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 14

【全职同人】[韩张]你离开后明白的事(完结)

※继续旧文,继续搬运,继续耻。


※去年给AKA红的生日贺,部分关键词参考男友力三十题。

然后这里有个小红画的条漫,超级温馨><:http://weibo.com/2362405652/AaPN0gi1B?mod=weibotime


+

+

+


【1.留有余温的账号卡】

 

整个霸图战队,乃至整个荣耀联盟都知道,张新杰的作息永远那么规律:七点起床,八点训练,十二点午饭,十七点锻炼,十八点晚饭,二十三点睡觉,雷打不动。但大部分人不会知道,张新杰每天跟韩文清的相处方式也是那么的规律:起床之后互道早安,训练过后一起跑步,睡觉之前复盘聊天。

今天张新杰照常敲了隔壁的门,之后才想起来房间里没人。

他从衬衫的兜里掏出一张不属于他的账号卡,难得开始楞神。

被贴身携带着的账号卡是热的,他当然知道这只可能是他自己的体温。然而当他的手指抚摸到卡上的四个烫金字之后,却莫名地想起了昨天韩文清把账号卡递给自己、两人十指轻触时对方带来的温热。

大漠孤烟在交接前暂时交给了张新杰保管。

韩文清退役了。

 

 

 

【2.恰到好处的距离感】

 

张新杰喜欢韩文清,这事可以追溯到八九年前。

当时喜欢这两个字没有任何别的意思,不牵扯欲望,不牵扯占有,就是喜欢的喜,喜欢的欢——以一个荣耀玩家角度的喜欢。

那时正处第二赛季末期,拳皇大漠孤烟和斗神一叶之秋打得不可开交的年代,张新杰就是在那个时候刚刚接触了荣耀。

家人和朋友都惊讶得合不拢嘴,没想到他居然会玩起网络游戏。张新杰不以为然,他本身就没有多数人眼中想象得那么死板,学习之余他也一直有自己的爱好,只不过他从来不像其他同龄人一样表现得出那么张扬那么狂热而已。

还未满级的普通玩家张新杰看着电视里转播的职业联赛,自然而然地记住了那个有着像雄狮一样的标志的霸图战队,还有提到霸图不得不提到的拳法家选手韩文清。

韩文清的打法从来直冲猛撞,攻入敌阵也不会选择防守。

张新杰想,以他的性格,他大概一辈子也玩不出像韩文清这样直接的打法。

而人总是会被自己无法成为的那个截然不同的人所吸引。

 

 

 

【3.毫无吝啬的夸奖和鼓励】

 

霸图训练营里,这一期新进的十个少年聚集在训练室里,整个房间鸦雀无声。

他们搞砸了一场队内团体战练习,来视察的队长韩文清刚刚发过怒。

“这种水平,你们还是回去打网游吧!”韩文清毫不掩饰自己的怒火,“一个个争先恐后地想要迎战?我看你们是争先恐后地想出丑吧。这是团队战,懂得‘团队’这两个字怎么写吗?没有协作,没有配合,争着表现自己能赢才怪呢!!光是跑出去一对一的,就有三对,打什么呢?!”

“队长,是两对。”

韩文清不悦地瞪了那个一丝不苟地举起手说话的少年,自己已经有很久没有在发火的时候被人打断过了:“哦?两对三对,重要吗?对比赛结果有影响吗?——你是哪个?”

他还没有认清训练营里这些新人,指导的时候都是直呼屏幕里的角色名的。对于韩文清来说,他没有兴趣去记住这里每个人的名字,能让他记住的,只有有实力被选入战队的人而已。

同期生也都在笑,就算真是两对而不是三对又怎么样,跟队长顶嘴绝对被骂得吃不了兜着走。不过他们倒是并不介意,这时候有人做出头鸟转移注意力,很好。

那个少年并没有惶恐,诚实地回答:“张新杰。”

韩文清看了一眼屏幕上的角色信息,原本也是打算臭骂一顿的他却停了下来,紧绷的脸色缓和了不少:“二队的牧师?你的手法到是很不错,”韩文清回想了一下,“选位也不错。”

这下没有人再笑了。

 

 

 

【4.呼唤你名字的声音】

 

“张新杰,”韩文清看着手上的文件,一份签入霸图战队的合同,这一次这个名字才真正对他有了意义,“你治疗玩得很好,从网游开始玩的就是牧师?欢迎正式加入霸图,这是你的合约。”

 “谢谢队长,合约我已经看过了。”

“好,你还有什么觉得不妥的嘛?没有的话就签字吧。”

张新杰皱了皱眉头:“嗯……队徽不对称,看着怪难受的。”

“……忍着!”韩文清轻柔地打了一下张新杰的头,“签。”

 

 

 

【5.默契】

 

张新杰接手石不转之后,霸图的角色阵容没怎么变,但战术体系全然不同了。

他是个极具天赋的战术大师,严谨,细心,能捕捉赛场上一丝一毫的风吹草动,这个能力在训练营的时候就展现得淋漓极致,有些布置看得韩文清都忍不住叫好。

张新杰加入霸图之前,队长韩文清就是任队伍的指挥;而他加入之后却变成了双指挥的格局,像影舞之心一样可以灵活转移的核心,彻底杜绝了对手封杀指挥而扰乱全场的可能。

有时韩文清都会惊讶,张新杰好像会读心术,大漠孤烟只需一个视角的转变,石不转就能立刻通过换位带领团队找到最合适的阵法,一切都无需多言,顺利得无法形容。以前的石不转固然称职,但换了操作人的石不转简直就好像是为大漠孤烟而生的,天造地和。

“哎哟老韩,你们队这个新牧师是个人才。但是,你们双指挥的话,难免冲突,总要有乱的一天。”赛场上,叶修对着韩文清说。

韩文清语气坚定:“从来没出现过。”

从来没有出现过,一直到今天,都从来没有出现过。

 

 

 

 

【6.指尖】

 

最近训练的时候,张新杰发现自己有时候会盯着韩文清的双手出神。

那是一双比自己的手更加宽大而有力的手,职业选手的手速当然极快,韩文清在激烈的比赛中会将键盘敲得噼里啪啦作响。就是这一双手,就是这一个人,带着霸图一次次进入总决赛,从来没有退缩过。

张新杰看着认真盯着屏幕的韩文清,仿佛看到了曾经让少年时的自己着迷的大漠孤烟。


 

 

【7.背影】

 

张新杰加入霸图战队半年以后,该来的还是来了。

韩文清的身影开始频繁地出现在了张新杰的梦里,严重打扰了他规律的作息。

憧憬、敬佩、崇拜,和那一抹全新的、不再单纯的感情融在一起,答案越发越呼之欲出。张新杰翻开词典,再三确认了喜欢的定义:让人欣喜、愉悦的感情,亦或者是心中对某人有着好感。

如果忍不住总是关注就是喜欢的话,那张新杰的确是喜欢上韩文清了。

这次不是以一个荣耀玩家的身份,是以他自己的身份。

 

 

 

【8.你就是和别人不一样】

 

张新杰意识到了韩文清对于自己而言的特殊。

他是整个霸图唯一能有如此威严的人,他是他唯一的队长,他是他唯一喜欢的人。

但是工作和感情张新杰一直分得很清楚,这是可是在季后赛期间,每一个细节都可能决定一个战队的胜负,决定一年的努力换来的结果。他告诉自己,现在要的就是尽可能精细地研究战术,而不是拿一些儿女私情来烦扰主力选手韩文清的状态。

不过这时候的他没意识到,其实自己对于韩文清来说也同样特别,更不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成为唯一操作着石不转陪着韩文清和大漠孤烟摘得冠军的人。

 

 

 

【9. 比肩】

 

赢了。

真的赢了。

直到嘉世最后一个选手倒了下去,张新杰才真的敢确认这个事实。四年来霸图和嘉世的纷争中,这一次他们真的赢了。

他和韩文清,石不转和大漠孤烟。

站在人声鼎沸的比赛上里,张新杰清晰地记起了加入霸图的初衷。当时的韩文清也是在这里,用出色的操作和表现,一步一步,撼动着张新杰的心。

而现在的掌声属于他们,他有种说不出的感动,原本有的一些烦恼似乎都不再重要了。

 

 

 

【10. 贴在皮肤上的柔软的嘴唇】

 

赛后的庆功会上,整个霸图战队都有些失态。

这些职业选手为了保持反应的灵敏,从来都滴酒不沾,酒量也一个个差得不行,这一次偏偏又喝得十分放纵,结果就是,大脑也放纵了这么一次。

临近尾声的时候有不少人已经烂醉如泥,坐在地下胡言乱语。

张新杰也被灌了不少,却一直强撑着,最后一个没防备,靠在身边韩文清的肩膀上睡着了。

韩文清似乎是整个战队里唯一能喝酒的人,现在还清醒得很。张新杰睡得很熟,他倒下的角度使他整张脸都贴到了韩文清的勃颈上,柔软的双唇贴在他的皮肤上,吐息均匀,一动不动。

 

 

 

【11. 晚安】

 

韩文清觉得自己理智得简直可以写入史记,他居然规规矩矩地把张新杰抱回了房间,换了衣服塞进被子里,临走前还说了句晚安。

当然,他只是多动了一点点的歪脑筋,就一点,比如说把自己的唇覆在张新杰的唇上之类的,蜻蜓点水而已。

张新杰今夜也是十一点正式躺平。

 

 

 

【12. 未给出的答案】

 

韩文清曾经问过张新杰:“你治疗玩得很好,从网游开始玩的就是牧师?”

当时这只是随口的一句话,张新杰直接跳过了这个问题,回答了后一个,韩文清也没再问起。

其实不是,张新杰并不是从网游开始就玩的牧师。十几岁的少年,不管是谁都难免有英勇杀敌所向披靡的幻想,他也不例外。

但是当时被韩文清所吸引的他研究过无数次霸图的比赛视频,他知道大漠孤烟这种固执地攻击方式,需要一个手法精准的治疗,和一个反应迅速的团队,所以就有了后来拿着牧师账号加入训练营的张新杰。

张新杰的石不转,的确是为大漠孤烟而生的,韩文清直到退役都不知道。

 

 

 

【13.信】

 

韩文清队长:

 

队长这次走后我才惊觉,相处七年之久,原来早有一些事情,虽然没有写在时间表上,却已经成为了我的习惯。我和你一直被人用“默契十足”才形容,共事这么长时间,我们的确知根知底,对我如此熟悉的你也应该不难发现我抱有的感情。多年以来,碍于公务而一直压抑着自己的真实想法,直到今天发现隔壁没人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原来一直渴望让你知道:我喜欢你。

无意打扰队长退役后的生活,与你共同获得过的荣耀已足够追忆。此后能见面的机会难得,队长有意指点霸图新成员的话,请不要有任何顾虑,尽管回来。

张新杰

 

 

 

【14.我一直在这里】

 

早上七点,张新杰准时起床洗漱,不再需要等着隔壁的人醒来相互打招呼,他平均每天可以提前五分钟到达餐厅。他看了一下表,推开自己的房门准备出去。

门外站着他意料之外的人。

张新杰惊讶地说不出话,如果这是一场团队战,那么他极长的反应时间,已经足够输掉一场比赛了。

门外的人是韩文清。

韩文清手里拿着一封信,从信纸的款式和颜色,张新杰认出那就是前几天自己寄给他的那封。他挥了挥,直言道:“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张新杰有些尴尬,他原本以为韩文清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愿意来霸图了,这样的正面交锋,根本不在他的准备之中。

“‘无意打扰队长退役后的生活’、‘以后见面机会难得’?”韩文清从信中念了一句,“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这种水平,还是把战术大师的称号让出去吧!这么先入为主,懂得‘交流’这两个字怎么写吗?”

张新杰一呆,突然感觉这个语气跟曾经韩文清在训练营训话的时候如出一辙。但是下面的剧情却跟当年的相差甚远,韩文清向前一步,抬高张新杰的下巴吻了上去。

带着柔情,带着释怀,还有一些恨铁不成钢的恼怒,青涩而又激烈的吻。

这次韩文清没有再称赞张新杰,他冷哼了一声,说吻技真够差的,然后又意犹未尽地再次贴了上去。

 

 

 

【15.一如既往】

霸图俱乐部,训练依然是八点开始,五点结束。

一切照常,甚至连退役后消失了一个月韩文清队长都再次回来做战队教练了,选手们还没来得及想念他,就又一次受到了毫不留情的训斥。

新的队长张新杰倒是非常满意这个安排。

一如既往。


全文完


评论(14)
热度(227)
© 悠然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