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 42

【残次品】[陆林]禁果(七)

目录:     



陆必行一觉醒来,已经是晚上了。

办公室里只剩下一盏昏黄的夜灯,一束光从休息室虚掩的门缝洒到地面上,陆必行茫然地揉了揉脖子,活动着睡麻的双腿站起来,灯光随着他的动作自动变亮。

林静恒推开门走出来,他刚做完重力训练,身上穿着便于活动的作战服,这个时间指挥大楼的工作人员都走了,只剩陆必行一个,他也懒得换回制服。

一个文件传到陆必行的个人终端。

林静恒靠在墙上,“测试报告,你看看。”

“我怎么睡着了,睡了多久?”陆必行揉着眼睛,每天精心打理的头发被他压得翘起来一缕,“已经八点了?那下午的训练……”

“帮你请假了。”林静恒说,“还剩十天,能准时完工吗?”

陆必行一目十行地扫完测试报告,这些数据他太熟了,看个大概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嗯,能源系统问题不大,剩下的就是动力系统和武器库的装配,这些都是白银三设计好的,拿现成的过来改装一下,找到最优搭配就行。保证按时完成。”

他的工程计划精确到天,按照目前的进度,十天刚刚好。

林静恒又问,“你的演习呢?”

陆必行顿了一下,猛然想起来工程还剩十天,也就意味着演习也只剩十天了。他虽然对训练未曾怠慢,却也没什么额外的时间备考,想起这场由林静恒亲自上场的演习,只能苦笑着说,“如果我说准备得不怎么样,中将,你会网开一面吗?”

林静恒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这个答案他早就知道:当然不会。

他迈开步子越过陆必行,在门口停了下来,“跟我来。”

“嗯?”陆必行一时没反应过来。

“一对一指导,”林静恒背对着他,“来的话,就别浪费时间。”


陆必行跟在林静恒身后,一路像是飘过来的,直到林静恒刷开了模拟训练室的门,他才勉强把上扬的嘴角压下去,坐到了他一贯使用的那台模拟机上。

林静恒站在中间,教学机被设置成一对一的演习模式。新星历以来,联盟实现“大一统”,已经很久没有主动发起战争的必要了,因此演习的主题大多是自卫反击。

一年级在白银要塞的演习地点一向在第一星系外围,但为了避免“透题”,林静恒让教学机随机选了一张地图,等结果出来了,两人皆是一愣。

——这个地图正好在第七星系附近,一个多月前,陆必行曾见到林静恒把这里设置成模拟交战点进行分析。

他还未来得及细想,大屏幕已经跳到了下一步,开始分配双方战力。

陆必行和林静恒各有一架超时空重甲作为指挥舰,以及两架中型机甲作为护卫舰。而由人工智能掌控的机甲战队,陆必行作为“联盟军”,分配到了十架重甲和二十架中型机甲,平均人机匹配度85%;林静恒作为“星际海盗”,则分配到了八十架中型机甲,驾驶员的平均人机匹配度只有75%左右。

林静恒毕业以来,指挥的一直是联盟最顶尖的精英。晋升少将那年,军委的颓势初现,前线将级军官屈指可数,于是白银十卫一半的统领权,辗转落到了他的手上。平均值75%的下属,林静恒恐怕一辈子都没见过。

但这是按照星际战场的实际状况匹配的:联盟军在军备和水平上有优势,星际海盗则靠数量勉强扳回一局。

“规则跟演习一样,”林静恒说,“守住驻地,驱逐海盗,都做到了就算合格。”

模拟训练室彻底暗了下来,陆必行接过指挥舰的精神网。有了上次被单方面碾压的经验,即使林静恒拿着一把不顺手的烂牌,他也丝毫不敢怠慢。


倒计时结束之后,陆必行机甲队出现在地图中央,背后肉眼可见的距离有一座庞大的军事要塞,当他把视角对准浮空的黑色建筑群时,地图提示这是七八星系间的边境要塞:视界要塞。

这就是陆必行需要防守的己方阵地。

视界要塞由第七星系中央军驻守,收复第八星系前,曾是隔开联盟领土与“域外”的分界点,并且至今仍是联盟的边关要塞——第八星系没有成规模的中央军,也建不起新的军事要塞,只能以行星为单位,跟藏身在星系内的星盗打游击战。

而星盗想进入第七星系可不容易。利用加密跃迁点,中央军能在十个小时以内,从视界要塞赶到星系边界的每一个角落,在火力全开的情况下,防守堪称严密。但陆必行只有一个巡逻小队的指挥权,必须尽早拦截星盗。

陆必行检查了系统向他开放的几个加密跃迁点,计算着林静恒可能采取的入侵路线。

“联盟军”的防线在他指挥下,围绕三个主要跃迁点铺开。快速清理跃迁点的打法,陆必行在上次交手的时候就见识到了,因为没让军队死守跃迁点,而是退到半个航行时以外的位置。


忽然,侦查仪“嘀”地一声,林静恒出现在了航道最远处的公共跃迁点。

指挥舰仗着机动性上的优势,用捕捉网拖着两架护卫舰全速航行,犹如划开宇宙的一道锋利剑刃,像是早猜到了布防位置一般,毫不犹豫地攻向防御最薄弱的方向。

除了这三个高速移动的点以外,侦查仪上一片空白,直到指挥舰走完了航线上三分之一的路,另外八十架机甲仍迟迟不见踪迹,这个距离,在机甲机动性存在差异的情况下,是不可能追得上指挥舰了。

难道林静恒嫌他们累赘,直接甩了,打算单枪匹马硬闯?


“星盗”一出场,就给陆必行出了一个两难的选择题:如果不集中火力,仅靠守在原地的三架中型机甲,肯定拦不住林静恒;但如果集中火力,如果机甲群出现在其他地方,则来不及回防。

关键还是判断战场后续的走向。

在实战中遇到熟悉的对手,可以使用人工智能分析对方的行为模式,但模拟机不具备这个功能,决策全靠他自己的分析。未知因素太多,陆必行好像被迫参加了一场豪赌的新手,握着手中的筹码不知所措。

然而时不待人,再不行动就是坐以待毙。“联盟军”的指挥舰和重甲坚守阵地,全部二十架中型机甲则在陆必行的命令下集结在林静恒面前,防护罩充能完毕,高能粒子炮对准了“星盗”的指挥舰——


轰。

判断正确!

重叠的防护罩张开,接下一颗导弹,这种高火力的导弹只有超时空重甲才有条件装备,且最多携带三颗。落单的指挥舰不是幌子,林静恒一上来就是玩真的,如果没有集中火力,“联盟军”的防线就会被扯开一个裂口。

陆必行逃过一劫,赶紧趁着空档,命令高能粒子炮发射,倒是没指望能够轻松地击落指挥舰,而是希望能拖住他,以掌握主动权。

但林静恒显然没有因为一颗导弹的失利而停顿,指挥舰避开了高密度粒子炮的轨迹,其余的光束被防护罩化解,第二颗导弹装备,发射!

“联盟军”慌忙地再次展开防护罩,前排机甲的防护罩损毁度达到了80%以上。

陆必行见林静恒攻势猛烈,速度丝毫不减,隐约明白了他的意图,机甲群紧急收缩,但还是有两架中型机甲因为回撤不及时,被暂时夺走了精神网,晕头转向地将炮口对准了自己的队友岌岌可危的防护罩。


双方交火第十分钟,一架联盟军机甲的防护罩彻底损坏,成了太空中的易碎品。

陆必行将那架机甲换到队列的后方。带着人工智能在模拟机上训练,有时候心态急躁,很容易产生让系统控制的杂兵作诱饵牺牲的想法,但真正的战场上,每架机甲都载着上百人的性命,容不得一点疏忽。

陆必行咬紧牙关,跟林静恒混熟之后,他已经许久没有感受过这种令人窒息的压迫感了,交战点吃紧,“联盟军”指挥舰几次调转方向,最后还是选择守在原地。

他有种预感——预感此时支援交站点不是个明智的选择。


这个预感很快成了真,交火第二十一分钟,一架联盟军机甲躲避不及,坠毁!

与此同时,刚才像哑了一样的侦查仪连声作响,密集的白点出现在探测范围边缘,不多不少正好八十架。

林静恒没有抛下这群废物下属,反而井然有序地指挥着他们分成了两拨。

幸亏陆必行没有调走“联盟军”所有的机甲,指挥舰一马当先,迎向其中一波机甲群,所有的重甲紧跟其后。

陆必行的平均人机匹配度在82%左右,浮动值不超过3%,对上人机匹配度75%的驾驶员,有很大的把握夺取他们的精神网。但“星盗”机甲数量众多,他不可能一次控制住所有的机甲,只能凭此制造短暂的混乱。

两方机甲相遇,陆必行将指挥舰的精神网范围扩到最大,攻入对方驾驶员的精神网,一架、两架、三架……七架!

一滴汗水从他的脸颊滑落,陆必行甚至没有感知到它的存在。


教学机中,林静恒的状态就放松多了,他的对手反应还算机敏,但战场的整体节奏却始终掌握在他的手中。

比如现在,如果陆必行没有,就会注意到与“星盗”指挥舰纠缠的“联盟军”机甲,已经不知不觉间被带到了战场外围。而一分为二的“联盟军”重甲群也拉成了一条随时可能扯断的线。


交火第四十分钟,两军之间的平衡逐渐崩塌,陆必行试图补救,然而“联盟军”从开局积累下的劣势,并没那么容易翻盘。

交火第四十五分钟,林静恒冲破机甲群,“星盗”指挥舰靠近视界要塞,与外围的机甲群,竟形成了里应外合之势!

交火第五十一分钟,大批“联盟军”失去战斗力,“星盗”离视界要塞越来越近,陆必行冒着暴露密钥的风险启用秘密跃迁点,下令回撤。


视界要塞危在旦夕,仅剩的几架机甲死守阵地。从“联盟军”一架接着一架坠毁开始,陆必行便试着换位思考:如果联盟军的指挥官是林静恒,他会怎么做?

如果是他,如果是他……

“别上当,”陆必行喊道,“他们会收缩阵型!”

然而林静恒并没有停,指挥舰将护卫舰远远甩在后面,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锋,最后一颗导弹对准了视界要塞——

要塞的防护罩破了!


交火第六十八分钟,视界要塞沦陷,林静恒将攻破的任务交给人工智能,回头追上陆必行的机甲。

在交锋过程中,双方的精神网范围几次重叠,但林静恒没有直接把他踹下精神网,而是用炮火紧逼,先后击落了他的两架护卫舰。

陆必行眼看着防护罩降到0%,又一发粒子炮擦过,击中了一侧的动力系统,刺目的火光炸开黑暗,模拟演习在一片茫茫白色中落幕,在最后一刻,他仿佛一双灰色的眼睛从对面的机甲上望过来,只一眼,就看穿了他拙劣的伪装。


军靴点地的声音从模拟机外传来,这个场景多么熟悉,林静恒第一次把学员们打得落花流水,也是这样从他身边经过。

距离那次模拟训练已经过了一个多月……距离他察觉到自己居高不下的荷尔蒙水平,也已经过了一个多月。据说白塔已经发了声明,荷尔蒙的效果至多在两三天就消退了,只有他的症状不减反增。

这一切真的只是受了一场直播的影响吗——伊甸园说他的荷尔蒙水平不需要干涉,真的是因为分辨不清外来的和自然产生的荷尔蒙吗?还是说……伊甸园判定他恋爱了?

陆必行的心脏猛得抽了一下,只希望已经足够昏暗的灯光能再暗一点,好给他一点时间,让他独自一人在黑暗中面对自己的真心。

而林静恒已经走到模拟机边上,对他内心刮起的风暴一无所知,对训练给予了点评,“你研究过我的战斗习惯,甚至可能记得我的历史数据。在这种情况下,我选择收缩阵型的可能性很高。”

陆必行点点头,早在被荷尔蒙绑架之前,他对林静恒最初的兴趣来源于他的战绩。

“但你其实不明白我收缩阵型的目的,”林静恒说,“面对实力悬殊的对手,在不清楚对方背后逻辑的情况下贸然相信历史数据,对方可以轻易反过来利用这一点。”

陆必行还是点点头,没说话。

这对他来说过于反常了——林静恒格外有耐心地问了一句,“你怎么了?”

“没什么,”陆必行心有余悸,在大脑反应过来之前,已经给出了诚实的回答,“被荷尔蒙绑架了。”

“……”林静恒顿了一秒,忽然想起了上午秘书的汇报,瞪了他一眼,走了。



———

恭喜玩家陆必行发现关键道具:自己的真心。

今天双更,夸我。太困了,明天起来再抓虫。

评论(42)
热度(257)
© 悠然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