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 34

【残次品】[陆林]禁果(六)

目录:    


白银要塞行政大楼,凌晨一点。

随着一声“散会”,公关楼层连着亮了两周的室内照明灯一盏接着一盏地熄灭,公关团队顶着浓重的黑眼圈离开,把满桌的空咖啡罐留给清洁机器人。

至此,除了几条影响力小到可以忽略的媒体报道和零星的谩骂以外,几乎看不到更多针对林静恒的讨论。

在立体屏幕自动关闭之前,有个人回头看了看投影中的另一位主角,被媒体拦路追访的叶芙根尼娅——这几周盯着她的名字和容貌看得太久,有些麻木了——现在放松下来再看,她的确长得精致又大方。换了其他人,即使对她不来电,也愿意顾全她的颜面,在公众面前假意交往一段时间,再宣布和平分手。

只可惜她棋差一步,不该在伊甸园的直播中夹杂非法荷尔蒙——可得亏她这么做了,公众对伊甸园安全性的担忧才能盖过对林中将的厌恶。等人工太阳再升起来,检方正式提出诉讼的消息一经发酵,他们的工作就能从危机公关回到日常的舆论监测了。

公关团队互相疲惫地道了晚安,一个接一个走出办公室,他们身后的灯缓缓变暗。


不远处的指挥大楼,还有一个房间亮着灯。

除了午休的二十分钟,陆必行没再离开过办公室一步。他的临时上司林静恒的世界里大概没有“下班”这个概念,要塞的人工太阳都已经下班好几个小时了,他仍悠然地坐在那张皮椅上,即没有要走、也没有放陆必行走的意思。

陆必行没脾气,只好喝干了当晚的第三杯咖啡,没什么明显效果,他拿着图纸走到林静恒面前。

林静恒头也不抬地等他说话,等了半天没听到声音,才冷着脸抬起头,发现陆必行双手撑在桌子的另一边,正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怎么?”

“关于工程期限,”陆必行收回目光,不好明说林中将现在比咖啡因好用,“如果要在一个半月之内完成,我需要……”

林静恒打断他,“你需要的人、设备、材料,明天跟秘书汇报,只要白银要塞有的,都可以调给你。”

“不是这个问题,”陆必行将图纸递给他,“我们今天能确定的,只是最基础的设计稿,很多细节只有经过实际测试,在工程中不断修正、才能最终确定。光靠我每周一天的轮休和每天晚上的休息时间,一个半月之内很难完成,中将,你可以再从军工团找个人日常监工。”

林静恒向后靠着椅子,双手搭在桌面上,显然没打算采取这个建议,陆必行有些心虚,毕竟他先前被挑战的乐趣勾引,对林静恒提出的要求是打过保票的。

就在他准备好了挨一顿骂的时候,林静恒却印证了他在这一天的相处中隐隐约约得出的新结论:林中将虽然严格,但不像传闻中那样难以相处。他既没发火也没骂人,而是问道,“专业选了吗?”

乌兰军校二年级起分专业,申请时间在第一学年末尾,陆必行实战小学期开始前刚刚选完专业。但由于这话实在太没头没尾,他愣了一下才回答,“第一志愿是战斗机甲设计。”

这个答案跟林静恒的猜想一致,“从明天起,上午训练时间去技术部报道,下午归队。”他顿了顿,“不过,最终演习的难度不会因为你缺席训练而降低。”

陆必行立刻明白,如果实习内容跟专业相关,按规定是可以替换一部分日常训练的。这样一来,不仅工程能按时完工,还能有更多的时间跟林静恒相处。

“没问题。”陆必行忽然来了精神,忍不住眼角一弯,虽然是外来荷尔蒙作祟,但原来恋爱能让惊喜的阈值变得这么低,让他想去触碰林静恒近在咫尺的手。

他趁着把电子图纸从桌上收回个人终端的机会,指尖轻轻在林静恒的手背上扫过,一碰即离,快到像是无意的。

林静恒看着他用演算的投影占了大半个办公室,心想不过是给他行了个方便,至于那么高兴吗?

陆必行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又转过身,挥了挥手中的电子笔,“中将,我半个小时内把图纸给你,已经凌晨了,早点休息。”

这句自然的关心,倒让他想起了准时发来的生日祝福。


每个学员都希望能在实战课期间得到军官们的赏识,但林静恒对陆必行的赏识却没吸引多少羡慕的目光。

他看起来忙极了,训练和技术部的工作两头跑,每天很晚回来,甚至轮休日也顾不上——而且每天都得冒着被骂得狗血淋头的风险跑去汇报工作,简直不知道他是怎么撑下来的。

他们当然不知道,对于陆必行来说,找林静恒汇报工作才是他难得的充电时间。林中将的脾气根本不像外面传得那么差,心情好的时候还能忍受他单方面闲聊几句。

譬如有一次,陆必行熬夜熬到满脑子浆糊,差点被一次又一次的修改逼疯,抓着头发抱怨了一句:“中将,幸亏你没把我打回去重修,不然我哪儿有机会任劳任怨地为你改机甲啊。”

他即刻后悔在林静恒面前发牢骚,但林静恒居然忍下了噪音,只“嗯”了一声。陆必行觉得新奇,没忍住寸进尺,“加班这么久,够当申请白银三的敲门砖吗?”

“你申请白银三干吗?”林静恒诧异地问。

客观来说,白银十卫的待遇远高于联盟平均水平,但他们毕竟不属于联盟的军事系统,再怎么升职也做不了高级军官,对陆必行这样的权贵子弟来说应该没什么吸引力。

陆必行眨了眨眼睛,“不是我有偏见,中将,你宁可把改造机甲的工作交给一个没毕业的学生,也不愿意交给军工团。我要是去军工团,还能接触到联盟的尖端科技吗?”

林静恒算是听明白了,这位陆少爷属于连混个体面的闲职都不考虑、想干什么干什么的少见类型——陆信才能养出来的类型。他有些无奈地勾起了嘴角,却不打算再听他东扯西扯了,“你没事干了吗?”

陆必行知道这意味着闲聊时间结束了,却被林静恒转瞬即逝的微笑很好地安抚了,心满意足地加班去了。

林静恒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心里想起了另一件事。他打开八大星系总布防图,仔细端详着陆信的驻地,目光好像要透过电子地图,直达遥远的第八星系。

算算日子,调防的消息早该送到陆信手上了,这位跟第八星系打了半辈子交道的将军,为什么迟迟没有出声反对,甚至有借着天高地远置身事外的意思?

陆信不是个难懂的人,他的行事风格向来不“沃托”,但最近无论公事私事,林静恒忽然都有些看不懂他。

一个在青年时代拼尽全力追逐过理想的人,在未来的某一日忽然意识到自己的无能为力和痴心妄想,也是常有的事。林静恒虽然对陆信的反应感到意外,想想却也在情理之中,于是这份疑问就被他压在心里。

而有陆必行三天两头在他面前晃悠,他与陆信微妙的相似之处,却再次把这个疑问掘地三尺翻到表面——虽然林静恒跟陆信不算熟络,他在官场上千锤百炼的直觉却告诉他,陆信不是会选择“明哲保身”的人。


有了这次闲聊的经验之后,陆必行逐渐掌握林静恒的底线,更加肆无忌惮地借着工作往他办公室跑。只要是不需要在工厂做的工作,他都要赖在林静恒办公室的那张小桌子上,比秘书去得还勤快。

这奇迹般的和平共处,一方面是因为林静恒对有才华的人多张了一份耐心,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陆必行懂得分寸,一旦发现时机不合适,不等林静恒赶人他就主动回避了。

在繁忙的工作中,一个多月的时间不过弹指一挥间。新设计的能源系统正在进行测试,临近收尾,有多项工作平行开展,陆必行的压力成倍增加,一周睡觉的时间加起来也不到三十个小时。

办公室里,陆必行强打起精神跟林静恒汇报着工程进度,林静恒的办公室通讯系统提示有李上将的通讯申请。

“……那就这么改,我先去工厂了。”陆必行把手插回兜里,李上将在“妨碍陆必行赖在办公室榜”里榜上有名,以至于陆必行听到他的名字就头大。但遗憾归遗憾,他还是很识相地把空间让给他们。

林静恒抬手阻止了他,“你等我一会。”

陆必行于是走到了他的小桌子旁,拉开椅子坐了下来,检查起下周的工程安排,一切都准备妥当,没什么要改的。林静恒的通讯采用无声模式,而且没开投影,整个房间安静得落针可闻,陆必行的视线在个人终端上聚焦、然后散开,突然从精神高度集的状态里得到一会儿偷闲的时间,倦意如浪潮一般袭卷而来。

一刻钟以后,好不容易通讯结束了,陆必行撑着身体刚想站起来,秘书敲了敲门走进来,“中将,有几项工作需要您确认,可以占用您半个小时时间吗?”

陆必行只好又坐了回去。

秘书将一个精致的信封放到林静恒桌子上,“这是您妹妹寄来的。”

林静恒的眼皮跳了一下,纸质的信件在这个年代已经使用率很低了,但在一些特殊的文件——比如婚礼请柬,却还是保留了原有的形式。他拿起信封,指尖在信纸的轮廓上摸了一圈,没有立即拆开。

秘书又将一份电子文件递给他,“这是叶芙根尼娅小姐事件的声明,请您过目。”

叶芙根尼娅的直播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久到林静恒差点又忘了她是谁,“不是早就发过声明了吗?”

秘书解释说,“叶芙根尼娅因为非法使用伊甸园而受到了诉讼,今天刚刚公布了诉讼结果。根据白塔提供的数据,有少量用户在收看直播之后受荷尔蒙的影响,对您产生了短暂的迷恋情绪。虽然是这事不是因您而起,但公关团队认为白银要塞有必要就此再发一份声明……”

林静恒不想再听下去了,“让他们看着办。”

“这是刚刚拿到的能源系统测试报告,具体的可以让陆老师……陆准尉给您汇报。”

“陆老师”是军工团给陆必行起的代号。论军衔,陆必行比军工团所有人都低,论年龄,又至少比他们小好几轮,叫什么都别扭,后来干脆玩笑似的以老师相称。林静恒第一次听到还着实愣了一下,因为在乌兰军校的时候,“陆老师”是称呼陆信的。

两人一抬头,却发现陆必行趴在桌上睡着了。

秘书生怕林静恒生气,趁他发话之前已经想好了对策,“我给他倒杯咖啡,把他叫起来。”

林静恒垂下眼睛,调暗了角落里的灯光,“让他睡吧,报告我自己看。”




——

开始给陆信爸爸疯狂刷存在感。

今天我睡前应该还有一更,喜欢的帮我点个小心心或者评论跟我聊聊天呗!

评论(34)
热度(280)
© 悠然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