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 19

【全职同人】[韩张]猛虎乱舞 07-08

※……我对不起之前说的日更(跪地)

※蛇精欢乐文,请多包涵。

原作背景神棍文,韩文清虎妖设定;剧情需要,韩张交换了加入战队的时间,即张新杰第一赛季出道并且是队长,韩文清第四赛季出道。

请注意避雷。




07

老虎把下巴贴在冰凉的地板上,水从花洒里往下浇,湿漉漉的毛发贴在皮肤垂了下来。它咕噜了数声,象征性地反抗了两下,果不其然地被一只手按住了脑袋,力量不重但态度坚决。

花洒调转了一个方向,韩文清被浇了一脸水,身上唯一幸免的地方也被淋湿了。张新杰看着冲洗的结果满意地扶了一下沾着水雾的眼镜,站起身拿起了自己的大瓶沐浴露,想了一下,又放下,换成了洗发水。

韩文清闭着眼睛,由着张新杰十指忽轻忽重的擦过,揉了它一身的泡沫。

“翻身。”张新杰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之后,很快闭紧了嘴。大概这两天相处下来觉得它通人性,所以才一而再而在三地,自然而然地想要用语言跟它交流。

他从侧面推老虎,老虎配合地仰面朝天,把肚子露了出来。

反复的抚顺和温热的流水让韩文清很是受用,可惜这等待遇只持续了一小会,等肥皂沫都被冲洗干净了,那只手就利落地撤走了。但水声却并没有因此而停下来,韩文清侧头一看,发现张新杰站在一旁,解着衣服。

……等等你怎么又要!沾水!

其实这都是那杯被弄撒的蜂蜜水的错,杯子一倒泼了老虎的身上和张新杰的衣服。当时韩文清还只顾着留下气味,上下蹭了许久把黏糊的液体弄得到处都是,自己的毛上都打了结,一缕缕地看得张新杰不知该气该笑。

玩起认真的张新杰当然拗不过他,但等老韩松了劲,就对上了一张写明了我有一百个充分理由要请你家长的脸。

韩文清自知在张新杰目前的认知里他是理亏的,而且以它现在这种情况也别想睡床,于是再纵使不情愿也跟着他进了浴室。但就算是退一万步来说也应该是我洗,不是你再洗一次啊?!

张新杰那边已经把衬衫脱了下来,背对着韩文清站着。或许是天生的,又或许是坚持锻炼的缘故,他的身材在成年男性里偏瘦。但只是瘦,并不单薄,肌肉的线条流畅地勾画出来,随着动作显露蕴藏的力度。

剩下的衣物也被褪下,扔到盆里的泡好。

张新杰走到花洒下面,韩文清挪了挪,给他让出了位置。




不过是个沐浴的场面,韩文清还不至于看出什么不该有的旖旎来。

先不说被水一淋,韩文清一夜回到了解放前的无奈,现在这个气氛,也真没什么让人想入非非的。

鸳鸯浴可是有限定条件的,就算没有满池花瓣起码身边得是个有情人。但看看这浴室里除了雄性就是跨物种的雄性——如果真只有他和张新杰也罢了,最不能忍的墙角上还缩着那团性别未知的怨灵呢。

如果说今天早上还能勉强看得出被主灵和寄生灵的轮廓,那么现在他们终于融为了一体。通体半透明的灰,有些被彻底吸收干净的肢体扁的像风干了的霉海带,毫无生机地垂了下来。

但它们的体积却变小了,韩文清伸着脖子仔细看了看,因为怨灵的形状太过抽象美,也没看出它们到底是哪儿有了改变。觉得太伤眼,于是转过去看张新杰什么时候能洗完,洗完了赶紧离开这狭窄的空间。

刚刚洗过一次澡,没必要再洗得那么细致,张新杰快速地冲干净身子,拿浴巾擦拭的时候听见了敲门声,咚咚咚,三声,由轻到重。

“李艺博你突然敲什么门啊?”季冷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稍等一下。”张新杰刚戴好的眼镜上沾着水雾,看不清,听声音判断出是李艺博等急了,边加快了穿衣服的速度边回了一声。

门外静了一会,李艺博罕见地没搭理季冷的话,咚咚咚,又敲了三下。

“喂李艺博你听见没……要用洗手间隔壁宿舍也有啊?”

咚咚咚。再三声。

“靠啊,张队你慢慢来,别理他,”季冷一阵莫名其妙,“神经病了他,着急去投胎啊?”

第九声响完,老虎像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绷紧了身子。但是,这时候张新杰已经飞速把自己打理整齐,应了一声:“进来吧。”




晚了,这还真是着急去投胎的。

什么体积变小,怨灵又没有瘦身的爱好,改变自己自然的存在方式对它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它分明是见自己守在张新杰的身边不好行事,于是将自己的一部分分离了出去,留在客厅里向李艺博下了手。

不上身,只是暂时的操控一个普通人的思维和行动,这对所有灵体来说都不是件难事。李艺博轻而易举的中了招,迷迷糊糊地走到了浴室的门口,听从着不属于自己的命令,不断地敲着门。而怨灵就躲在他背后,隐藏着自己的气息。

敲门声,寻求主人许可的声音。这个“主人”有时候不单只房间主人,在玄学中引申,还可以是躯体的主人。制造出敲门声的怨灵对躯体的主人发出了申请,而张新杰那句“进来”就是许可了申请,于是不等浴室的门打开,门外那一团小小的灵体就蹿入了张新杰的身体。

张新杰觉得头刺痛了一下,但是意识还清醒。

进入身体的灵体没有轻举妄动,安分地藏匿了起来;还盘在墙角的那一团倒是耀武扬威得欢畅,韩文清知道只要有一部分灵体占据了张新杰的身体,那就相当掌握了进入密室的钥匙,想把其余的灵体引入只是时间和机遇的问题。

这种情况下,留在屋里不是明智选择,不能坐以待毙。

趁着李艺博迷茫地推开,韩文清猛得冲了出去,撞破窗户从二楼向下跳,稳稳落地,向着院外跑了出去。

“这怎么回事……?”李艺博惊得目瞪口呆,“老虎轻生了?”

“这是二楼,应该还有救,”季冷赶紧去窗旁向下看,正好看到步伐矫健一口气能跑八十公里的老虎,“张队你快去看看吧,满分安全落地,但是,好像要逃跑……”

张新杰抓了钱包追了出去。




08

“去哪儿?”

“追上前面那只……不,先直走吧,我会给您指路。”

张新杰拦下一辆出租车连夜追了出去。

司机对一直在右前方人行道上奔跑的老虎毫无反应,张新杰也不想引起他的恐慌,注意着老虎的跑动的路线给他指路。

与晨练时顺从地跟在他身边的那个韩文清不同,这时的它没有刻意压下速度,司机在张新杰的催促下把车开到了时速上限才能得以追上。

但张新杰总有一种感觉,其实韩文清在奔跑之余也注意着他的动向,不然他也没可能在等过了无数个红灯还能在视野里看到它。

车窗开了个缝,高速行驶中冷风灌了进来。

“直行。”

小张同志边提示着司机边思考:捡到老虎这件事吧,其实从始至终都有些不对劲。抛开老虎怎么可能在被高度开发的区域里存活下来的问题,自从他在林子里发现它的时候,身边人的反应就很奇怪。

“右转。”

先说李艺博,他其实是个很善于观察的人,包括赛场上的局势判断,也包括赛场下的察言观色。即使有时候跟季冷在一起容易变得不找边际,但这样敏锐的一个人怎么会全然没注意到匍匐在脚边的老虎,直到自己提醒才如梦初醒般得逃了出去?更别说季冷的反应更是跟他如出一辙,在接到电话提醒后沿着同一条路走,明明低头谨慎地看着脚下却对老虎视而不见。

“从前面的出口出去。”

而孙哲平的出现更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两人见面所说的第一话就带着明显试探的意味,再之后的一连串事情让张新杰有理由怀疑他是知道些什么的,却略过了没说,只是未卜先知地重申着结果:“老虎只能你养着。”

“进辅路。”

出租车驶向了高架桥,老虎从路边奔向马路中心,在车流中一路躲蹿,直到跑到了张新杰所乘的车前方。张新杰下意识扶住了扶手,然而想象中的急刹车没有出现。

从镜子里看,司机的表情依然泰然,好像前方空无一物。




韩文清终于停了下来,蹲在路边等着张新杰的车慢下来。                                                                                              

张新杰飞速付了钱,下车站在灯火通明的建筑前,才发现这分明是青岛的机场。没等他验证自己的猜想,就被韩文清咬住袖口,拽着往前走。

韩文清隐匿了身形,没有人投来好奇或者惊恐的目光。他们在自助购票机前停了下来,老韩用爪子选了一班从青岛飞往昆明的航班,又去顶张新杰用来装钱包的口袋,示意他付钱。

张新杰没动,压低了声音问他:“你听得懂我说的话吗?”

听得懂,韩文清点了点头,满满都是不耐。有话快说。

“我明白你想要回到——故乡的心情,”张新杰说,“但是战队有规定,我不能擅自离队。”

韩文清放弃跟他争辩,改用暴力咬住他的袖口,拽着他向前走。

张新杰甩开它,不太想重复已经说过的话,“不行。”

韩文清回首盯了他几秒,似乎是在给他最后的抉择机会,见他依然没有答应,在众目睽睽之下现了身形。

凭空出现的老虎带来了恐慌。一个随着学校出游的学生先发现了它,目瞪口呆地拍了拍他的同伴,此起彼伏的惊呼声传了开来。一对年轻夫妇丢下行李而逃,妻子怀中的孩子啼哭了起来。附近的托运窗口被立刻封锁,保安人员一边疏散人群一边喊着:“去让他们广播通知!广播通知!!”

不断有人喊着要他远离,张新杰来不及后悔解开了老虎的锁链,“你想做什么?”

老虎不理他,与慌乱的人们逐一对视,转了一圈之后现场全然安静了下来。人群沉默了一会,将视线转到了张新杰身上,然后一拥而上,把他向机场里面推去:

“你就跟它去昆明吧,它这么坚持,一定有他的理由。”

“是啊,工作是没完没了的,不能因此错过了跟家人共处的机会。”

“昆明是个好地方啊,我婆家也在昆明,要不我给你留个电话有需要你可以找他们帮忙啊……”

“安检的——安检的让个道,让这个小伙子先过去。”

张新杰从来没有被这么多人一起推着走过,身边的都是普通百姓,其中还不乏老幼病残孕,想挣脱但是于情于理他都不能大打出手。围成一圈走路毕竟慢,有个被老虎摄了魂的几场工作人员灵机一动,从工作间找来一把轮椅,几个人问也不问就把张新杰按到了椅子上,跟着老虎飞奔到了登机口。

 



人海战术被韩文清一路从青岛机场玩到昆明机场,张新杰毫无招架的办法,认命地在飞机上睡了一觉。

飞机降落后老虎跳上座椅,拿爪子拍了拍张新杰的脸,只换来他一阵皱眉。韩文清无法,只能找人把他抱到了自己的背上,驮着他向外跑。只是虎妖难得的温柔还是笨拙了点,张新杰毫无疑问地被颠醒了,想翻身差点从虎背上摔下来。

韩文清降低速度等他扶稳了,一路畅通地跑过了通道。

跑出机场之后韩文清停了一会,张新杰趁机从虎背上下来,就看在从停靠在边上的大巴底下窜出来一只幼虎,褐黄的毛色与韩文清如出一辙。

韩文清显然没愣了一下,瞪着幼虎:你怎么在这儿?

我找不到你了,跟着你的气息寻到了这里,但是这里人太多了,太危险了,我不会隐匿也不会摄魂,不敢贸然进去。幼虎绕着韩文清健壮的前爪跑了一圈,用力蹭了蹭;蹭够了才观察起韩文清旁边的张新杰,这个人身上混着一种它熟悉的味道,不敢确定又靠近闻了闻,恍然大悟。 

知道危险就不该过来。韩文清揉了揉它的毛。

张新杰对他们的交流浑然不知,蹲下看着幼虎,又看韩文清,“你的孩子?”他这才发现幼虎的脖子周围有圈白毛,“母亲是只.......白虎?”

没等韩文清摇头,幼虎亮着眼睛点点头,开开心心去蹭张新杰的腿。 

……你瞎说什么。韩文清冲幼虎吼了一声。幼虎的确是串儿,但跟它并没有血缘关系。

我没有。幼虎不甘示弱地回吼了一声,看样子还想有理有据地解释一番,但是看到韩文清想拿爪子按它,为求稳妥先躲到了张新杰腿后寻求庇护。

我从小就是这么听人讲的,你是虎群里道行最高的,等你渡了天劫就是虎王了。

所以?韩文清没懂这个逻辑。

我亲生父母早就去世了,而虎群里所有的孤儿都是由虎王的伴侣照顾的。所以,以后我可以就算是你们的孩子了!

韩文清想了半天才明白那个“虎王的伴侣”估计指的是张新杰,瞬间头疼不已……胡想什么,他是个男的,还是个人类。

可是他身上有你留下的味道。幼虎用前爪勉强圈住张新杰的腿,像是要验证一般再次嗅了嗅。嗯,你的味道,特别浓。

…………妈的。

怎了就忘了留下气味的特殊意义。







请大家自行Google“小老虎”(捂心口

特别特别喜欢猫科动物w

评论(19)
热度(88)
  1. 僵尸厨房悠然酱 转载了此文字
    老虎太可爱了!!!!!!!!!!
© 悠然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