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 35

【全职同人】[安宋安/韩张]思维定式(完结)

※以上两个CP都有不少描写,请注意避雷。安宋安主,但是韩张穿插了大半剧情。

※拳法家和牧师不得不说的故事。

※太太,不来一份偶像组,或者说是小韩张的安利吗?



安文逸找到宋奇英的时候,他正端着一杯橙汁在宴会厅的角落里发呆,大半个身子藏在陶瓷花瓶的后面,脸被塑料牡丹花挡着几乎看不见。宋奇英察觉到有人靠近自己时下意识地绷紧了腰板,抬头看到是安文逸之后又松了劲儿,重新向后一倒靠在了墙上。

“你怎么躲到这儿来了?”安文逸站到他身旁,两个人肩贴着肩却谁也没看谁。

这天是韩文清的送别会,但说是送别会更像一个普通的圈内聚餐,地点定在就在俱乐部旁边的酒店里。这个赛季的在霸图主场,各个战队都有选手来青岛观赛,大家又相互熟络,就也一起被邀请来了。

退役的主题霸图俱乐部没有刻意强调,其他人也就不提,一群人说说闹闹笑声快要把房顶掀翻了,少个人也不会被发现——但到底宋奇英是霸图本队的选手,还是大漠孤烟的继承人,这时候离场不太合适。

宋奇英哑着嗓子回答:“你不是也来了吗?”说完自己愣了一下,“这样的话好像我们以前也说过,不过当时是我先问的你。”

安文逸侧头看了看他,在联盟呆了两年的宋奇英已经褪尽了最初的稚嫩,但今天怎么一共才说了两句话,就把该掩饰的不该掩饰的情绪统统暴露给了自己:前一句是逃避问题,直接改用反向的质疑代替回答;后一句则是答非所问,生硬地转移话题。

他在心里笑了起来,没有点破,“好像是有,快两年前的事了吧。”

宋奇英倒是记得清楚,“一年半,那时是第十赛季的一月。”

 

第十赛季中期,两人的确有过一次颇为尴尬的私下交流。

安文逸还在霸气雄图的时候结识了几个朋友。

他们的话题自然而然地集中在职业联赛上。这几人中不乏元老级粉丝,跟公会管理层混得很开,追着比赛笑过、骂过、砸烂过酒瓶子,相比之下安文逸简直客观得不像是任何战队的支持者。

但相处的日子久了还是有人敏感地发现了一些不一样的地方,问他:“你粉张新杰吧?每次提起他,你都变得话特别多。”

他承认得干脆,张新杰的战术风格是他最欣赏的,没什么好隐瞒的。朋友回复得更干脆,直接发了一个入群的邀请过来,安文逸想都没想就点了同意,点完了才想起在语音里问那是什么群。

屏幕另一边的朋友绷着一张革命战士看到希望曙光的脸,答:“张粉群,公会官方的那个,我是群主。组织对你表示欢迎,小手同志。”

安文逸哭笑不得点开了不停闪烁的图标,看到成员列表清一色用着“我新匪石”的前缀,总觉得此粉非彼粉,好像有哪里不同。后来他仅有的几次发言也证实了这个猜想——安文逸每每想要在群里探讨最新一场比赛的操作细节时,不出三句话就能被带跑到新闻发布会上的张新杰是如何冷静沉稳帅。

荣耀的粉丝基数那么大,还是停留在看热闹的阶段的人多。安文逸知道这个强求不得,选择尊重别人的喜好,他自己闭群刷论坛就好了。

朋友压根没有注意到他嫌吵屏蔽了群的事实,反正在什么群里他都发言不算多,看他发过的几个分析贴子反响颇好,还借机扔给他了个群管理。

但安文逸根本没发现自己还被“升了职”,直到他都已经跟着别的战队进入了职业联盟之后,朋友才第一次要求他履行群管理的责任。

“小手同志,组织有个任务给你。”朋友大半夜敲开了他。

“什么事?”安文逸一直跟他保持着联系,也不过分客气。

朋友发了个痛不欲生的表情,“我在群里组织活动,结果忘了现在早跟开荒时期不同了,一共大大小小六个群,每个都有四位数的人数,统计不过来了。”

安文逸打了一排省略号,朋友截了张图控诉他,“你好歹也是个一群的群管理,好意思不帮我分担压力吗?”

“群管理?”安文逸一头雾水地点开群列表,时间久了他连群名都不记得了,还花了点时间搜索,“你什么时候给我的权限?”

“我靠,好几年的事了。”朋友大呼无情,“少废话,大群在线的那帮人帮我一个一个小窗,把这段话复制过去。爱回不回,回了说要参加的把名字记下来。”

“你让一个兴欣的选手去给霸图粉丝发私信,恐怕不是帮你减压,是增压。”

“你群名片写的是小手,重名那么多,你不说谁知道你是安文逸,”朋友鄙视,“我不管你角色账号头顶写的是霸气雄图还是兴欣,总之你脸上写着张新杰粉。去吧,组织的好同志。”

安文逸有种被逼上梁山的错觉,不过反正他晚上没有训练,不过是一个特别简单的任务,点开列表上的名字,粘贴、发送、然后再点开下一个,能帮就帮了吧。

只是过程无聊了一些,宿舍里没别人,他独自抱着手提电脑躺在床板上,一遍遍重复着一样的动作。这本来就是个有些单调的夜晚,连吵了一夏天的蝉都只剩三两声落幕的鸣叫,取而代之的是风扇转动键盘敲击,还有秒针按部就班地跳动着的声音,规律得快要使人发疯。

突然一个小小的变化发生,但是在这个机械得过了分的晚上,显得特别突出。

安文逸点开了那个人的对话框,临时会话的页面跳转了一下,转到了好友页面,但他没来得及反应,手中复制好的文字已经发了过去。

等对方的名字旁边都已经出现了“正在输入”的提示,他才得以确认自己没有看错:那是他自己亲手添加的备注,每个跟他加了好友的职业选手都有,格式是统一的——霸图宋奇英。

宋奇英输入了好一阵,最后发来的文字却又短又苍白:“安文逸?你怎么在这个群里?”

安文逸想了半天回了一句更容易冷场的,“你不是也在这个群里?”

 

宋奇英听着安文逸把这些事情回忆了一遍,觉得他是个比自己好太多的讲述者,前因后果清楚明确,连转移话题的能力都胜了自己百倍——他都快忘了自己躲在这里的目的了。

“我一直公开欣赏张副队,但是被他同队的队友在那种群里找到,还是有点心虚。”安文逸重申了一下,“不过当时对你印象还挺好的。”

“你后来对我印象不好过?什么时候?”宋奇英却抓到了重点。

说印象不好其实不至于,但是安文逸仍然觉得他在明知故问,“在后来我们熟悉了,你跟我聊天的时候天天以‘副队叫我早点睡我先下了’为结束语的时候。”

宋奇英这次是真的笑了,摸了摸鼻子,“我故意的。”

“我知道。”

“但我没乱说,副队真的嘱咐了。他的性子你是知道的。”

安文逸点点头,“我知道,所以我当时也没少刺激你,从别的方面。”

 

安文逸朋友组织的活动其实很简单,就是发动起大批跟战队选手同职业的玩家,聚在一起截图。

当时全明星周末刚刚落幕,主场的宣传视频成功地唤起了霸图支持者的热情。那几天连跟人别的战队掐架都只甩下两个问题,答都不屑于回答:“谁是唯一从第一赛季开始一直站在职业赛场上的人?哪对组合是唯一从第一赛季开始并肩战斗至今的?”言下之意就是嘲讽这都是我们霸图的,你们有吗?

借题发挥非要跟其他战队一比高下的确是冲动了些,但是从中得以看出职业联赛对网游的影响,一时间拳法家和牧师是黄金组合的说法再次流行了起来,来参加活动的霸图粉更是深信不疑。

宋奇英本来婉拒了活动的邀请,但是活动当天赶了巧,拿小号登陆游戏的时候,正好在自己上线点旁边遇到截图的队伍。

那支浩浩荡荡的队伍占据了风景最好的地方,宋奇英看了一下,这群玩家头上顶不是霸气雄图就是其他分工会的名字,职业更是单一:拳法家,牧师——被全明星这么一煽情,不少大号是其他职业的粉丝,也都不约而同地开了这两个职业的小号来参加。

宋奇英也不知道自己一向条理清晰的思维怎么短了路,他神差鬼使地给安文逸发过去一条消息:“你有不在兴欣公会的牧师小号吗?”

安文逸回了一个有,然后又回了三个问号。

“有时间的话,来陪我参加活动吧。”他把坐标发了过去。

安文逸这才想起还有活动回事,只不过自己脱离霸图粉丝的团体太久,立场有些尴尬,“怎么想起来问我?”

“你是副队的粉丝,”宋奇英解释,“而且你是个牧师。”

安文逸没明白,“牧师怎么了?”

宋奇英一本正经地回答,“我是个拳法家——组织活动的人在说:‘术士身边一定要有个剑客;狂剑PK一定要带个弹药;拳法家如果找不到牧师,连竞技场的门都不想进了’。不过我想,他应该是受前几天全明星的影响。”

他连参考源都列得明明白白,像在写一篇论文,虽然写到最后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靠,还自我质疑了一下。

安文逸不知道这篇话漏洞百出的论文到底哪里说服了自己,不过几分钟之后他真的拿出了没有加入公会的小号,按照坐标找到了地方,杵在人堆里等着被安排位置。

他老远听见了朋友指挥的声音,“牧师都过来牧师都过来!”

安文逸一边操作着角色一边给宋奇英密聊了过去,“截图还分职业?”

“嗯,”宋奇英答,“他们要排成与职业相应选手的名字,拳法家们刚刚已经排过了‘韩文清’这三个字。”

他给安文逸发了一张截图过去,视角在高处,底下的拳法家玩家们真的组成了三个汉字,就是比例有些失调,还歪歪扭扭的。

“那牧师们要排成‘张新杰’?”安文逸回复。

“对。”

安文逸觉得这个活动有点傻,不过很快又找到了新的乐趣,“那我去了。你职业既然是拳法,就稍等一下吧。”

“……嗯。”宋奇英望着那行字出神,总觉得自己被蓄意打击报复了。

 

“你果然也是故意的。”宋奇英把后脑贴在墙上,大理石的墙面有些凉,但是依旧抵消不了左肩紧贴着安文逸传来的热度。

“礼尚往来而已。”安文逸话锋一转,看向了霸图战队那桌,“你不赶紧回去吗?”

宋奇英有些抗拒,“再等会吧。”

安文逸没有再催促,顺着话题说了一下,“韩队决定退役之后要做什么了吗?”

“我不知道,但我看他空闲的时候练了个小号,还是拳法家。但是因为比赛忙,没练满级也没急着加入霸气雄图。”宋奇英摇摇头。

安文逸以为他说完了,宋奇英顿了顿,又接了下去,“所以走在路上总有人邀请他加入公会,提供各种福利的都有,说得天花乱坠。那天我坐在旁边看了一会——新版本不是群伤型的副本多,掉血快吗?——甚至有个人跟他说:‘来我们公会吧,我们公会治疗水平高。’”

他指了指宴会厅的中央,“第一牧师。”

两个人相视一笑,目光第一次对在了一起。

“这或许是个不错的理由,但是却是对着一直站在联盟第一牧师身边的人说的。韩队当时真的哼出了一声笑。”

 

这时大厅突然安静了下来,安文逸和宋奇英不约而同地看了过去,知道这是重头戏来了。

逃避不是霸图人的风格,宋奇英把已经空了的玻璃杯递给安文逸,轻轻地说了一声谢谢,“等我一会吧,韩队已经跟俱乐部要求了一切从简,应该很快。”

韩文清挺正式地站了起来,等宋奇英走过去站到他边上,锋利的眸子扫过霸图战队的所有人,“干得不错,下个赛季也一样。”他跟队里的选手逐个拥抱,宋奇英本来觉得韩文清会从张新杰那边开始,结果他选了另个方向,先抱了自己一下,然后又转向下一个人。

等韩文清围着圆桌转了一圈才在张新杰那里停了下来,双臂张开地角度有些不一样,在他的背上轻拍了两下。

两个人的脸颊无意间摩擦在了一起,或许是感到这个拥抱的时间已经明显比其他人的久,张新杰主动后撤了一些。但韩文清在他刚移动了一小步时就把手伸到他颈后,用了点力按了回来,手一直不没肯松。

张新杰以为他会说些什么,结果什么都没有。但是也什么都不需要说了。

宋奇英愣了一下,旁边桌的叶修嘟囔了一句“一看就是去年全明星没抱够”,他才想起这个场景的确在第十赛季的全明星周末上见过,然后难免又想起了那个活动之后,仅凭一个拥抱就带起了那场数月之久的组合热潮。

他带头开始鼓掌,霸图的其他选手紧跟其后,直到最后整个大厅都被心照不宣的掌声埋没了。

 

聚会散了之后,宋奇英坚持要送安文逸回宾馆。

安文逸也觉得宋奇英的确需要吹吹海风静静心,虽然夏天的风其实是滚烫的。他们跟各自战队里的人打了个时间差,等到队友都走得差不多了,只剩他们两个人的时候才上路。

他走在前面带路,宋奇英跟在后面。

宋奇英一直被媒体称为小张新杰,但安文逸却不这么觉得。越是相处久了就会发现他比张新杰更为感性的一面,在公共频道说我要赢,因为比赛失利而掉眼泪,或者像现在这样,因为前辈的退役而不说话。

“难怪他们那么默契,”安文逸找了个话题,“你早就知道了?”

宋奇英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早就知道了。”

“挺好的。”

“是,表面上几乎看不出来,但是感情特别稳定,”宋奇英突然加快了步子,绕到他前面挡住了去路,“安文逸,所以我说过,我还是觉得,拳法家身边,应该有一个牧师。”

安文逸停下脚步,整个身子转向宋奇英,“别在冲动的时候做决定,等你哪天冷静下来了,再考虑要不要说这些话。”

宋奇英微微仰头为自己争辩,“我这不是冲动。”

“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拳法和牧师并不是唯一可行的组合,你自己也说过,这只是个思维定式,无理无据的思维定式。”

“我只是陈述我的想法,”宋奇英不甘示弱,“我是个霸图的拳法,看惯了拳法和牧师的组合。所以这不是什么客观真理,只是我的主观判断——拳法身边就是得该有个牧师。”

“这是个思维定式,”安文逸重复,“不过算了,是就是吧。”

 

全文完




伪番外

宋奇英:“这是答应了?……现在说话的是理智的那个你吗?”

安文逸:“我现在有一点五个张新杰那么理智。”

 




写在最后:其实我原本站的新生代CP虽然冷,可没这么冷!结果某个人把我卖到了安宋安里面,她还跑路了,留我一人独守着红尘……

评论(35)
热度(153)
© 悠然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