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2 11

【全职同人】[叶蓝]师出必胜番外:远距离恋爱(完结)

“蓝河,这有一批新材料俱乐部要用,你帮我把清单转交给大春呗?”

“好,急吗,什么时候要?”

“唔,”开发部的同事挠了挠后脑,露出了一个抱歉的笑容,“都是为季后赛用的新银装准备的,如果可以的话,两周以内吧?”

蓝河瞪着眼睛把那份A4大小的单子从头到尾翻了一遍,最后一页的页码号停在七上:“这么多都是……两周以内要?!”

“是,不好意思,新装备的开发还在摸索中,我们只能靠大量的尝试来验证了,所以就拜托你们网游部啦!”

 

第十一赛季的常规赛已经打到了尾声,蓝雨的积分稳稳地保持在前四领跑。常规赛当然不会是这个十年强豪战队的首要战场,他们的目标在季后赛,在冠军上。季后赛和常规赛之间只有八天的休整时间,因此现在再不提前做准备的话,恐怕就真的来不及了。

蓝雨俱乐部旗下的蓝溪阁公会进入了紧急备战状态。不管是有责任在身的管理层,还是期望着把喜欢的战队推向高处的普通玩家们,这些日子都尽可能地延长了游戏时间,努力收集每一份可用的材料。

不过这谈何容易,蓝河把头向后靠在椅背上,长时间的指挥让他的脖颈酸痛,肩膀也有些僵硬。不光是蓝溪阁在追求效率,但凡战队有希望进季后赛的公会,这股拼劲都不会差到哪儿去啊!

“右路小心,霸气雄图来了,”蓝河眯着眼看到地图的地平线处多了几个黑点,然后连成一条线,再后来又变成了一个清晰可辨的阵列,“要是遇到了就冲一波,但别上太前,目测他们的人数比平常多了一个团,需要的时候向内收缩。”

“霸气雄图去你那啦?”同在网游部工作,离蓝河不到几米远的春易老跟他确认了一遍。他本人正在游戏的另一个地图指挥猎杀野图BOSS,这个比蓝河那边那个先一步刷新。

蓝河点点头:“对,看起来几个团都在,他们打算全力抢这一个。中草堂有没有从你那撤离的迹象?”

“没……”春易老口干舌燥,拿起杯子灌了一口水,没想到只是喝水的功夫,场上的局面又有了变化:“撤了!他们撤走了一半,肯定是要到你那边去。”

“靠,就知道这帮家伙不会放弃这边。”一个人员全齐的霸气雄图就已经够麻烦的了,蓝河憋了口气,衣服兜儿里的手机响了也顾不上理会。

“蓝桥,你的电话响了。”

“没时间,不用管。”

 

“蓝桥,蓝桥?”

蓝河恍惚了一阵,然后猛地一个激灵,从漫长的发呆中回了神。

他坐在蓝雨的食堂里,身边是入夜寒、笔言飞和曙光旋冰几个老朋友,刚才入座的时候他们还有说有笑地谈起了时事新闻。聊了没两句蓝河就想起了先前的未接电话,于是从兜里拿出了手机翻看,结果这么一看就愣起了神,好久没有说话。

“加班加到夜里,这个点才吃晚饭,饿得灵魂出窍了你?”入夜寒伸出手在他面前比划了几下,看到蓝河回了他一个“你有病啊”的眼神,夸张地做了长出一口气的动作——还好,还有反应,人没呆。

笔言飞冲他摇了摇手指,“你不懂,这叫相思病,咱们无福消受。”然后又冲蓝河眨眨眼睛,“叶修的电话?”

“嗯。”蓝河简洁道,没再把话题展开下去,专心对付眼前刚刚动了几口的炒饭。

但是另外三个人听到了点小八卦,可没打算就这么简单地放过他,曙光旋冰跟他的两位战友各对视了一下,然后放低了声音问道:“喂,我说,你们最近怎么样啊?异地艰难不?”

“还不就那样,”蓝河回答,这真不是他想糊弄过关,虽然他现在累到没精力满足这帮零恋爱经验的宅男的好奇心,但他说的也的确是实话。他和叶修身在两个不同的城市,没分手但也没进展,还能是怎么样?

“还行,习惯了。”

“哦……”凑过来的围观三人组无趣地起哄了一声,这答案说了跟没说一样,还有一个不死心的又补了一句:“哎你不是在故作淡定吧?这么多年好兄弟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想念那就是恩爱啊!”

蓝河用勺子在自己的饭上戳了一个洞,低着头说:“是真的,没什么可想的,习惯了也就那样。”

看什么料都问不出来,三人组也没再坚持,蓝河发愣的时候,他们已经吃完这顿可以算作夜宵的晚饭了。

“那我们先走了,还得给大春带点东西回去,他还没吃呢,”入夜寒起身把盘子收拾了一下,“我们不在你好给叶修回电话啊,每次有他的未接,你不是都会迫不及待地打回去吗?停,别瞪我,我们走啦!”

蓝河看了一眼手机,桌面的数字表显示晚上十点十五分,距离那个未接电话打来的时间已经过了九个多小时了。他没有急于拨通那个号码,而是重新锁住屏幕,把手机平放在桌子上,然后食之无味地继续解决面前的饭。

 

想念可怕,那是一种令人窒息的情绪,控制了感官,左右了思路,让沉浸在其中的人不知不觉地上瘾,仿佛全世界的问题都指向那一个唯一的答案。

而不想念更可怕,不想念证明了一种由内而外的妥协,那是所有激情退去之后,所剩的一个形同虚设的空壳。

叶修和蓝河交往了四个月,在一起的天数用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短短的五天而已。没能制造足够多的回忆,也没能产生足够多的依赖,时间就已经提前带走了那种新鲜感,热情与思念被习惯和麻木所代替。

反正离得太远,一忙起来谁也找不到谁;偶然留个言话题都是那么的肤浅,你还好吗天气冷吗工作顺利吗,聊不到两句又有一方暂离;偶尔在某个休息的间隙想起了彼此,刷开客户端想要打几行字进去,然后发现,故事太长,对方一无所知,要讲就得从头讲起,多累啊。

蓝河没有回电话,没什么原因,就是单纯地有点疲惫,所以不太想建立那个即时沟通的通道,那样还得绞尽脑汁地考虑要说什么。他回了一个短信过去,上面简简单单只有一句话:

——不好意思,下午忙着抢BOSS,情况紧急没听见。

叶修的回复依旧很及时,他的手机自从买了就一直带在身边,职业选手的手速不可小觑:

——没关系,一会有时间吗?最近任务繁重,我还有四十分钟的训练。

——现在倒是可以,我正休息呢。一会就不一定了,我这几天临时改夜班了,不知道到时候公会有没有需要关注的情况。

——那就看情况再说吧,工作加油!

看,又是这样潦潦草草地结束了,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多少次了。一般“看情况”最后都会变成“有情况”,“再说”的后面还会有另一个“再说”。

蓝河翻了翻聊天记录,发现不少对话都是这样寥寥几句。

有时候叶修会说起比赛的事情,不过那是他的专长,蓝河参不透那么高水平的对决;有时候蓝河会说起网游里的纷争,但到了常规赛后期叶修就不怎么出现在网游里了,怎么闹也对他没太大意义了。

有时候他们打电话,苏沐橙也会搀和进来,叶修怎么赶都赶不走,她捧着电话说什么都要跟蓝河聊几句。不过很明显那只是个带着好奇的恶作剧,她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于是随口推荐给了蓝河几部电影,还保证说她喜欢的都是热血又励志的爱情故事,比楚云秀的狗血肥皂剧不知道好了多少。

蓝河不怎么看电影,更不看这类的电影,但是过了很久后的某一天突然无聊,不知道怎么就真的去看了。电影拍得不错,果真像苏沐橙说的那样充满了温暖,蓝河在闲暇时间连着看了几部,偶尔也会看着镜头中的情侣发笑,丝毫没有发现自己现在宁可在虚拟的爱情上寻找慰藉,也懒得去拨个电话。

到底是哪里不对,蓝河把手臂覆在脸上遮住了眼睛,这跟面对面是不一样的,至少面对着叶修的话,他可以在对方的调笑中直接挥出一拳,或者用一个拥抱来堵住那些未说完的无聊话题。

十点半,又到了上班的时间。

 

“材料咱们弄到多少了?”

“绝大多数都已经弄到了。好在这次开发部要的种类虽然多,但是不少都是副本产出数量稳定的材料,现在主要就是野图产出的那几样凑不齐。”蓝河打了个哈欠,正好用泪水湿润一下干涩的眼睛。

春易老转头看了他一眼:“蓝桥今天连轴了吧?”

“可不是吗,”笔言飞替蓝河接了一句,“我今天中午来的时候他就在这了,估计起了一大早,现在还要接着刷夜。”

“没事,习惯了。”蓝河答道,其实通宵对于游戏工作者来说真的不算什么,他只是最近一阵工作时间过长,有点熬不住罢了。

曙光旋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怎么老是‘习惯’、‘习惯’的,什么事都只有习惯那就要提前衰老了。”

“不习惯不行啊,不然材料的漏洞补不上,就剩三天了,新银装什么都弄好了就差最后这一步。”

入夜寒对他伸出了拇指:“有责任感,所以说蓝桥比那什么绕岸垂杨靠谱多了!但是……”曙光旋冰给了他一个“兄弟我懂你”的眼神,然后替他说了下去:

“但是偶尔也改变一下,想点别的解决办法嘛。蓝溪阁不是还有我们呢吗?去去去,给你两个小时的补觉时间,一点钟准时滚回来!”

 

蓝河躺在休息室的沙发上,温度足够温暖,他披着自己的薄外套就可以保证不着凉。深夜的俱乐部主楼除了几个加班的就没人了,现在他所在的地方一片漆黑,外面风刮树叶发出的沙沙声谱成了一首催眠曲。

“叮”的一声,有个高亢的音符划破了这个曲调的和谐,把蓝河从半睡半醒的混沌中叫了起来。他的双眼沉重,眼皮抗议着不愿分开,但他还是坚持着移动了僵硬的身体,摸索着把手机从外套的口袋里拿了出来。

在这个时间发来消息的,很有可能是叶修。

被吵醒了的蓝河想,其实自己的习惯也没有那么的差,起码在有时间的时候,他是一定会查看和回复消息的。

——训练结束了,你那边忙吗?

——不忙,电话?

手机的铃声很快就响了起来,对面传来叶修熟悉的嗓音,很早之前他在游戏里就听过。那时候这声音还是危机的警报,可现在再听到,已经升不起任何戒备。

“喂?”他回了一句,声音里带着浓重的鼻音,只是一个音节就暴露了刚睡醒的事实。

他听见叶修笑了一声,低沉的嗓音好像在一片漆黑的休息室里回响了起来,虽然蓝河确定自己肯定没有开那么大的音量。然后他也跟着笑了,再熟悉也是有两周没有听到的声音了,现在突然在电话的另一头响起,他不知道该选什么话题开口。

“睡了啊,累不累?”叶修显然没有打算让这次对话变成一场两个人对着傻笑的闹剧,所以他先问了一句。不过他们彼此都知道这是没有意义的问题,累又怎么样,不累又怎么样,谁也帮不到谁。

蓝河刚想回答,他准备的答案是那个万年不变的“还好”,但叶修又说了一句:“趁我没时间上游戏,抢材料抢得很开心?”

“是啊,大神你不在,轻轻松松大丰收,”这个问题要简单得多,蓝河不需要思考就反唇相讥,“蓝雨的银装进展很快,怎么样,比赛压力大吗?”

“哎哟,敢问哥压力大不大,勇气可嘉啊?”

蓝河用一声轻哼作为回应,跟叶修舌战他有经验得很,但是一想到叶修说不定真的因为比赛而焦头烂额,再狠的话就说不出来了。

两人又不约而同地陷入了沉默,听筒里只有电波的沙沙声,但没人因此感觉无聊。

“叶修……”一时愣神,这个名字就从嘴边滑了出来。气氛融洽又和谐,好像地域的差异不存在,他们一直都在彼此身边一样。

“想我啦?”

“去你的,”蓝河用手指轻轻敲了两下手机,“不聊了不聊了,都这个点了快去睡,明天你老板真要打电话来告状了。”

“啧,世道艰难,人心不古啊。”叶修叹了一口气,“打电话给蓝河告状”是陈果最近的口头禅,作为威胁手段之一,效果绝佳。

“扯什么呢,晚安。”

“晚安。”

挂了电话,蓝河把手机屏幕锁上,熄灭了他周围唯一的光源。

眼睛不适应黑暗,但蓝河更不适应的却是万籁俱寂中席卷而来的空虚,这种感觉在刚刚切断了与对方的联系时尤其的强烈。

明明通话的时候自然得如同没有分开过,但是一旦挂了电话,就会连这段感情存在的意义都产生怀疑。

 

蓝河没来得及重新躺下,因为没过多久电话再次响了起来,还是叶修的。

“喂……你怎么还没睡,有事?”

“要不要听我讲讲,我过去的事?”

“啊?”蓝河下意识地疑惑了一声,心想这没头没尾的,叶修这是闹哪出啊?

叶修解释了一句:“你不是问过我为什么离开嘉世吗?我当时告诉你‘说来话长’,但是现在我改主意了,话长也得说。听不听了?”

蓝河一下从沙发坐了起来,坐得笔直,好像他的坐姿会影响到手机信号的清晰度一样:“听!”

这次倒是换叶修停顿了一下,想找个合适的切入点。“过去”的范围太广,他又碰巧拥有这么一个丰富的人生,辍学、打网游、注册成为第一批职业选手,然后又受到了最初的合伙人的背叛……所以他选择每次想到往事,总会第一个浮现在脑海的画面:

“我十几岁就离家出走了,偷偷跑出来打游戏,一个偶然,就又多了两个亲人。

“一个就是苏沐橙,她刚加入联盟的时候是我带来的,所以当时不少人以为我们是情侣。其实我十几年前就认识她了,不过那时候她还不怎么玩荣耀,只是偶尔看得心痒痒,借我的账号胡乱打一把。

“另一个叫苏沐秋,是沐橙的哥哥。知道哥为什么在第十区耍你们跟玩一样吗?这事我熟啊,当年第一区开的时候,我就干过一次了,不过当年没实力独立玩得那么大——我跟沐秋一起,两个人。

“我就是在那个时候遇到了嘉世的老板,陶轩,当时他就邀请我们加入嘉王朝的公会,后来有了职业联赛,又邀请我们加入了战队。我又偷偷跑回家,拿了我弟的身份证,我跟你提过他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当时注册名叫叶秋,这次又更改回了叶修。

“这也是为什么我前些年一直不敢在公众面前露面,也是为什么我会因为没有商业价值,而被嘉世放弃……”

蓝河听着他用十几句话就把过去的十几年扫过了一遍,语气平和地好像在讲别人的故事。他说得轻描淡写,而蓝河把他字里行间蕴藏着的内涵连接了起来,听得胆战心惊。

他觉得他得做点什么,比如打断这个冗长的自述,“那你那个朋友后来呢?”可是他挑了一个最不合适的问题。

叶修深呼吸了一次,不管时间过去再久,亲人在眼前残喘着离去的景象依然像一场真实的噩梦,所以他选择了最学术最直白的说法,好像这样就不会牵扯出任何感情一样:“死了。”

“叶修……”蓝河不知道该接什么,他突然有些后悔这个自己随口提出来的问题,“别说了……”

“没事,都是过去的事了。”

“那你今天怎么突然想起跟我提这些了?”

“嗯,”那边卖了一个关子,“我只是觉得要跟你走下去,我的事情早晚也是要告诉你的。”

只是这样吗?

不,除此之外,你也觉得异地之后我们之间的交流就太止于表面,所以想找个我一定会感兴趣的话题说给我听,即使那是不愿意说出口的往事,你还是毫不犹豫地说了。

“叶修……”

“嗯?”

“你等一下,你等着我,”蓝河从沙发上站起了身,把之前被揉的褶皱的外套披好,“我现在有件重要的事要做,离开一下,你等着我。”

蓝河一路小跑回到了网游部门的工作室,里面的四个人都在打着副本,看到了他的出现都明显一愣:“喂,你才睡了不到一个小时,这么火急火燎地……”

“我有件事需要帮助,”蓝河对上了他们的眼睛,“改掉一个不好的习惯。”

有些时候距离感的消除,需要的仅仅是向前主动迈出一步。

蓝河攥紧手中的手机,那里面存着不少个未接电话和短信留言,全都来自那个人——叶修一直是在努力维持和经营感情的那一个,不过这一次,换他来做。

 

临近六月的清晨依然清爽,在这被朝露和湖水湿润的空气里,兴欣网吧照常打开了大门。

开门的人叼着一根烟,穿着白色的衬衫和深色的长裤,这是一个不常见的情景,只有在比赛前几天,所有人都严格调整作息的时候才会出现。这个黑发的青年伸了个懒腰,空气夹杂着泥土的气息、隔壁早点铺包子的香味还有他自己的烟的味道。

可是下一秒,那支快燃完的烟就晚节不保地落在了地上,他没来得及心疼,因为这件事的起因,是另一个青年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然后一下将他抱了个满怀。

叶修睁大眼睛看着搂住自己的人,这个面孔他无论如何都不会认错,这是原本应该呆在蓝雨忙着的蓝河,绝对不会错。

蓝河松了手上的劲跟他对望了一眼,那眼神里是他从来没见过的坚毅,或许还带着点别的什么,也许是后悔,也许是释怀,浓浓一团,他说不清楚。

然后叶修感到自己再次被拥抱住,实在的肢体接触充实了感官,蓝河在他的耳边清晰地说:

“过去的事都过去了,我是你的现在。”

“还有未来。”


全文完

评论(11)
热度(352)
© 悠然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