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 16

【全职高手】[韩张]猛虎乱舞 10

这章一些老虎的习性参考了《动物世界》,不过因为是虎妖所以也有一定改动。(顺便强推一下《老虎的私生活》好吗小老虎萌死我了!)


※避雷提示:

①蛇精欢乐文,请多包涵。

②原作背景神棍文,韩文清虎妖设定。

③剧情需要,韩张交换了加入战队的时间,即张新杰第一赛季出道并且是队长,韩文清第四赛季出道。




10

幼虎是少有的一出生就有灵力的虎妖,也正是因为这点灵力,它才能在母亲早亡的情况下存活下来。


母亲去世后它们原本的领地被相续被其他虎妖占领,幼虎慌乱中之得孤注一掷地向西逃去,最终在韩文清领地之外圈了一小块地方生活。幼虎的领地窄小,可供捕食的猎物也只够勉强填饱肚子,好在天生的灵力放缓了身体的成长速度,尽可能地降低消耗来适应恶劣的生存条件。


出现在张新杰的面前时它已经七岁了,但从外型上来看却只有两三个月大,趴在张新杰床上的样子与猫没什么两样。张新杰也曾经担心它的咬合力——动物〇界里说这么小的老虎通常咬不动带皮和骨,都要由母虎事先咬开,露出里面的嫩肉——但张新杰还在考虑要不要从霸图借刀具的时候,幼虎已经毫不费力地吞食干净。


现在这只年幼而强壮的捕猎者寸步不离地跟在张新杰身后,就像曾经追随着母亲那样。那时候母亲的尾巴是它狩猎途中最好的指引,而现在它视平线前是张新杰的双腿。


它尾随张新杰到了浴室,张新杰拧开浴缸的水龙头,不等他示意幼虎便自觉跳了进去。老虎是大型猫科动物中最亲水的,甚至有水中捕猎的能力,幼虎由着水流从自己身边流过,视线还集中在张新杰身上。


张新杰趁着浴缸的水还未放满,到另一边的花洒下冲了个澡。等他再出来的时候水正好放了三分之二,幼虎触不到缸底,滑动着四肢正在游泳。


他探出头去叫韩文清,韩文清正合眼趴在地毯上。这是每天洗澡的时间,它不会不知道他呼唤它的目的,但却只是动了动眼皮,没有反应。张新杰又喊了几次,它才慢悠悠地起身踱步过去。


韩文清踏进浴缸的时候幼虎正游得欢快。它的体型是幼虎的数倍,实际上它必须蜷缩起身体才能完全躺进浴缸里,没入水中之后水平面升高了不少,却没有溢出来,这是这些天张新杰慢慢摸索的结果。但在给两只虎洗澡的过程依然可能有水溅出,因此他总是自己洗完了澡,换上干净衣服之前顺便给它们洗。


幼虎被韩文清带动的水流挤到了一边,撞到了浴缸壁上也不恼,又拍动着爪子游向了靠近张新杰的地方。它在浴缸状态就像在山林里一样,旁边是韩文清的领地,自己只有小小一点的活动空间——但是此刻它感到惬意极了,张新杰蹲在浴缸前,力度温柔地从头顶开始清洗它的毛发。


相比之下韩文清的不耐显而易见,张新杰还未给幼虎洗完,它便立起上肢想要走出浴缸,被张新杰按住了迈出浴缸之外的前肢。几天前起它就逐渐开始排斥出入浴室,最初在霸图它与张新杰曾一起淋浴,现在它却不被催急了绝不会肯入水,没等张新杰把肥皂打匀便草草冲掉离去。


“你怎么了?”张新杰问,类此的举动韩文清已经持续了几天的时间,“生病了?”


韩文清摇摇头。它的神态也的确不像一只得病的虎。


“浴缸的问题?还是水温?”


这次韩文清连回答都没有,头也不回地将后肢也迈出水。张新杰还想留它的时候它焦躁地低吼着躲开了,它在力量上有着绝对的优势,真想离开的话,他拦不住。


但它到底没有直接走出去,张新杰一定不会喜欢湿漉漉的地板。浴缸前铺着一块浴巾,它在上面滚了几次吸干身上的水,张新杰也不再阻拦,卷起浴巾的一角帮韩文清擦拭。


韩文清解释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浴巾连同张新杰的手一同触碰它的脊柱的时候,它瞬间被危机感侵袭了。独居猎手的熟悉应对每种威胁的方式,就像之前的每一次那样,身体的记忆指引它挥出了利爪,在意识跟上之前在张新杰的右臂上划了几条血印。


等血迹顺着手臂留到了张新杰手背的时候韩文清才发现自己做了什么。这是张新杰最不能受伤的部位,他今天训练的时候好像还说过,后天还有一场比赛。


张新杰没什么表情变化,甚至没有看韩文清,而是迅速检查了自己了伤口,然后走到浴室外面拉开抽屉找药箱消毒、包扎。


老虎本来就是有攻击性的动物。


他想。



 

张新杰靠在床前第二天可能需要的资料。幼虎跟他一起钻进被子,小心地绕过了他的伤口,从身体安慰地蹭着他的手。


幼虎跟来后,贴身保护张新杰就成了它的工作。韩文清每晚仍然会在张新杰睡前重新留下自己的味道,但白天晚上都跟在张新杰身边的变成了幼虎,它则保持了一小段距离。


按理来说现在韩文清该过来加深它留在张新杰身上的气味了,但它目前似乎还没有这个打算,甚至比平时趴在了更远的地方。它时不时地望过来,但屋子里的气氛却是前所未有的冷漠,甚至让幼虎猜测韩文清今晚可能不会过来了。


那幼虎更是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虽然霸图的地缚灵暂时没有威胁,但以张新杰的体质相比垂涎的鬼魅多得是。可这样想着它却忍不住打起了哈欠,夜以继日的集中精神对它这个程度的虎妖来说消耗很大,而境界更高的韩文清却早忘了灵力跟它相似时的感觉,没能意识到这一点。


最终幼虎撑到了极限,比张新杰睡了过去。张新杰的体温贴在身上分外暖和,它甚至没有以它该睡的姿势睡着——将耳朵贴在床上能在睡眠中保持警觉,这是他平时保护张新杰的方式——而现在它甚至把最柔软脆弱的肚皮暴露了出来,还在母亲身边的时候它也曾这样毫无防备。


张新杰并没有察觉什么不妥,还将被子帮它掖好。手里的资料还有六七页,他在床头灯下继续读着。韩文清始终注意着这边,当他发现幼虎已经睡着之后抬了一次头然后又趴下,很久没有动。


手中的笔在屋里唯一的光源下拉出了一道长长的影子,在有些角度会挡住纸上的字,看不出清楚。同样在张新杰没看清的情况下,韩文清不知在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站到了他的床前,他某次翻页的时候才注意到它。


老虎抬起前爪又放低,似乎犹豫了一下,然后敏捷地跳上了床,坚决却轻柔地趴到张新杰身上,脖颈磨蹭。在虎之间留下气味原本是标记所属的行为,现在是为了保护张新杰的性命也好,为了什么别的也好,反正韩文清觉得需要做,所以就这样做了。


接触结束之后它去嗅了嗅张新杰贴着大号创口贴的伤口,伤口不深,但多浅的伤口也不该是它留下的。


张新杰一页一页地把资料读完,放在床头柜上。老虎还保持着那个姿势,小心翼翼地趴在他受伤的手臂边上。


“我没在意。”最后他说。


张新杰看向它,而它也正注视着他。就像他们第一次在林中偶遇时张新杰想的一样,韩文清是只压迫感十足的老虎,轮廓和眼神都是如此。


在这样一只老虎谁都该有被作为猎物的觉悟。可张新杰出奇的平静,即使他的手臂上还有几道开始针扎般疼痛的伤口。他曾经有过防备,但是现在却已经唤不起那种防备。


会影响比赛吗?韩文清发出了几个音节。但它无法说话,现在也没有人能替它说。


“不疼了就影响不大。幸好在手臂上,而不是手指上。”张新杰回答。


那就好。韩文清回答。……是我的不好。


张新杰关了灯,他知道幼虎这样睡过去,韩文清今晚肯定要留在自己身边以防万一了,“睡吧,晚安。”


晚安。韩文清说。


……


…………


等等张新杰,你刚刚听懂我说什么了?


评论(16)
热度(82)
© 悠然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