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7 18

【全职同人】[叶蓝]师出必胜番外:朝朝暮暮(完结)

叶修最近每天醒来的时候都要对着天花板上陌生的吊灯愣上十几秒,然后才能反应过来自己不在兴欣的宿舍里。身下的床比他习惯的那个更宽敞柔软,他翻了个身,什么也没搂住,身边没人。

蓝河起了一大早,等叶修穿好衣服从房间里走出去的时候,他已经做好了早饭,双手背在身后解围裙的带儿。

叶修走过去看,餐桌上摆着烤得焦黄的面包,上面盖着浇着浓厚起司的煎蛋和火腿片,还有一盘土豆沙拉和两杯果汁。明明都是极其简单的食材,但是蓝河经手后不知怎么就显得格外诱人,叶修觉得自己的肚子叫了一声,不知道是因为可口的早餐还是眼前那个人。

“你今天起得很早啊。”蓝河的发梢还滴着水,看来早上刚刚洗过澡。

“突然睡不着了,”叶修诚实地回答,拉开椅子在餐桌前坐下,“看来选择起床是对的。”

其实蓝河很清楚为什么,现在已经正式进入了季后赛的赛程,叶修对战队训练投入了十二分专注。他想坐到叶修对面,但是那个角度阳光照得有些刺眼,于是他端起了摆好的盘子,贴着叶修坐了下来。

两个人没有说话,以最快的速度吃完早饭。

叶修帮着蓝河把盘子送回了厨房,去卧室取了点东西:“我去训练了。”

“嗯。”蓝河正洗着盘子,没有太大反应。

叶修突然就萌生了恶作剧的心思,郑重其事地走到蓝河身边,掰过对方的下巴在嘴唇上吻了一下,又强调了一次:“我出门工作了,等我回来。”

蓝河不可抑制地想起了电视剧里丈夫出门工作前对全职太太的告别,作为一个有工作有收入经济独立的男人,他选择不动声色地转动了一下手上盘子的角度,成功溅了叶修一脸清水。

 

他们在三个月前搬进了这个H市的公寓里。叶修直到蓝河拎着大包小包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还觉得不可思议,难得一脸迷茫:“你认真的,不是暂住?之前不是说什么都不肯离开蓝雨吗?”

蓝河直接把一包行李甩到了叶修怀里:“谁说我要离开蓝雨了,网游工作者在哪儿都一样,有台电脑有根网线就够了。”

“你这个架势,房子都租好了?”

“对,离兴欣很近。”

叶修笑得欢:“来都来了,真的不重新考虑直接‘入股’兴欣?”

蓝河低着头找钥匙,闷闷地答了一句:“还是蓝雨好,你这支股都快退役了,稳赔不赚。”

叶修将在第十二赛季末正式宣布退役,这个消息蓝河比任何一个人都早知道。

其实从第十一赛季中期开始,叶修的出场率就在递减,可但凡有他出场的比赛表现依然老练而精彩,因此远在另一个城市的蓝河跟无数荣耀粉一样,没有意识到叶修的状态到底下滑得有多严重。

直到第十二赛季的一场常规赛,叶修在擂台赛中遇上邱非和他的战斗格式,两个人正面强打了一分钟之后,君莫笑身形一歪,犯了一个连新人都不会犯的重大错误,然后再也没能夺回主动权。

那天蓝河出了趟门,回俱乐部的时候被堵在了路上。等回到寝室打开比赛转播的时候,正好看到君莫笑被战斗格式控制在地图中央,一套连招打得血线急速下降。

君莫笑的身边空无一物,但是他却像被无形的墙困禁住了一样,无法躲闪,无法迂回,被战斗格式牵着节奏走。直到他的名字和头像都变成了灰色,蓝河才如梦初醒般地意识到,叶修近期的比赛数据曲线,跌得连经济危机时的股票也比不上。

蓝河早就知道叶修已经走到了职业生涯末期,但那个人一直以来都是兴欣坚毅可靠的顶梁柱,从来没有被任何一支战队轻视过。他的操作水平当然在下滑,可原本蓝河以为下滑的过程会更平稳缓和一点,结果叶修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从星辰中直接坠落。

用一场毫无还手之力的比赛,无奈地宣布自己对于电竞来说,已经老了。

蓝河当场就慌了,在交往的一年时间里,他无数次懊恼自己不能立刻冲到叶修身边,但没有一次这么强烈。他不敢贸然打电话过去,于是抱着手机等了一晚上,终于在凌晨接到了叶修的电话。

那人的声音听不出异样,但是一开口就在蓝河心里溅起了万千波澜:“看来打完这个赛季,我也该退役了。”

蓝河几乎是下意识地想要反驳,但是他知道,没有人比叶修更清楚他自己的状态。

“喂,喂?”蓝河没说话,叶修以为是电话出了问题:“听得见吗?”

“……听得见。”

“听得见怎么不说话?为我难过呢?”

“……”

“不是吧,我还没难过呢。退役是早晚的事,也没什么不好。而且我的粉丝一定比别人的有准备多了,我第八赛季离开过一次,有过一次演习嘛。”

蓝河从嗓子里挤出低低的一声:“没有。”

“啊?什么?”叶修没听清。

蓝河把听筒攥得死紧,直到关节泛白,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叶修在蓝河心里谱写的那本荣耀史跟别人的不太一样,一页一页染着浓厚的墨,从头到尾没有任何一点空白,即使是在叶修退役的那一年也不曾有过断章。

他没机会参与演习,因为对于他来说,叶修从未离开过荣耀。

怎么会有断章呢,蓝河想,第八赛季退役后你在做什么?

你在和我打网游啊。

 

蓝河把洗好的餐具都塞到橱柜里,然后走到书房打开了电脑。

就像蓝河自己说的,网游工作者就是这点好,不管是在G市还是H市都不影响他管公会拿工资。他熟练地点击了荣耀的图标,登录了蓝桥春雪,开团组起了五十人副本。

精英团的下本时间都是固定的,大家早有准备,很快就组满了一个团。还有四五个人临时有事不在,蓝河随便在公会频道里喊来了几个装备够格的,然后飞本准备开打。

[团队][入夜寒]:等人飞本,我闲聊一下,最近的比赛看了没,总觉得水平特别高啊

[团队][曙光旋冰]:是啊,前两个赛季加入的新选手都更成熟了

[团队][嗷呜]:我都有了回到黄金一代时期的错觉了

[团队][随便起一个吧]:观赏性很强

[团队][不悔]:就是有个别老将早该退役了还腆着脸留在赛场上,简直拉低了竞技水平。叶修要是赶紧从兴欣退役,比赛收视率还能再高一点

[团队][笔言飞]:……

[团队][曙光旋冰]:……

[团队][入夜寒]:你看看团长是谁行不行……

蓝河对着那条消息撇了撇嘴,没有理会。

粉丝总有不理智的,可蓝河没有正当理由处理这件事。他只能点了几个好友的密聊把那个叫不悔的私下骂了一顿,表面上仍然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安排起了副本站位。

这里是蓝溪阁的公会团,不是兴欣的,被黑的不是自家选手,公会向来不会插手;相反地,俱乐部甚至会刻意放任这种对其他战队的仇视——若是气氛太过融洽,怎么能在抢BOSS刷记录的时候抵死相拼?

打BOSS的时候蓝河一直心不在焉地盯着消息频道,好在开头几个BOSS并不难,副本进行得很顺利。那个叫不悔的又说了几句难听的,看团队里根本没人理会,就蔫蔫地闭了嘴。

副本进行到最后一步,蓝河指挥着三个骑士就位。这个BOSS会召唤三个小怪,小怪随机点名,仇恨变化极快,稍有不慎就容易团灭。

[世界][不悔]:求叶修狗有点自知之明,求不拉低竞技水平赶紧滚出兴欣

 “靠!”蓝河瞬间火了,“打着BOSS不悔你开什么小差?”

不悔干脆没打字,直接用语音嬉皮笑脸地回答:“团长我错了,我等打完BOSS再刷。”

这是故意说给他听的,但蓝河不能直接发作,只能假公济私地吼了一句:“副本中不是指挥的都他妈闭麦!”

指挥骂人似乎永远是团队的一个增益BUFF,蓝河带的团这是第一次获得这个效果,以惊人的速度打过了BOSS。

蓝河没有着急去摸宝箱,团里也没有人动。

[世界][不悔]:求叶修狗有点自知之明,求不拉低竞技水平赶紧滚出兴欣

[世界][不悔]:求叶修狗有点自知之明,求不拉低竞技水平赶紧滚出兴欣

[世界][不悔]:求叶修狗有点自知之明,求不拉低竞技水平赶紧滚出兴欣

这下蓝河已经完全确定了这个不悔就是故意来砸场子的,他赶紧点开了自己的好友列表,结果对话框一弹出来就看到了那个亮着的头像,叶修的小号偏偏在线。

蓝河心中一沉,他早过了跟人斤斤计较的年龄,偏偏这个喊着求退役的言论像根针一样刺进他的心里——他想起了那个让自己听后险些愤怒地带团去堵嘉王朝的故事,还有第八赛季时世界上类似的谩骂。

他最后一次试图劝阻:“你要说能不能在团队或者公会里说,别到世界上惹事?”

[团队][不悔]:惹事?不能算吧,公会一向不管私人恩仇,团长你别双重标准啊

[团队][不悔]:我们跟别的公会世界对骂还少吗,尤其是跟微草,这不是常态吗

[世界][不悔]:求叶修狗有点自知之明,求不拉低竞技水平赶紧滚出兴欣

[世界][不悔]:求叶修狗有点自知之明,求不拉低竞技水平赶紧滚出兴欣

[系统提示]:[蓝桥春雪]将[不悔]请出了团队

[近聊][不悔]:你凭什么T我,玩权限?呵呵

蓝河看着那个文字泡觉得特别烦,干脆玩权限玩了个彻底的。

[系统提示]:[蓝桥春雪]将[不悔]请出了公会

 

“怎么睡在这了?”叶修一回家,就看到蓝河趴在书房的桌上睡得香。他赶紧把人叫起来,就算是六月,什么都没盖也是不行的。

蓝河的确睡得有点冷,所以叶修的手臂贴过来的时候就不自觉地靠了过去。叶修干脆弯下腰将他抱了个满怀:“起太早了?”

“唔……没,就是累了。”

“那我们今晚订外卖好了。”

“嗯。”蓝河闭眼枕着叶修的手,然后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迅速坐了起来,“你今天上游戏了?”

“对啊。”叶修盯着他,有些训练内容会在网游中进行,登录游戏并不奇怪,“怎么了?”

“没事。”蓝河心中一宽,“别订外卖了,我去做饭。”

 

叶修觉得蓝河似乎有哪里奇怪,有时候会欲言又止的,但是他又说不清楚。

自从季后赛开打后蓝河几乎每天早晚两餐都是亲自做的,叶修屡次跟进厨房套话,结果只听到了一堆无关紧要的琐事,比如蓝河会下厨是因为父母经常出差,还有蓝河家以前养的猫特别讨厌吃鱼,以及哪个牌子的酱油味道更纯等等。

但叶修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比赛正处于非常关键的时期,他几乎将自己所有的时间都分配给了兴欣。

叶修早已不是兴欣的攻击主力,曾经的单挑之王再也不会在一对一的比赛中出现,在职业生涯的后期,他选择以战术核心的身份立足于兴欣。以前他不着急传授的东西,在退役前的最后几个月里,统统毫无保留地教给了战队里适合的人。

这是一个平凡无奇的早上,叶修像往常一样吃完了蓝河做的早餐赶到兴欣训练室,一进门却成为了全队的关注焦点。

原本聊着天的三个妹子齐齐转过身,笑着说:“队长。”

乔一帆和安文逸相互看了一眼:“队长。”

方锐显得有些不情不愿:“队长。”

莫凡坐在电脑前低声说:“……队长。”

罗辑拍了拍身边的包荣兴:“队长。”

包荣兴收到提示马上跟上:“队长。”

叶修乐了:“你们什么情况?集体练练新学的词儿?”这个包子都不叫他老大改叫队长的日子似乎有点特别。

谁都没有回答,只有包荣兴最直接坦荡:“报告队长,老板说再不叫就没机会了,所以我们就想试试,还挺新奇。”

陈果完全没想到包荣兴就这么毫无顾虑地把她供了出去,尴尬地摆摆手把人都赶去了电脑前:“训练训练。”

叶修打开电脑,将一切杂念抛在脑后。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不管是在场上还是场下,只要还没退役,冠军就永远是他不变的目标。其他的感慨也好,追忆也好,都留到赛季结束尘埃落定之后再说吧。

第一项训练需要在网游里进行。这是叶修为了季后赛第三场比赛的随机地图设计的训练方式。训练程序毕竟是有限的,而网游则宽广得多,战队每天都会找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模拟单人和团队的比赛,有针对性地训练选手的应变能力。

兴欣战队集体登录了小号,方锐刚刚上线就笑得前仰后合,指着屏幕左下角对叶修说:“看世界频道,这个叫不悔的人好像黑了你很多天了。”

“看到过,辛苦他了。”叶修毫不在意。

“我那天差点当一回复制党,后来想想还是不拿队长的退役当玩笑了,”方锐抓住机会展示自己的真诚和厚道,“唉唉你看,今天他们好像吵起来了。”

叶修没什么兴趣:“你想看八卦的话打网游就够了,不需要打职业联赛。”

“不,真的,蓝溪阁不知道怎么参与了进来,你男人开着大号在世界上跟他对喷。”

“嗯?”叶修诧异地翻开了世界频道。

[世界][不悔]:新公会[叶修滚出兴欣]收人,进公会送橙装送金,保证不会像[蓝溪阁]那种破公会一样随便T人

[世界][不悔]:新公会[叶修滚出兴欣]收人,进公会送橙装送金,保证不会像[蓝溪阁]那种破公会一样随便T人

[世界][不悔]:新公会[叶修滚出兴欣]收人,进公会送橙装送金,保证不会像[蓝溪阁]那种破公会一样随便T人

[世界][蓝桥春雪]:你闲得难受啊,没完没了的有意思吗?

[世界][不悔]:权限狗[蓝桥春雪]你很厉害啊,我觉得有没有意思也要你管?有种你来杀我啊?杀死了我就闭嘴

[世界][蓝桥春雪]:你说的,我赢了你闭嘴

[世界][不悔]:好啊,再加一个附带条件,我赢了你删号

兴欣九人已经全部聚集到了训练点,叶修关闭了世界频道:“除了我以外,二对二开始训练,记得开录像。”

 

这几天蓝河一上游戏就觉得很烦躁,原本他以为那个叫不悔的刷世界不过是一时兴起,没想到对方坚持不懈地连刷了好几天,还建立了一个明显带有侮辱意义的公会。

他一直很注重维护自己身为公会管理的形象,但几天下来已经耐心全无,干脆光明正大地用着大号喷了回去。

[世界][不悔]:好啊,再加一个附带条件,我赢了你删号

[世界][蓝桥春雪]:好

几乎是下一秒蓝河就收到了来自好友的密聊,入夜寒说“不是吧你闹呢”,曙光旋冰说“我靠壮士账号卡是俱乐部财产”,笔言飞说“淡定别冲动”。

蓝河一个个点过去回了“没事”,然后庆幸自己现在身处H市,要是在蓝雨俱乐部,那三个人大概已经冲过来把他抬离电脑了。

不悔和蓝河公开约了一个时间地点,世界频道立刻炸开了锅,蓝河有些头疼地直接选了屏蔽,然后想了想,还是决定跟春易老解释一下。

[密聊][蓝桥春雪]悄悄地对[春易老]说:大春在吗?

[密聊][春易老]悄悄地对[蓝桥春雪]说:。

[密聊][蓝桥春雪]悄悄地对[春易老]说:你看一眼世界频道

[密聊][春易老]悄悄地对[蓝桥春雪]说:嗯

[密聊][蓝桥春雪]悄悄地对[春易老]说:抱歉,冲动了,我会发出这事是我个人行为的声明

[密聊][春易老]悄悄地对[蓝桥春雪]说:理解

[密聊][春易老]悄悄地对[蓝桥春雪]说:要赢

蓝河背对着书房的窗户,缓慢地在键盘上敲出了一句“谢谢”。

 

叶修推开家门,先闻到了饭菜的香味。

蓝河做菜一向习惯做得比较清淡,今天却关着厨房的门,开了大火炝炒了几道菜。叶修咂着嘴感叹自从跟蓝河搬出来住之后自己就一直很有口福,白天再忙也得到了充分的安慰。

蓝河端菜出去的时候撞上了一堵会动的墙,那堵墙有名字,叫叶修。叶修仗着身高的优势把蓝河的视线挡了个干净,无耻地把他往怀里拉,完全没有接过他一左一右拿着的两盘菜的意思。

“你不帮我拿一下吗?”蓝河为了不让好不容易炒出来的菜因为叶修的动作倒在地板上,只能将双手举高。

叶修双臂收紧,用力道凸显存在感:“我手没空。”他用自己的脸颊去贴蓝河的,鼻尖触上了蓝河的头发,空气中的菜香和恋人洗发水的香味混合在一起,两个都足够诱人。

“手酸了,”蓝河用脚踢了一下叶修的腿示意他放开,“先吃饭。”

 

叶修给两个人盛了米饭,然后随口道:“你说我退役之后,去做点什么好?”

蓝河从咬菜变成了咬筷子,没想到自己一直避讳的两个字被叶修先提起了。

“你想做什么?”他反问,为了掩饰自己不能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实在想象不了离开游戏和电竞比赛的叶修。

“我之前也没想过,”叶修答,“今天突然想了想,觉得开家网游工作室就不错,做大了收入很可观。”

说了半天还是绕回了游戏,蓝河叹气:“别让我看到退役大神被爆使用非法外挂的新闻就好。”

“怎么会,非法外挂哪儿有哥厉害。”

“不用外挂你一个人怎么忙得过来?”

“谁说我一个人了?”叶修转向蓝河的方向,“我认识的退役选手可不少,我要是说动他们组建一个史上阵容最豪华的高级代打队伍,到时候网游公会看到前战队队长们,还不得一个个都乖乖让道。”

蓝河想了想,叶修、魏琛、韩文清、林敬言、孙哲平、张佳乐,没准这还真的可行,然后转念一想这帮人有些已经另有事业,才发觉自己又被叶修蒙了。

叶修笑到身体颤抖:“蓝河,到时候记得要照顾哥的生意啊。”

蓝河瞪了他一眼,也跟着笑了。

叶修心想可算笑了,他放下筷子,用手去揉蓝河的头:“我怎么觉得你比我还紧张退役这件事,”他跟蓝河目光相接,“还跑去跟人打删号战。”

蓝河瞪大了眼睛:“你知道了?”

“看见了,说说,你怎么想的?”

“就是……”蓝河词穷,“觉得烦。”他顿了顿又补充了句:“不想让你看到。”

叶修握住蓝河的手没有再追问——已经足够了——他把话题岔到了另一个方向:“打删号战居然不叫我帮忙,真把账号卡废了你舍得?”

蓝河一脸神气:“不需要,我赢了。”他看着叶修,眼睛里含着笑:“我可是当打之年。”

叶修把蓝河从上到下扫视了一遍,意味深长地回了一句:“当打之年,哦?”

 

第十二赛季末,兴欣战队队长叶修宣布退役。

像是未卜先知般地,新闻发布会的时候几乎联盟的所有选手,不管是退役的、在职的还是预备役的都到场了。短暂朴实的演讲结束之后,几个曾受过叶修指导的后辈站在一起,向他深深鞠了一躬。

蓝河没敢去现场,躲在家抱着叶修的外套看电视转播,结果电视台狠狠玩了一次煽情,弄了一个细数时光的视频将叶修前后十二年总结了个遍。

蓝河被搞得心情低落,但是没过几个小时叶修就回家了,抱着蓝河说送别宴上的饭菜不好吃,点了两菜一汤非要蓝河给他做。

真没办法,蓝河只能在大半夜认命地系上围裙,叶修跟在他后面看,还自在地点了一根烟。蓝河平生头一次,破天荒地没把这个吸烟的家伙赶出厨房。

烟雾缭绕中蓝河被呛出眼泪,但他骤然觉得浑身都暖暖的,什么都没有变过。

 

叶修睡了一个懒觉,早上醒来的时候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天花板上的吊灯,但现在他已经充分习惯了,这里不是别的地方,是他和蓝河的家。

蓝河已经在书房里开始了工作,听到门响知道是叶修起来了,于是提醒了一句:“饭在桌子上。”

十五分钟后叶修洗漱完毕并圆满解决了早餐,看到对着电脑神情专注的蓝河,不禁故技重施。

他低下头咬住了蓝河的嘴唇:“我出门工作了,等我回来。”

蓝河毫不留情地用手肘打了他的肚子,指了指旁边的位置:“出个鬼门,你的工作岗位在这里。”

叶修侧目,蓝河的身边多了几台高性能的电脑,和几张空白的账号卡。

还有一个留给他的座位。


全文完

评论(18)
热度(357)
© 悠然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