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 18

【全职高手】[韩张]猛虎乱舞 09

很久不更新,我有罪。我今年的室友也是个韩张同好,她真是太厉害了,说我平坑之前不准在食堂以外的地方吃饭,想想食堂的饭我简直吓死了。(滚)


※避雷提示:

①蛇精欢乐文,请多包涵。

②原作背景神棍文,韩文清虎妖设定。

③剧情需要,韩张交换了加入战队的时间,即张新杰第一赛季出道并且是队长,韩文清第四赛季出道。




09

幼虎蹦着身体伏在柔软的椅垫上。后排的男乘客正从行李架中翻找着外套,他起身的那一刻它便侧过脑袋,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的每一个动作;机舱中突然响起了手机关机的提示音,它的耳朵轻微地动了一下,立刻锁定了斜前方的一位女性;飞机尾部传来两三声争吵,幼虎仰起头,无奈视线却被座椅挡了个结实,只好转而爬到张新杰的腿上,前爪搭上他的肩膀借力。


于飞往昆明那时一样,在返程的飞机上韩文清依然守在靠近过道的那一侧,眯着眼睛休息。它正值盛年,渡了天劫之后正是灵力继续增长的好时期,所以这几天连续的消耗并不算什么,它仍有足以独立应对突发情况的体力。


张新杰在它的保护下是安全的,但韩文清没有阻挠幼虎警觉的巡视,观察与判断正是这只幼虎与生俱来的能力,相比之下韩文清也许都要逊色一些。它这次连夜赶回昆明,本想寻求虎群中几个有个相同天赋的虎妖的援助,没想到刚出机场就遇上了幼虎,便把它带到了身边。


幼虎转了几圈,虎爪深深浅浅踩在他腿上,让正渐渐入睡的张新杰又睁开了眼睛。幼虎也察觉到自己吵醒了他,跳到了旁边空着的座椅上,服帖地趴在张新杰腿边,感官却依然接收着周围的一些讯息。


人类的体温普遍比老虎低一度,但幼虎感知到的却是另一种冷。这或许就是韩文清所说的、侵入了张新杰体内的怨灵,幼虎感知到怨灵时它还算安分,如果发作起来还会更冷。


幼虎下意识地向张新杰那边靠了一些,他身上还留有韩文清的味道,对虎群里的虎妖来说,那些味道所要传递的信息根本不需要刻意地思考便能理解——那是未来虎王想要保护的人。

 



现下的当务之急,是尽一切可能阻止怨灵的主体接触到张新杰。它是地缚灵,出不了霸图俱乐部的主楼,只要张新杰不主动靠近,它就没可能造成威胁,而留在张新杰体内的“钥匙”本身不足畏惧。


可把这件事情解释给张新杰谈何容易。在他看来毫无意义的一夜奔波已经胡闹至极,这时候怎么可能再迁就韩文清翘掉全天的训练。摄魂对他没有用,暴力镇压直接揍晕倒是个办法。但先不提这招治标不治本,韩文清还停留在脑补阶段,幼虎已经像个纠纷调解员似的抬起脑袋档在了张新杰前面。


你怎么知道我要干什么。韩文清诧异。


你刚刚摆出了准备攻击的姿势。幼虎一动不动,明显防备着韩文清的动作,虽然它远不是韩文清的对手。家庭暴力是不对的。


不是我想揍他,这是最可行的办法。


对他不适用。


为什么?


他身上有你的味道,你想保护他。


这就是保护他。


幼虎停顿了一会,看着韩文清算是认同了他的话:是这样没错,可是虎群里的虎妖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身上有你的味道的人被攻击而无动于衷。


……             


认死理的后果就是,等飞机降落之后,无论韩文清和幼虎怎么拽腿咬衣角,张新杰都坚决地要立刻回俱乐部。这时候天刚泛白,算上排队打车和路上所需要花的时候,回到俱乐部的时候勉强能赶上早餐,训练不会迟到。


张新杰夜里没休息好,却也不见他嗜睡,倒是检查起了今天的日程。昨夜李艺博和季冷来找过他,估计是有比赛事情想谈,中午休息的找他们问问;早上在飞机上没能晨跑,晚饭前要补上……


认定目标的张新杰最难撼动。出租车开到霸图门口的时候他匆匆付了帐,大步流星地走向俱乐部。韩文清先他一步档在了门口,幼虎紧接其后。


俱乐部的楼门是透明的玻璃门,正对着台前,进门后两侧各摆了一套沙发。


“两只老虎——!”李艺博指着门口惊呼。战队的训练室也在一楼,有时候选手到得早了,也常在沙发这边等一等。正在玩着手机的季冷没听见他在说什么,他又拍了一下季冷的肩膀,重复道:“喂,两只老虎!”


“跑得快?跑得快?”季冷不耐烦地暂停了游戏,一副“你到底想怎样一定要我陪你唱儿歌吗”的表情,抬头一看也懵了:“队长回来了!……嗯怎么又多了一只小的?”


两人探头向外看,韩文清正巧也正看向他们,视线接触,它突然有了一个办法。

 




今天俱乐部的楼门口好像格外受欢迎。


张新杰站在离门五步之遥的地方,李艺博、季冷、韩文清还有幼虎并排挡在了门口,四个人(虎)的反应就好像他吃了五步散一样,每向前走一步就发出一阵惊呼。


“队长你不能进这个楼啊!”李艺博义正言辞道。


“队长有生命危险啊!”季冷苦口婆心。


张新杰不理会他们俩,“你让他们这么做的?”


韩文清点头。


张新杰没太大反应,明显这两天怪事见多了,反而不怕去做那些他以前根本不会去做的假设——这样一来之前身边人的一连串异常反应也解释得通了。“你能让他们帮你说的话,请告诉我一下这是这么回事?”


“有怨灵跟在你身后,”老虎借李艺博的口说,“你最近一阵睡眠

地缚灵,只能在这个楼内活动,除非找到肉身。”


张新杰想起之前老虎曾经多次突然扑在他肩膀上,“它们之前在我上方?”


“嗯。”


“只针对我一个?”


“嗯。”


“为什么?”


“你或许有灵力,虽然我察觉不出。它们怨气很重,普通人的肉体被侵占之后会立刻坏掉,所以没意义。”


张新杰消化了一会。


“只要我不进楼就行?其他人不会有事?”


“不会。”


“我明白了。”张新杰退了几步,向一层的某个窗口走去,观察了一会。李艺博和季冷估算了一下,那应该正好是训练室的窗户。果不其然,张新杰确认计划可行之后,问李艺博和季冷:“能帮我把桌子和电脑搬出来吗?”




 

霸图,这个从来最直截了当的战队,近来被媒体怀疑藏有什么秘密。


先是电竞之家的负责人寄送样刊的时候,看见霸图的队长张新杰搬了桌子椅子一个坐在训练室窗外,一根宽带网线和一根充电连接线可怜兮兮地连到屋内,其他选手则在靠近窗户坐了一排。


负责人看见张新杰瞧了瞧屏幕的右下角,说了一句“晚了十分钟,我的失误”,然后霸图就在这种状态下开始了日常训练。从八卦小报记者一路混到现在位置的负责人内心波涛汹涌,类似“霸图战队不睦队长饱受排挤”的内容一字接一字的飘过,虽然并不可能刊登到电竞之家旗下的杂志中,却也成了他这几日茶余饭后最爱聊的闲话。


在媒体人之间一传开,霸图就成了热门话题。不知道从哪儿又冒出了霸图私养老虎的消息,即使大部分人都不相信,但却难免潜移默化地多关注霸图一些,这种心理甚至影响到了工作的层面,俱乐部经理开始频繁接到好奇媒体人的采访申请。


几天之后的晚上,李艺博和季冷终于见到了这位经验丰富的经理愁眉苦脸的样子。


“愁啊……”


李艺博深表同情:“怎么了?”


经理指了指手机,“刚刚那是投资人的电话,都传到那边去了。”


“隐藏Boss都听说了啊,”季冷耸耸肩,荣耀联赛刚刚起步,战队也才建立不到一年。霸图老板也算刚刚起家,能为战队提供一些基本设施,但是有大一部分还是要靠投资,可大部分有能力投资的人都还在观望,经理提到的这位相对来说已经算是出手阔气,战队必定不想失去,“那怎么办?”


李艺博:“要不就如实告诉他好了?”


“也只能这样了,总不能就这样把老虎扔了,”经理揉着太阳穴,“我记得这件事,你们两个大部分时间都在场……老虎的事瞒得过外界,但没有必要瞒着投资人——你们写一下事情经过,然后给他发过去吧。“


李艺博和季冷相互看了一眼:“……我们不擅长写东西啊?!这是交给队长吧?”


“他现在又不在这里,我不是急吗。”经理摇摇头。张新杰总不能连晚上都要谁在霸图的院子里,他又不是本地人,最近几天都是带着老虎们暂住在附近的宾馆。“又没让你写新闻稿,事情写清楚就行了。”


“好……吧……”



 

第二天一早,身在远方的霸图合资人,在玛丽苏都无法描写到位的豪宅中醒来,喝着现磨咖啡,边欣赏昂贵的音响中播放的古典乐,边收到了霸图经理转发来的电子邮件。


邮件中,拥有“中考语文从未及格”称号的当事人李艺博和季冷,以傲人的总结能力,合理、清晰地解释了霸图俱乐部里为什么会有两只老虎的事情:


我们去与昆明比赛的时候,捡到了一只受伤的老虎,通知动保但是他们不要,让我们带回来抚养了。有天晚上老虎似乎很想要接近队长,他们蹭着蹭着不小心把蜂蜜水打翻了,于是就一起去浴室洗澡。洗澡完之后一人一虎急急忙忙地跑出门,彻夜未归,早上回来的时候多了一个小的。

评论(18)
热度(72)
© 悠然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