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 1

【全职高手】[韩张]师出必胜番外——江流石不转(完结)

※很久之前放过的番外,出本重修版。


 


叶修疑似在微博上告白的消息,张新杰是从队友的口中听说的。

当时已经接近下班时间,战队选手们做完了日常的训练项目,接下来的半个小时由他们自主安排。

自由时段一到,张佳乐揉了揉自己因为久坐而有些酸痛的肩膀,切出了训练软件开始刷微博。

要是换做以前,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在霸图的事情。队长韩文清的暴脾气在电竞圈里家喻户晓,在训练室偷懒就等于在太岁头上动土。但现在张佳乐偏偏就这么做了,还做得光明正大,没有半点藏着掖着的意思。

这个举动没有逃过副队长张新杰的眼睛,但他并没有制止,继续着自己手上的训练。张佳乐作为一位老将,过度繁重的训练反而会起反效果——他都已经打了十年的职业联赛了,张新杰相信他清楚什么是最合适自己的训练强度。

秦牧云刚做完第一组训练,他身边的张佳乐自言自语道:“哎哟大新闻,叶修这是恋爱了吗?看上哪个妹子啦?”

他微微侧目看向张佳乐的屏幕,读完之后脸色古怪,极力压低声音委婉地问:“妹子?你听说过联盟有哪个玩剑客的妹子吗?”

“好像……”张佳乐在脑海中搜索,“没有。”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对视了一会,又看着微博上满屏的“@蓝雨黄少天”,张佳乐终于喊出了一句:“叶修黄少天?不是吧!”

他声音太大,秦牧云赶紧回头看了一眼专心致志地做着判断练习的张新杰,暗自庆幸今天队长有事早退了,不然自己一定会挨骂。他心虚地将视线转回自己的屏幕,然后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开始了下一轮的训练。

 

时钟上的指针终于走到了整点,训练正式结束。

“怎么回事?”张新杰这才退出了训练程序,冲两人问道。

“哦,叶修在微博上公然说他喜欢上了一个剑客!估计是黄少天吧?”张佳乐把鼠标交给张新杰,示意他自己翻看。

张新杰波澜不惊地看完了叶修的原微博和大量抄送黄少天的转发,却有了全然不同的猜想:喻文州和黄少天的事,他多少还是敏感地发现了。

他转动着鼠标滚轮,在众多选手的转发里,忽然注意到了一条与众不同的——作者蓝雨喻文州,内容抄送蓝溪阁蓝桥春雪。但他还没来得及搞清楚这个蓝桥春雪到底是谁,就被电话铃声打断了。

张新杰拿出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写着“叶修”。

“你好,张新杰。”

“是我,”叶修道,“霸图应该也已经训练完了吧?你有没有时间看一眼微博?”

“我已经看到了。”

“哟,意外啊,那你猜猜我说的到底是谁?”

张新杰看了一眼试图偷听电话内容的张佳乐,答:“我还不能确定,但恐怕不是黄少天——我更倾向于喻文州抄送的那个人,蓝桥春雪?”

叶修笑,跟张新杰聊天简直轻松无比:“果然没能瞒过你。” 

“所以你说那么容易令人误会的话,就是为了让喻文州出面?”张新杰理清了其中的逻辑,但随即又因为这个看起来多此一举的做法皱起了眉。

“对啊,文州在他心里的信誉估计比我好,要是我自己发他大概会觉得我在开玩笑。”

“……”张新杰无法反驳,“你打电话过来总不是为了通知我这个消息吧,有什么事?”

“当然不是,想让你帮我做件事——就当帮你们队长还我人情吧。”

张新杰借着张佳乐的电脑刷新了一下网页,看到了肖时钦转发了喻文州的微博,同样抄送给了蓝河。

“肖时钦也是被你游说成功的?”张新杰回,“还有,队长什么时候欠你人情了?”

韩文清和叶修在赛场上针锋相对了十一年,张新杰再清楚不过了。虽然他们是互不服输的对手,但韩文清和叶修在长久的竞争中难免产生了惺惺相惜的感觉,私交其实不错。不过韩文清欠过叶修人情?他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怎么没有,”叶修乐了,“看来老韩没有告诉你啊——他追你的时候,是我帮他出谋划策的!”

张新杰的脸突然黑得像韩文清一样,张佳乐见状顾不上照顾自己的好奇心,抓起外套逃离了训练室。

 

叶修对他自己在第四赛季时给韩文清提供的建议很有自信。

怎么循序渐进地表达心意才不会显得草率,怎么真诚朴实地告白才不会太过突然,一切都有着详细的安排。就算韩文清张新杰最后没能走在一起,他的计划起码能尽量保证两人不会朋友反目,影响到战队的状态。

谁知现实却偏离了原本设想的轨道——事后韩文清只告诉了他一句“成了”,具体的细节对方没说,叶修自然没问——他要是知道真正发生了什么,就绝对不会自讨苦吃跟张新杰提什么人情。

 

第四赛季,张新杰第一次出现在职业比赛的赛场上。

那时候韩文清和他的角色大漠孤烟已经在联盟驰骋了三年之久,而张新杰,则刚刚接替了霸图前牧师的位置,继承了石不转。

整个霸图俱乐部都知道,韩文清向来不会冲队友乱撒气,但是一旦有人犯错,他也绝对不会口下留情。在前三个赛季中,霸图上下从老板、战队选手到俱乐部工作人员无一例外地全都受到过这位队长的训斥,除了那年刚刚入队的张新杰。

张新杰至今都是全联盟失误率最低记录的保持者,他不是不犯错,而是擅长及时有效地补救错误,能尽量降低失误对团队的影响。既谨慎又谦和,既周到又有实力——韩文清没能找到责骂的理由。

实战中韩文清渐渐发现这位个人风格与战队风格截然不同的牧师,对战队实力的提升远远超过他的预期。

大漠孤烟一心向前,保持着一贯蛮横的打法,而身后的石不转总能稳住他的血线,并在最合适的时机予以辅助;韩文清变得更加勇往直前,因为现在他的身旁,有了能够随时接过指挥权的张新杰。

渐渐地,韩文清发现自己对张新杰的感情不再那么简单。

果敢如韩文清,居然在意识到这点的时候也有点怵了。他是赛场上的猛将,原本这几年的目标只有带领团队变得更强而已,感情根本不是他思考范围内的东西,而它就这么悄然地不期而至。

他发现自己在给全队讲战术的时候,会不经意地望向张新杰的方向;他发现自己在发脾气的时候,总能因为张新杰的一声劝阻就全然止住;他发现他对冠军的渴望比以前还要强烈,他想要带领霸图夺冠,跟张新杰一起。

 

韩文清不想让这件事影响到张新杰的比赛发挥,他想,等决赛打完了再慢慢来吧——最终他的确等到了决赛结束后,只是没能做到慢慢来。

第四赛季,霸图战队成功摘得了总冠军的桂冠。“荣耀”二字浮现之后,队友们冲出比赛席彼此击掌庆祝,然后在一片掌声声中一个接着一个地冲到了台上。

张新杰没有急于去感受震耳欲聋的欢呼声,韩文清推门进去找他的时候,他站在屏幕前紧盯着那两个代表着胜利的字,仿佛要把这个画面永远地烙印到脑海中。

看到韩文清走到了身边,他转头,表情自然而放松:“队长,恭喜夺冠。”

然后韩文清就把这几个月来叶修的嘱咐和建议全部抛到了脑后——张新杰站在离他一步之遥的地方,身高的差距导致他说话的时候必须微微仰起头,韩文清觉得那个唇齿张合的角度带着蛊惑,于是自然而然地吻了下去。

这个吻不过是蜻蜓点水般温柔的触碰,韩文清的右手按在张新杰的脑后,彻底压缩了两人之间的直线距离。韩文清下意识闭上的双眼没能捕捉到张新杰惊讶的表情,黑暗中他微微蹙起了眉,疑惑对方竟然没有任何将自己推开的意思。

一墙之隔的会场中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呐喊,霸图战队的支持者正在呼唤着新任冠军队队长和副队长的名字,声音穿透了虚掩着的门,再好的隔音设施也没能阻挡。

他们让观众和主持等太久了,再不出去,恐怕工作人员就要找进来了。放松了手上的力度后韩文清开始懊恼自己的冲动,现在他理应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但是想说的太多,时间却不允许。

在亲吻中张新杰被韩文清碰歪了眼镜,他现在正在把它推回原位。镜片后的那双眼睛依然静若止水,韩文清张开嘴然后又缓缓地闭上,尴尬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张新杰平静地从桌上拿起了自己的账号卡,然后重新走回韩文清的身边,仰头对上韩文清的眼睛:“队长,我喜欢你——我也喜欢你。”

韩文清愣在原地,张新杰拉开了门:“走吧。”

 

“喂,叶修?”

“嗯?老韩啊,什么事。”

“下午我不在,你今天找新杰帮忙了?告白还不自己直接说,这样太过迂回了吧。”韩文清随口损了叶修一句,结果却看到张新杰投来的复杂眼神。

那个眼神分明是回忆起了一些往事,正在无声地抗议着。

“呵,”叶修直接绕过了这个问题,不怀好意地答,“现在都快十一点了,张新杰该睡了吧,你还跟他在一起啊?啧啧。”


全文完

评论(1)
热度(245)
© 悠然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