始了,机甲收发站更是二十四小时无休,但轮休的白银六和学员们大多都在睡觉。陆必行作为少数早起的人,在他们的衬托下显得无比光辉伟大。

新任伟人陆必行站在窗前,看着训练场上属于白银六的地方空出来一块,由衷地感慨:比起耗费精力跟荷尔蒙抗争,何不借着这股能量成为新的工作狂?

不过陆必行没能感慨人生多久,因为指挥大楼里还有另一位工作狂在等着他,迟到了可就不好玩了。他踏着轻盈地步伐,路过餐厅的时候迅速解决了早餐,向办公楼走去。

陆必行乘电梯到了十六层,这一整层都是林静恒和他团队的办公区域,但不寻常的是,开放的区域没有一个人,几间独立办公室门口的灯也是暗的。

他走到林静恒的办公室门口,不意外地看见一盏暗着的灯——这说明林静恒今天本来也该轮休的,说他是工作狂还真不冤。

陆必行在摄像头前晃了晃,可能因为是轮休日,访客系统没反应。他只好敲了敲门,无人应答,硬着头皮又敲了一次,还是没人。

再敲下去就显得不太礼貌了,陆必行只好安静地等着,心里有些空落落地想,林中将不会是把他给忘了吧?

荷尔蒙能轻松地使人快乐,也能轻松地使人难过,陆必行身体里灌满了头一回体验的酸楚滋味,有些失魂落魄地靠在门上,执拗地等了下去。

还没等他脑补出一个完整的虐恋故事,门的另一侧忽然传出了一声响动,陆必行愣了一下,办公室的墙壁应该可以做到完全隔音的,这个声音出现得很不合理。他疑惑地转过头,下一秒,整扇门变成了透明、透音的,林静恒一手按在门上,身上穿着便服,扣子没扣全,头发还滴着水,大概刚洗完澡。

陆必行被近距离出现的人吓了一跳,本能地退了一步,心脏猛烈地跳动着,在伊甸园的心率数据图上,画出属于眼前这位先生的又一个高峰。

林静恒没有邀请他进来的意思,而是在门的另一边扬起下巴,挤出一句不冷不热的话,“在外面罚站,门会给感动到自己打开吗?”

“啊?”陆必行被他问得一头雾水,语无伦次地解释,“访客系统没开,我敲了门,没人……打不开。”

林静恒已经转过身,插着兜向里间的休息室走去,“你试过吗?”

陆必行在原地呆了两秒,终于反应过来,把个人终端靠在门上,哔地一声通过了,但白银要塞安保系统复杂,还要求他扫描指纹和虹膜。

全部照做之后,门打开了。


不止一张桌子,林静恒居然直接把办公室的权限给他了。虽然他大概是怕麻烦才这么做的,但放飞自我的陆必行不知道从这个举动里品出了什么特殊涵义,趁着四下没人,放纵自己傻笑了一会。

再从休息室出来的时候,林静恒已经换好了衣服,轮休日一般不会有人来访,他只穿了衬衫,没有了严肃的军装外套,身上让人望而生畏的气质淡了一层。

林静恒绕到办公桌后面,在皮椅上坐定。

陆必行没忍住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他发现林静恒私下不是很注重形象,平时的利落可能是被军委逼的,比如这次他虽然换了衣服,却没管湿漉漉的头发,有几颗水珠在发梢凝结,顺着脖颈向下,滑到被衬衫领子遮盖到锁骨上——衣料之下的风景陆必行当然看不见,奈何大脑有强大的补全功能。

他还是第一次这么大胆地盯着一个男人看,但有了“站在别人的视角”的免罪金牌,这件事不仅不再是负担,还变得轻松又享受。但在林静恒面前,又得收敛情绪,努力绷出一个严肃的表情。

林静恒抬头看了他一眼,自动把陆必行的僵硬理解成了紧张。一般进他办公室的,十个里面有十个都紧张,虽然紧张这个词儿跟陆必行不太搭——他差点被重修的时候都不紧张,但他毕竟还年轻,紧张也是有情可原。

于是他几乎体贴地说了一声,“坐。”

陆必行这才如梦初醒地坐了下来,把心思回到正事上,刚想提他昨天回去之后想到的几个问题,林静恒已经打开了立体图纸的投影,指着武器库,“火力还有可能再增加一点吗?”

陆必行被一口噎了回去,他刚想说火力的配比有点过高了。

虽然这重甲的装配一看就很符合林静恒的战斗风格,而且据说林静恒不喜欢被反驳,他斟酌了一下,还是说:“中将,现有的火力已经比旧版高很多了。重甲要应付的情况很复杂,这样一味地追求火力和机动性,会极度压缩防御性能,剩给防护罩的能源太少了。”

林静恒点点头,陆必行以为他听进去了,就见林静恒继续说,“机动性也要再提高。”

陆必行:“……”

他终于知道托马斯杨为什么怕林静恒了,这种不肯听取建议的上司是所有工程师的噩梦。但陆必行对技术有种天生的不服输,他一边觉得这个要求不合理,一边又为全新的可能性而兴奋,于是他矛盾地盯着图纸看了一会,缓缓地说,“也不是不可能。”

林静恒等的就是这句话,陆必行又说,“但是要重做重甲的能源系统。中将,按照现有图纸改造的话,只需要改动局部。但是重做能源系统的话,就要大批设计、生产新的部件,不是一天两天能完成的了。”

“嗯。”林静恒说,“在你之前演习开始之前,把白银六的三十架主力机甲的改完。”

陆必行掐指一算,满打满算还剩一个半月,项目的挑战性又上升了一格。于是一句废话不敢再说,跑回自己的桌上工作去了。


如陆必行所说,重做能源系统是个大工程。由于牵扯众多,大体方案确定之后,细节上还要进行数次微调,他每改完一点,就跑去找林静恒确认,不满意,那就重做。好在图纸是电子的,不然遇上这么挑剔的上司,陆必行能用复写液把纸泡皱。

林静恒似乎也有很多事要处理,一上午,他都在用模拟程序在分析星际海盗的动向。

两个人各忙各的,直到中午,陆必行伸了个懒腰,不得不去照顾一下自己咕咕作响的肚子,“我去个吃饭。”

“嗯,”林静恒正分析到重要的地方,头都没抬,“茶水间有个料理机器人。”

陆必行一听就明白茶水间的权限也不知不觉落在他名下了,于是笑着问,“吃什么?我给你带。”

“不用。”林静恒简言意骇地说,陆必行不好意思再打扰他,于是不留痕迹地欣赏了他一小会,自助领取了属于他的“加班补助”,心情颇好地折腾料理机器人去了。

等他填饱肚子回到办公室,林静恒桌上放着一盒吃完的营养餐,他的工作做完了,分析结果的投影占了大半个办公室,把陆必行的演算都挤到了边边角角。

白银要塞的伙食那么好,竟然有人会选择吃这个,陆必行刚想感叹,突然被一个分析结果吸引了注意力。

成规模的星际海盗中,最活跃的事反乌会、自由军团和光荣团三个组织,这张分析结果中,敌军挂着反乌会的标志——但不寻常的这个地图的坐标。

“中将,这不是第七星系吗?”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第八星系才是星盗打游击战的主战场,陆必行猛地联想起调防提案的新闻,皱起眉,“防线会收缩到第七星系吗,那第八星系呢?下放军事权,让他们自治吗?”

这个想法过于天真了,陆必行完全没考虑过另一个可能性——联盟会彻底放弃第八星系。他当然不会这么想,因为陆信绝不会这么想。

为了调防的事,林静恒跟军委明里暗里掰了好几次手腕,本来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但想到陆信,莫名又长出了一点儿稀有的耐心,于是模凌两可地说,“现在还说不准。”

陆必行盯着投影,觉得有些不对,但他毕竟没上过战场、对边境的局势不熟悉,于是也说不出具体哪里不对,只好作罢。他想起陆信发来的千奇百怪的消息,思绪飘到了毫不相干的地方,忽然自言自语地说道,“第八星系真的靠扔石头找对象吗?”

“嗯?”

陆必行意识到目前这个场合不合适、对象更不合适,但话已经说出口,他只好继续说,“没什么……我爸今天早上发来的视频里说的,那边好像是凯莱星的情人节。”

今天一早,他一边跟穆勒教授打着每周的例行电话,一边收到了陆信的信息,一心多用,没留意,差点在拐角撞上迎面而来的阿瑞斯李。

两个人互相点了点头,擦肩而过,视频里的陆信指着身后说,“看我赶上什么好玩的了!”

那是一片挤满了人的广场,说是广场,更像是一个拥挤的集市,到处都是卖自制糕点饮料的小摊,人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

陆信向着广场中央走,镜头一转,聚焦在了一个人满为患的小摊上,卖得却不是吃的,而是一堆五颜六色的廉价石头。

在第八星系还属于域外的时代,陆信说,第一批达到那里的大多是联盟的失意者,没有地图,没有目的地,从行星表面捡一块石头,闭着眼睛原地转三圈,随手一抛,让运气带他们走向未知的地方、去见陌生的人。

数百年之后,逐渐演变成了民间的习俗,情人节这一天,想寻找有缘人的单身男女抛一块石头,沿着石头的方向走下去,

“当然这种活动,我这种已婚人士就不参加了,”陆信滔滔不绝半天之后,总结道,“但是他们卖的这种石头还挺好看的,给你妈妈带一个回去。”

……

但林静恒又不是陆信,自然回答不了这个问题。

陆必行观察着他的神色,识相地闭了嘴,回到座位上,用余光偷偷看着林静恒。

这位工作狂在白银要塞里,轮休日都住在办公室里,在第八星系打过十几年的星盗,看来也从来参加过什么节日集会。那他偶尔空闲时候,会做些什么呢?



——————

有点卡文,这两天终于梳理清楚了。白银要塞的部分大概会在两章之内结束吧,接下来进入我最想写是第八星系的故事!

评论(35)
热度(240)
© 悠然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