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 45

【残次品】[陆林]禁果(八)

目录:      




沃托的雨如期而至。

首都星已经许久没下过这么大的雨了,由此可知,今天是“骤雨日”——过去的人工天气系统只有和风细雨,新星历以来,为了营造更自然的环境,一年里会随机出现几天不那么舒适的天气。

即使雨再大,仍有大批记者井然有序地聚集在联盟议会大楼前,等待两个月以来争议不断的调防提案的最终结果。珍珠似的雨点从在他们透明的防雨服上滑出一道晶莹的痕迹,跌落地面,再被透水的路面材料吸收,最终通过循环系统,成了万顷绿植的浇灌水。

一个年轻的记者站在马路对面,录影机器人对准她和身后的建筑,一束电磁波将画面送到了十三个航行日之外的白银要塞。


指挥大楼十六层,公共屏幕上新闻不断滚动,工作人员的动作不知不觉慢了下来,咖啡杯和工作终端被轻拿轻放,所有人的余光都有意无意地关注着林静恒的办公室。

这是林静恒公开反对过的提案。

陆信不在,林静恒作为临时负责人,决策权落在他手中。如果提案通过了,而林静恒拒绝执行的话,坐在这里的文职人员,将根据他的命令给出应对方案,并顶着巨大的压力与议会谈判。

沃托标准时打在大屏幕的一角,但仍有人不断地查看着自己的个人终端,随着时间的推移,甚至有人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

就在这时,电梯的提示音吓了众人一跳,陆必行顶着游走在违规边缘的精致发型,抱着一个多层的饭盒,像往日一样招手向众人道了早安。

他本想开头寒暄几句,却楼层里的气氛有些不对,于是闭上嘴,三步两步走到林静恒门前,已经刻意放轻的脚步声在默契的安静中仍显得突兀。

陆必行平时人缘不错,有人担心他现在进去会触林静恒霉头,刚想善意地拦下,电子门已经哔地一声把他放了进去——对了,他有权限!

那人不知所措地望着重新合上的门,事到如今,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然而办公室内一切如常,林静恒保持着一贯的作息,晨间的重力训练结束后会洗个澡,这个时候,发梢还没干透。

他不仅情绪稳定,甚至还允许陆必行对着反光的门整理了一下制服的衣领,以足以胜任平面模特的姿势单手撑在桌面上,张口扯了一句闲话,“休息室毕竟不是为久住设计的,你怎么天天睡在这儿?住宅区也没多远。”

林静恒的目光落在模特怀里的道具——饭盒上,“你不到技术部报到,一早到我这儿来做什么?”

“起得早,已经去过了。有文件需要找你签字,顺便给你送点吃的,你们楼层的料理机器人做菜太淡了。”料理机器人因为偏好设置上不同,常常做出来的口味有一定差距,陆必行将饭盒逐层打开,到林静恒面前展示了一番,“我在第二食堂那边买的,第四排第六个机器人做得最好吃。”

林静恒基本不挑食,但再不挑食的人也有偏好,陆必行准备的恰好都是他喜欢吃的——也不知道从哪儿费心打听来的。

他的动作不明显地停顿了一下,意味深长地看了陆必行一眼,心想:这是这周第几次了?

陆必行虽然一直喜欢聊些有的没的,却向来很懂分寸,最近不知道哪根弦搭错了,愈发逾越地向他的私生活伸手,关心起他的吃穿住行来。

献殷勤的下属他见多了,但换成陆必行,就显得不搭调了。

林静恒考虑了一会,最终还是没有拒绝,“先放这吧。”他用下巴指了指桌面,到底不太习惯这种感觉,于是又补充了一句,“没有下次。”

“你还没尝过,怎么就先‘没有下次’了?”陆必行将饭盒放到桌子一角,将文件从个人终端里调出来,忽然意有所指地嘴角一弯,“不试试怎么知道不喜欢?”


他还想说什么,却被新闻的声音打断了,“下月一号起,针对星际海盗的防线将调至第七星系边境的视界要塞……”

门外传来议论的声音,林静恒头也没抬地签好了字,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倒是陆必行接过文件愣了一会,下意识地收起了弯曲的腿,直起身子,“居然真的通过了?”

他茫然地看向林静恒,“那第八星系呢,议会这是打算下放军事自治权?”

但议会从未在军事自治权上妥协过,这次没道理轻轻松松就答应了,更何况如果第八星系成为先例,难保其他星系不会效仿,他们决不会冒这个险。

新闻继续说:“与此同时,议会承诺加强第八星系中央军的武装。百年来,第八星系因为地理位置偏远,与白银要塞存在通讯滞后的问题,这个决策,将让第八星系的防守速度更加及时……”

陆必行皱起眉头,因为陆信的关系,他对第八星系的了解比普通人多一些,后面这几句,就全是冠冕堂皇的空话了,“武装第八星系中央军,第八星系有什么中央军?中将,你不会……”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相交,陆必行及时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自几天前的夜晚,在察觉自己的感情之后,他开始有意地找林静恒讨论机甲之外的事情,但调防这种敏感话题,于公于私都不是他该过问的。

尤其是现在提案已经通过了,林静恒还能怎么办?辞职走人还是抗命造反?

——“抗命造反”四个字本来不过是可笑的选项,细想之后,陆必行忽然头皮一麻,结合林静恒在公众心中“心机深重的野心家”的形象,忽然明白了十六层高度紧张的状态是为了什么:如果是这位中将,可能还真做得出来。

他紧张地看了林静恒一眼,同时也有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兴奋。

陆信当年也是抗命深入第八星系,才从凯莱亲王的暴政下救了数百亿人,到最后,联盟也不得不承认他的选择是对的,不仅没有追究这段过往,还以收复第八星系功绩授他为上将。

年轻人总对传奇情有独钟,甚至愿意忽略故事里的坎坷与曲折。


在办公室外守着的秘书就没那么好受了,他一百五十岁了,人生过了一半,只盼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迟迟等不到传唤,来回踱步了五分钟之后,终于忍不住敲开了门,“中将,请您指示。”

门外几十双耳朵竖了起来。

林静恒颇为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军令由军委直接下,我管辖的白银卫队都在要塞里,有什么好指示的?”

众人长舒了一口气,该干嘛干嘛去了。陆必行眨了眨眼睛,虽然这才是意料之中的结果,但他心里止不住有些沉闷——这意味着第八星系将迎来又一段艰难的日子。


秘书开始向林静恒例行汇报,陆必行心里想着事情,目光下意识锁在林静恒身上,听觉自动静了音,直到他捕捉到一个熟悉的名字。

“……早上收到通讯,陆信将军已经抵达第三星系边界了,白银二、三、五卫全部跟随将军返航。”

林静恒被盯得不自在,终于在秘书提及陆信的时候,转向陆必行,“你还有什么事?”

陆必行对上林静恒的眼睛,意识到自己刚刚赤裸裸地用眼神给林静恒做了一次全身X光,耳根立刻红透了,语速飞快地回答,“没了,我这就走。”

林静恒对着他的背影,“你是想问,为什么我没有继续反对,甚至连陆信也没有继续反对?”

陆必行已经走到了门口,听到这句话,又转过头一笑,“不,我相信你们的决定。中将,记得吃早饭,我给你干活去了。”


陆必行并没有让负面情绪困扰自己很久,一方面,直觉告诉他事情没有坏到想象的地步,不然以陆信那个不甚圆滑的脾气,即使身在百万光年以外也会极力反对,怎么可能平静地接受多年的努力付水东流?

另一方面,即使议会真的打算让第八星系自生自灭,消极也是无意义的。

一条路走不通,那就换一条。靠人力解决不了的,还可以靠技术弥补。如果第八星系拥有压倒性的技术,即使中央军数量少一些、战略素养低一些,一样足以抵御星际海盗。

当天晚上,林静恒因为公事离开了白银要塞。陆必行不定时地到空荡荡的办公室里晃一圈,不能当面表达的关心,全都体现在机甲的改造中。

临到交工日期,除了确保工程的进度,他还孜孜不倦地连夜彻夜分析了林静恒的使用习惯,给指挥舰做了几个细节上的升级。

重甲的大组件已经全部重新组装完成,总装开始的第一天早上,陆必行来到工厂,忽然发现机甲外壳材料与预先设计的不符,机甲内部新增了加固用支撑结构

这些部件都是刚刚3D打印出来,因此之前都没发现问题。

陆必行眉头一皱,找来军工团的人问,“这里怎么跟图纸不一样?是不是设置搞错了?”

对方一头雾水,“不是林中将要求修改的吗?”

“林中将要求的?”陆必行不记得林静恒提过这样的要求,更不记得自己做过这样的修改,“文件拿给我看看。”

文件里除了文字要求之外,还附有一张修改过的图纸,最后的落款是个熟悉的手写体“林”字——确实是林静恒亲自下达的命令,而且在程序上绕过了他。

陆必行本来就是编外人员,装配细节上的改动不影响整体设计,林静恒觉得没必要通知他,直接下达命令也是合情合理的。

但问题在于,林静恒毕竟不是技术人员,那么图纸是谁改的?他一向不待见的军工团吗?

“陆老师,有问题吗?”

“没有,新图纸传我一份,继续组装吧。”陆必行摆摆手,在个人终端上打开拆解功能,将新图纸细看了一遍,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些改动对性能毫无帮助,反倒加重了机甲重量。

参与设计的机甲被莫名其妙改掉,而且还想不明白为什么,这种感觉足以让逼疯任何一个技术人员。

陆必行灵机一动,在例行汇报工程进度的邮件里,旁敲侧击地问了一下。

林静恒的消息回得很快,内容却只有一个代表肯定的句号,选择性无视了邮件里的提问,整个回复散发着“不愿透露详情”的气息。

陆必行好奇地抓心挠肝,但又不好再问一次,总觉得如果能当面向跟林静恒提问的话,或许他会愿意透露一点——可林静恒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他权衡再三,对话框里的内容打了删、删了打,最终将试飞日期发了过去。




————

下章是白银要塞的最后一章啦,终于要去第八星系了!!(迫不及待

评论(45)
热度(234)
© 悠然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