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 40

【残次品】[陆林]禁果(十二)

目录:          十一


警报被扭曲的时空变成了缓慢而低沉的轰鸣,遥远却又震耳欲聋。

林静恒试着动了动手腕,在虫洞的作用下,他的手指缓缓地向外舒展,像刻意放慢的电影特写。身体的一部分尚且如此,机甲作为身体的延伸,更像短路一样,精神网的反馈仿佛慢了整个世纪。

他初次穿梭虫洞,尚不习惯这种陌生的失控感,就算有过心理准备,也仍十足搓火——特别是明知重甲里闯进了一个不速之客的时候。


林将军压着火,正等着与陆必行秋后算账,重甲忽然猛地晃动了几下,林静恒抬起头,竟在远处看到了一截空中轨道,和一辆平稳行驶的机甲车。

核心控制室里自然没有空中轨道,也不会停放机甲车。要不是白银三事先打过招呼,林静恒几乎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时空乱流可能会将不同时间、不同空间的事物投射到一起。

他们现在身处某个扭曲点之中。


这辆来自宇宙某处,甚至来自过去或未来的虚影机甲车,在路过林静恒身边的时候转了个弯,短暂地相遇之后,永久地向另一个方向驶去。


林静恒一时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这个场景,直到一片蓝色花瓣从他耳边飞过,时空乱流带来了新的场景。


春天,沃托某处宅邸宽敞的餐厅。

两个穿军服的男人面对着面,他和静姝坐在一旁。


对了,这是那天。


他记得那天,他和静姝一大早就被叫了起来,叫醒他们的人是承影。承影在家,说明林蔚也难得地回了家,于是兄妹俩毫无怨言地起了床,在家政机器人的帮助下穿衣洗漱,打着哈气地被带上了空中轨道。

除非是必须由自然人亲自监护的场合,林蔚很少亲自带着他们出门。小静姝扒着儿童座椅的扶手,看了看林蔚,最后还是鼓起勇气问道:“我们要去做什么呀?”

“聚餐。”林蔚顿了一会儿,照旧惜字如金地回答,但不知为何,这一天,他身上没有那种令人畏惧的气质,让小静恒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小静姝瞪大了眼睛,对于林蔚所说的“聚餐”,又惊讶又新奇,期盼地看向窗外。正值盛春,轨道下方装点着首都星特有的蓝色花卉,她想用个人终端拍下来,可惜在按下快门的瞬间,一辆反方向行驶的机甲车意外入了镜,挡住了大半个画面。

那辆机甲车与他们擦肩而过,在下一个分叉口转了弯。

林蔚轻轻地皱了皱眉。沃托的空中轨道是半私人制的,尤其是靠近私宅的路段,除了宅邸的主人与受邀的访客,不会再有外人打扰。果然,在抵达目的地时,听见出门接待他们的男人说“劳拉已经回白塔了”。


——当时兄妹俩都还很小,没能认出迎出门的男人,直到时空乱流里重现,林静恒才发现那个人竟然是陆信。

而这就很奇怪了。在他的印象中,陆信虽是父辈的校友、旧识,或许私下偶尔会和林蔚喝一杯酒,却远不是能让林蔚带着孩子参加家庭聚餐的交情。


还有“劳拉”。听说劳拉走了,那一餐林蔚基本没再说过话。林氏兄妹早学会了在这种时候不多问,小静恒安静地吃着饭,小静姝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礼貌而得体地与主人一家对话。

这似乎是兄妹俩从小的处事风格:一如林静姝寄来了一封款曲周至、看不出情绪的婚礼请柬,而林静恒将它带在身边,却至今未拆开回复过。


未来得及细想,这个时光胶囊一样的餐厅也一闪而逝了。


白银六被时空乱流反反复复折腾了一番,离开虫洞之后,不少人脸上仍带着瞠然自失的神色。


警报声不知何时停了,陆必行解开安全装置站了起来,心想林将军估计已经指挥着训练有素的白银六卫兵前来抓捕他了。他记得固定的安全舱大多位于重甲的上方,离舱底的机甲收发台有一定距离,算起来,还能留给他一些畏罪潜逃的时间。

不过他从尾随指挥舰的那一刻,就知道“收押候审”是不可避免的,也不打算做无谓的抵抗,干脆不慌不忙地过身,将金属墙壁当镜子,整理起他被安全索蹂躏过的衣服和头发,争取收押的时候能更体面一点。


在不甚清晰的镜像中,他身后隐约有什么动了一下,陆必行直觉不对,未来得及反应,一道低强度的激光已经擦着他脚边打了过来。

回过头,原来他一路开来的小机甲已经被人强行收编,两架粒子炮对着他的胸口。


陆必行举起双手,目前指挥舰上,有条件远程入侵其他机甲的只有一个人,他受宠若惊地对着小机甲的记录仪一笑,“早啊,将军。能给我一点时间解释吗?”

林静恒接管了小机甲的广播,让人工智能一字一顿地替他回答:“滚到核心控制室来。”

话音刚落,收发台一侧的应急电梯自动打开,陆必行走了进去,很快到了核心控制区所在的楼层,两个白银六的卫兵等在电梯口,还算客气地押着他进了控制室。


林静恒冲卫兵们点了点头,示意他们把门带上,然后抬手扔了什么给陆必行,又重新坐下,“解释吧。”

陆必行伸手一接——那是被暴力拆成两半的检测仪和追踪器——就知道林静恒已经完全掌握了他的“作案”动机、手段及证据。他偷偷看了林静恒一眼,自己也觉得林静恒进恐怕从没见过如此肆意妄为的下属,此时脸上的每一个细节都写着“暴风雨前的平静”这七个大字。

这就是让无数人闻风丧胆的表情——陆必行第一次见,心虚之余,还觉得挺好看的。


陆必行深呼吸了一次,十分配合地说:“将军,你虽然难伺候,但据我所知,不是那种蛮横无理,在技术问题上偏要外行指导内行的人。所以从你一声不响地换了整个机甲的材料开始,我就觉得不对劲。

“我一开始也没想明白,直到我无意间了解到白银三可能不在陆信身边,又在工厂看到了那些凭空多出来的安全装置——安全装置的复杂程度,不可能出自外行人之手,也不可能是一下午就能做好的,一定是事先准备好的。我猜测,白银三很可能是被你秘密调走的,暗中仍为你工作。


“你猜对了。”林静恒不为所动,“所以?”

陆必行:“……所以我不放心,趁夜里在指挥舰的系统里留了个后台,并把带有追踪器的检测仪留在了核心控制室。”


“‘不放心’?”林静恒觉得这个理由活像小孩子胡闹,当下更火了,“我需要你‘不放心’?你知道我要做什么,就敢进玫瑰之心——我要是居心叵测,养了私兵正要造反,你怎么办?白银要塞总负责人的儿子亲自送上门来,好啊少爷,拿你威胁军委正合适。”


林将军骂人的时候,白银十卫一般连大气都不敢出,也不知道陆必行怎么长的,居然抬起头看向林静恒的眼睛,灵魂拷问似地反问:“那你是吗?”

这句话在林静恒听来犹如顶嘴,刚想发作,又听到陆必行补充道,“我觉得你不是。我觉得,你是出于某种目的,需要秘密地出夷入险。所以虽然理性上,我信任你作为指挥官的能力,也明白你不需要我担心,但感情上,我还是忍不住担心你。”


林静恒愣了一下,随即怒极反笑,“谁跟你谈感情了?”

陆必行捕捉到了林静恒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诧,心中灵机一动,立刻找到了正确的方向,清了清嗓子,把话题带歪了一百八十度,“既然说到这个话题了,我还真有些事情需要自首。如果我积极配合,能够从宽处理吗?你还记得那天晚上我跟你说过——我被荷尔蒙绑架了吗?”


林静恒不客气地打断他:“少废话,绑架案跟你蔑视军法有什么关系?”


自称人质的陆先生毫不慌张,甚至跟绑匪同流合污,澎湃的荷尔蒙给了他无限大的勇气,继续说:“在上军事法庭之前,我想优先解决一下眼前这个刑事案件。被绑架之后,我曾经认真考虑过要起诉叶芙根妮娅小姐,但后来我发现,就算起诉,被告人也只能是我自己了——毕竟那些都是我自体产生的荷尔蒙。”

他冲着林静恒腼腆了笑了笑,“将军,白银要塞不限制自由恋爱吧?”


林静恒:“……”

他慢了几秒才明白,这小兔崽子这是在向他告白!


等反应过来之后,两人之间严肃的气氛已经荡然无存了,现在无论是继续开口骂人,还是用一字“滚”打发陆必行,都错过了最佳时机。

林静恒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于是转过身,通过机甲的通讯系统向候在外面的卫兵说,“找个空房给他。等到虫洞的下一个稳定期,就派个小队把他送回去。还有——给乌兰军校的校长写封信,让他重修吧。”


居然真的就这么放过了他。

陆必行刚完成了史无前例的壮举,心情十分美丽,也不急着让林静恒给他答复,见缝插针地说,“下个稳定期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既然暂时回不去,我可以戴罪立功,暂时充当你的随军工程师。出门在外,很可能有需要技术人员的地方……”

“白银六没有维修队吗?不需要。”林静恒不吃这套,重新将注意力转入精神网,不再理他了,“整队。”


重甲接二连三地穿过了虫洞,各舰舰长依次报数后,柳元中汇报道:“将军,除第六舰外,第六卫全体到齐。第六舰被卷入了时空乱流,按照白银三之前的预测,最少十天、最多两个月才能到达。是否要原地等候?”


林静恒搭在椅子上的手一僵,时空乱流可能会拆散原本的队伍,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只是好巧不巧的,偏偏赶上第六舰——维修队一大半都在第六舰上。

可见话不能乱说。

正跟着卫兵向外走的陆必行听不见通讯频道的对话,但是察言观色,向他投来了询问的目光。林静恒一想到他,更愁了。


柳元中很久没有听到回复,试探着重复了一遍:“将军,是否要原地等候?”

林静恒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不必了,立即出发。”


与此同时,白银六留守第一星系的小队面面相觑:

“怎么回事?好像少了一名学员,少了一架机甲。”


评论(40)
热度(245)
© 悠然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