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 83

【残次品】[陆林]误解

一个傻fufu的沙雕故事,真实沙雕,不要带脑子看。

p.s.大家都活着。

出生在未来的笔芯大甜心生日快乐!




 一

近日,白银要塞里流传着一则惊天八卦。

林上将,对,就是年前入主白银要塞那个,恋爱了。

还不好意思向暗恋对象说。

——假的。


林静恒心硬得像工程部新研发的复合材料,根本装不下那么多风花雪月。 这则八卦之所以能闹得鸡飞狗跳、人尽皆知,还要赖要塞里那些热爱捕风捉影的人精少爷兵,和唯恐天下不乱的白银十卫。

时间倒回一周前,托马斯杨神神秘秘地找到李弗兰,用自以为压低了声音,实则整个食堂多能听见的音量说:“哎,最近将军是不是心情不好?我递上去的方案已经被否了三次。老李,你能不能发挥一下你们特勤的专长,帮我查查将军为什么生气?不然再这样下去,整个白银要塞都要陷入水深火热之中了。”

李弗兰不屑一顾:“没有迹象表明将军心情不好,我看是你的方案本来就不行。”

托马斯杨斜眼看着他,“怎么可能,我的方案是联盟顶尖水平。到是你们白银一整日无所事事,不会是技术退化了,连这个都查不出来吧?”

李弗兰刚想拒绝,没想到托马斯杨一句话引起了在场众人的共鸣,几个白银十卫的兵率先围上来,愁眉苦脸地倒苦水。嫡系部队尚且如此,本来就跟将军不亲的亲卫团、后勤部门更是苦不堪言,大有李弗兰不肯出手,日子就没法过的意思。

群情激愤,眼看就要上升到白银一的职业素养问题,重压之下,李弗兰只好临危受命,带着特勤兵有事没事往林静恒身边凑。

就在林将军快怀疑白银一集体得神经病的前夕,还真寻到了一些蛛丝马迹。


李弗兰——由于打心底不信托马斯杨的说辞——很严谨、很保守地说:“要说将军有哪儿不对劲,我只查到一件。他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惆怅地对着湛卢递过来的营养餐沉默了三分钟,一口没吃,还叹了一口气说‘你怎么就不明白’。”

托马斯杨觉得自己的猜测得到了验证,到处跟人说:“我就说不是我的方案不行,将军都心情差得吃不下饭了。这个惹他生气的神秘人士到底是谁?”

柳元中啧啧称奇:“听说了吗?将军被神秘人士气得吃不下饭,居然还没削死他。”

拜耳在训练中偶尔听说了,诧异道:“将军因为神秘人士寝食难安??”

正轮休的图兰喝醉了:“昨天可是情人节啊!你们确定将军是被气得寝食难安吗,这个神秘人士不会是他的暗恋对象吧?”

陪她出来的白银九预备军不知道图兰卫队长满嘴跑导弹,煞有介事地告诉了在另一个军区服役的朋友:“惊天八卦,林将军恋爱了。”


于是,这条消息顺着电磁波,围着第一星系绕了一大圈,又辗转数百个跃迁点,一路折射增幅到了第八星系,再从第八星系曲折跌宕地折回来,经过了数颗坑坑洼洼的大脑掐头去尾、添油加醋,等传到伍尔夫元帅耳中的时候,赫然变成了一个浪漫青涩的爱情故事。

伍尔夫坐在军委办公室里,一双保养再好也挡不住岁月风霜的大手缓缓拍打着座椅扶手,怎么也不能把这个故事里踌躇不前的主角与记忆里桀骜不驯的军校生联系在一起。

但转念一想,静恒毕竟不是在他身边长大的——就连在他身边长大的林蔚,对劳拉的心思也不藏藏掖掖许多年,才终于开云见天吗?

这可能他们林家人的特质。

伍尔夫苍老的双眼望向窗外,却没有在任何一处聚焦,而是透过几百年没变的白墙绿树,堪自看向了过去。一厢情愿的感怀春秋之后,居然就这样接受了这个设定。

想想林静恒那个拒人千里的臭脾气,平时哪儿有别人敢过问他的私事?老元帅叹了口气,也只能由自己亲自出马了。


林静恒正跟泊松杨挂着远程会议。湛卢——最近不知道吃错了什么更新包——生活系统一片混乱,热衷于往营养膏里加料,仿佛致力于把原本就“食之无味”的营养膏,变成“难以下咽”。

作为联盟顶尖的人工智能,一般的故障,湛卢仅靠自我修复功能就足以应付了。可这次,这突如其来的诡异口味像是写入了程序一般,湛卢浑然不觉、拒绝修复,林静恒每每提起让他修复,都鸡同鸭讲。

会议刚开始几分钟,林静恒忽然接到另一则的通讯 。白银要塞作为第一军事要塞,军委的通讯优先级是最高的,林静恒只好暂停会议,接进了伍尔夫的通讯。

伍尔夫照例询问了白银要塞的状况,然后话锋一转,僵硬地转到了林静恒身上。老元帅一生戎马,一向不爱多管闲事,因此偶尔刺探起别人的感情生活就格外违和,活像哪根筋搭错了。

林静恒眉毛一挑,他优先处理的向来只有军委紧急通知,没有家常闲话。只不过念在老元帅的面子上,没有直接挂断电话,而是右耳切回了白银三的会议频道,左耳扔挂着伍尔夫的通讯——但关小了声音,并闭了麦。

自以为的。


右耳里的泊松杨说:“将军,您是什么时候发现湛卢的生活系统出现故障的?”

左耳里的伍尔夫说:“静恒,你突然这么心急,是不是遇上了什么人?什么时候的事情?”

林静恒:“上周。”


泊松杨:“第一次故障出现在哪儿?”

伍尔夫:“在哪儿遇见的?”

林静恒:“刚从第八星系回来,沃托的会议上。”


泊松杨:“这么早,怎么都没听您说起?”

伍尔夫:“他是哪方的人,你跟他说上话了吗?”

林静恒:“没来得及。”


泊松杨:“初步推测,可能是星系之间系统不兼容导致的。将军,最近白银三有资格接触到湛卢的工程师几乎都不在,而且我们的专长是军工,生活系统一直不归我们管,是否要请个专家过来?”

伍尔夫:“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我可以为你行方便。”

林静恒:“从工程部要个人过来。”


泊松杨:“好的,什么时间为您安排比较合适?”

伍尔夫:“把他调到你那儿去?也好,什么时候?”

林静恒:“越快越好。”


单方面结束了对话的伍尔夫召来自己的秘书:“把那天会议上工程团的名单给我看看。”

——而这一切误会的起因托马斯杨因故缺席,错过了又一个“谣言止于智者”的机会。


好巧不巧,工程部新提拔上来的小青年陆必行,也有着自己的烦恼。

陆必行今年33岁,还很年轻,有无数的灵感与设计还没来得及验证,只想一心扑在事业上,却已经成为了中老年说亲团的骚扰对象。

远的不说,就他爸手下的那群老将军,就热心得让人头疼。


这天久驻外星系的纳古斯回沃托复命,正好碰上外出开会的工程团。陆必行刚好做完手上的工作,于情于理,都该陪看着他长大的叔叔聊会天。

纳古斯听他讲完这些年沃托的变化,拍着陆必行的肩膀,“必行啊,一转眼你就这么大了,有喜欢的小姑娘没有啊?”

陆必行一听这个熟悉的开场白,赶紧笑眯眯地抛出了万能答案,“没有。我爸从小就说我是个机性恋,改不了的,就不劳您操心了。”

纳古斯跟不上年轻人的思路,悄悄问秘书,“啥是机性恋?”

秘书正神游,突然没头没尾地听了这么一句,“啊?基、基性恋?就是喜欢同性。”


纳古斯回过头,大手一拍,“都什么年代了,这算什么问题?基性恋也要找个伴儿啊。”

陆必行被老布的前卫思想震惊了,一头雾水地想:这是要给他找台机甲吗?但在纳古斯期待的目光下,他只好勉为其难地说,“那好吧。”

毕竟要是真能给他找来一台极品机甲,他至少可以兴致勃勃地……把它拆了,研究一下内部构造。

 

纳古斯打开个人终端,进入中老团最喜爱伊甸园某著名相亲系统,里面收录着第一星系所有优质未婚青年的资料——无论本人愿不愿意。

纳古斯在目标性别那一栏,勾选了“男”,然后十分热心地问,“你喜欢什么类型的?”


“还能选类型?”陆必行有些意外,绞尽脑汁地思考了一会,“唔,我喜欢军方出品的。”

联盟的尖端科技十有八九都出自军工业。

纳古斯记下:军人。


“第一星系的。”

最好的军工厂都在第一星系,天使城的是精品中的精品。

纳古斯记下:本地人。


“服役年数不要超过40年,最好是220年以后的。”

毕竟年代再远的技术肯定过时了。

纳古斯记下:50岁以下。


“要是有些名气就更好了。”

哪个工程师不想拆知名机甲呢。

纳古斯记下:有一定名望。


“火力足,攻击力强。”

毕竟这是军用机甲的最高追求。

纳古斯颇为意外地看了他一眼,还是记下:性格强势脾气火爆。


搜索界面跳转了一秒,唯一一个符合标准的结果蹦了出来,纳古斯对着那个人的头像打了个冷颤,脸上的笑容像是被冻住了,很想打个哈哈过去,权当这段对话没发生过。

陆必行对他那个神秘的“机甲搜索系统”很好奇,凑上前去看,“纳古斯叔叔,怎么了?”

纳古斯僵硬地冲他一笑,把个人终端往后藏了藏,“等我安排好了,自然会告诉你。”


元帅伍尔夫暗中插手,把陆必行塞进了调度至白银要塞的名单。在人事调动发下来之前,纳古斯已经借着公事把他带进了白银要塞,与驾驶着湛卢返航的林静恒“不期而遇”。

陆必行左看看右看看,一脸的兴奋掩不住,“纳古斯叔叔,你不是带我来‘相亲’的吗?在哪儿呢?”

工程部接触的大多是民用技术,很难接触到顶尖的军工技术,收发站随便拿一台军用机甲让他折腾,就够他兴奋半天的。


纳古斯那天回去之后,都已经下决心要装傻了,没想到陆必行一反常态,主动催促询问,搞得他实在不好意思言而无信。他有些紧张地搓了搓手,向机甲收发站一指:“就是那边那个了。”

陆必行顺着他的手指看去,一眼看到了高挑腿长军官——身后的湛卢,顿时目瞪口呆,“那个?”

纳古斯挤出一个尴尬的微笑,“你的要求比较.......呃,特别。没什么选择空间。还顺眼吗?”


陆必行一脸不可置信地转过脸:“顺眼?”

纳古斯点点头,满怀期待地等着陆必行的反应,觉得但凡是个正常人,都会对林静恒知难而退。只要陆必行说个“不”字,他就能顺水推舟,忘掉这件事。

只听陆必行接着说:“何止顺眼,这简直是我的梦中情人。”

——那可是十大名剑之首的湛卢啊!


纳古斯:“……”

他的官场生涯到此结束了,林静恒知道这小子为什么而来,非得搞死他不可。

于是愁容满面地背过身。


陆必行向湛卢走去。

外部人员进入白银要塞,需要按规定佩戴胸牌,林静恒一眼认出了工程团的标志,见他盯着湛卢看,理所当然地把他当成了白银三招来的专家,“来看湛卢?”

陆必行点头。

林静恒一抬头,对湛卢说,“验证身份。”

——就在这时,伍尔夫的人事调动令及时起效,陆必行顺利通过验证。

湛卢:“身份没问题,这位是工程团的陆先生,您好。对了先生,今天中午吃什么?您真的不喜欢猫草味的营养膏吗?”

林静恒不想任它丢人现眼,一伸手,湛卢自动从机甲上脱落,化成一只机械手,头也不回地说,“来我办公室。”


围观了全程的图兰在他们背后指指点点:“这就是工程团请的专家吗,太年轻了吧?”

知情的白银三技术兵们摇摇头:“专家不是后天才能到吗?”

图兰:“那这人是谁?将军平时谁都不搭理,为什么要带他回办公室?”

几个人面面相觑一会,突然集体瞪大了眼睛,“难道这位就是……神、神秘人士?”


那天陆必行——赶在真正的专家赶到之前——用了几个小时轻松修复了湛卢。

他想,他可能是因此获得了林将军的时候,所以才在当天接到了调令,正式开始在白银要塞的工作。


后来纳古斯曾旁敲侧击地问陆必行,“白银要塞的工作怎么样?”

陆必行如实回答:“很幸福。”

经常能见到湛卢,同事也对他很友好,甚至不是认识的人,远远看见了他会跟旁边交头接耳地说“他就是神……”,然后碰上他的目光,赶紧闭嘴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陆必行没听见被吞下去的“秘人士”三个字,只觉得白银要塞的人夸起人来也太浮夸了,自己有几斤几两他还是清楚的,也不至于到“神”的地步吧。


纳古斯不死心,又追问,“你和那小子处得怎么样?”

陆必行觉得纳古斯叔叔挺幽默,一个“相亲”的玩笑开了这么久,于是欣赏着湛卢的设计图,回答道:“正在热恋。”

纳古斯一声不吭地挂断了电话。


陆必行“喂”了半天,不明白通讯为什么断了。

不过他很快就把这件事忘了,因为需要他操心的事情还有许多,比如永远都做不完的工作,还有……总觉得最近林将军看他的眼神有点不对。


当天晚上,纳古斯回驻地的前夕,陆信与几个相熟的将军给他践行,连林蔚也出席了。

一群人回忆旧事,酒多喝了几杯,陆信将军出了名的酒品不行,喝醉了就开始纠缠林蔚。

——这两个人交情还算不错,但可能因为政见不同,总有些互相揶揄的意思。陆信将军一喝醉,从“你的设想行不通”到“我的椅子比你的高五毫米”,什么都要争。


陆信正在骂人:“那孙子真不是东西。”

可能是因为提到了“孙子”,他忽然看了林蔚一眼,没头没尾地冒出一句:“我未来的孙子肯定比你孙子可爱!”

林蔚:“……”


纳古斯因为心里藏着事,也没少喝,听了这一句,愁眉苦脸地端起酒杯敬酒:“将军,你们别争了。”

他分别与陆信和林蔚碰了碰杯,叹了一口气,“因为你们俩的孙子,搞不好会是同一个人了。”




完了。

真的没有后续了,想看后续可以自己续写,at我并附上本文链接就行w(不接受BE和极端梗)

评论(83)
热度(789)
© 悠然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