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 21

【残次品】[陆林]禁果(十一)

目录:         


白银要塞,又一个忙碌的清晨。

陆必行坐在小机甲的驾驶舱里,观视窗外的白银六军容整肃,东区的机甲起落架全部打开,三十架超时空重甲一字排开,卫兵井然有序地从重甲的数个入口排队登舰,地勤人员小跑着作者最后的检查。远处,另有一架为参加演习的学员们服务的重甲。

重甲部队排在第一起飞顺位,另一侧,乌兰军校的学员们各操控一台小机甲,排在第二顺位。备飞状态禁止私建通讯频道,学员们无法相互交流,不少人因为紧张或者无聊,打开了机甲里的军事新闻。

此时,机舱里的军事新闻正应景地讲着白银十卫的旧事:

“收复第八星系之后,陆信将军将他招揽至麾下的白银十卫重新分组,除了特勤、军工、先锋和暗杀这几支职能特殊的部队以外,剩下六支主力军分成两半,一半仍跟随陆信将军,另一半交给了联盟……”


陆必行在浑厚的广播腔中打了个哈气,这个故事他从小听到大,没多久之前,还为另一个主角重温了一遍,能一字不差地背出来:

林静恒晋升少将的那年,正赶上白银要塞人事变动,几番周折,“另一半”的白银十卫就落到了他手里。

和平年代,军委最大的职责便是驱逐星际海盗,陆信与林静恒兵分两路,仅有的两位前线将军,唯一的交集是在白银要塞里相互点头致意,从未有过并肩作战的机会。

常有好事的人期盼白银十卫有朝一日能再次聚齐——但陆必行见过的几位卫队长都表示“别扯淡,更别扯上我”——因为陆信治军有自己的一套准则,而林静恒是个闻名沃托的独裁者,两位将军各有各的固执,万一出现不调和的矛盾,倒大霉的肯定是他们这些当下属的。


新闻里的念白还在继续,陆必行感到眼皮逐渐变沉,前夜的辗转反侧成了最后一根稻草,长时间作息颠倒的副作用如山倾地覆,一股脑压在身上,沉重的倦意让他不得不开放伊甸园以平衡激素水平,然而作用微乎其微。

演习的早上打瞌睡可不是什么好征兆。他迟疑了一会,从电子药物库中翻出了抗疲劳的药。

还没来得及向伊甸园下指令,林静恒走进了小机甲的精神网范围,从军服的口袋里取出一双白色的手套,边戴边向小机甲群的方向看了一眼,隔着坚硬的舱壁,正好对上他的视线——明知林静恒不可能从一片相同型号的小机甲中找到他,陆必行还是被这个眼神看得有些口渴,一念之差关闭了伊甸园,改让料理机器人给他泡了一杯特浓咖啡。


一位地勤人员在指挥舰的核心控制区跟上林静恒,“将军,我们在控制室发现了一件未登记物品。”

此次出行,白银六按照正式作战标准配备,出发前全舱扫描,未经审核的物品是不允许带上机甲的,按规定应当销毁。地勤犹犹豫豫地继续说,“看样子好像是留给您的。”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核心控制室,只见指挥台上摆着一台眼熟的检测仪,跟曾经擅自扣留他私人机甲的小青年手上的那款如出一辙。检测仪旁边还有一朵淡紫色的小花,看样子是要塞里常见的,花骨朵整颗掉落的时候,被有心人捡去压成了干花。

这些东西能出现在驾驶舰里,只可能是陆必行昨夜去工厂的时候,动用工程师的权限进入了重甲。林静恒顿时有些头疼,因为这种违规行为真要追究起来,是足以给陆必行记过的,他敢明目张胆地摆在这里,摆明是认准了他不会追究。

地勤还在等他的回复,林静恒选择性无视了那朵小花昭然若揭的风月意味,神情复杂地盯着检修设备看了一会,最后败下阵来,颔首道:“放这儿吧。”

手掌大小的检测仪得到了特批,朝下的能源灯隐秘地闪了又闪。


十五分钟后,机甲集体升空。

指挥舰先锋开路,学员们的小机甲紧跟其后,阿瑞斯李和他权贵派的好友们聚在小机甲群的最前方,陆必行却没跟相熟的朋友凑在一起,而是在队尾找了个不起眼的位置。

为了保障航行安全,每架之间都保持着相当的距离。小机甲的精神网堪堪能看到前后方最近的几台机甲,再远的要靠航线图判断,每架友方机甲都有一颗蓝点,指挥舰则是一枚星标。

陆必行调出机甲航线图的同时,一个非法小程序在他个人终端上启动了,空中投影出另一张对照航线图,上面只有一个孤零零的蓝色圆点。陆必行三下两下设置好参数,左看右看,嫌它不够醒目,于是又动了动手指,把图标调成红色的爱心。


太空地广物稀,星际航行大多没什么风景可看,高度发达的第一星系却是个例外。

航行三十分钟的时候,他们经过了第一个关卡,远处的空间站上,边境守卫军打出信号灯。

第一星系出生的人大多对驻军习以为常,只有亲自走上军事航道,路过十六个军区、数十个关卡,才能切身体会到——当联盟发展成横跨八个星系的庞然大物,光是镇守领土所花费的资源总量便超乎想象。

白银要塞本就在第一星系外围,离此次的考场不算远,仍需途径两个关卡一个跃迁点,无形中延长了航行时间。陆必行又开始昏昏欲睡,干脆切换到自动巡航模式,闭着眼睛眯了一会。


个人终端上的程序无声地运行着,两张投影的航线图安静地交叠在一起,直到航行到第一星系边缘,忽然发出一声尖锐的警报。

陆必行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发现他们已经抵达了跃迁点附近。队形拉得很长,开路的指挥舰已经先一步进入跃迁范围,两个矛盾的情报同时跳出——机甲自备的航线图显示指挥舰已按计划跃迁,而他的非法小程序却告诉指挥舰根本没有进行跃迁,而是悄然偏离了航线!

陆必行彻底清醒了,他的第一个猜测成真了:林静恒表面上是带他们来,实际上另有计划。三十架改造过的超时空重甲很可能就是为了这项秘密计划。


他的心砰砰地跳起来,感到一个举足轻重的选择题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跟着星标走,就能跟着大部队按部就班的混完演习,跟着红心走——如果不小心玩脱了,等待他的会是重修还是退学?

陆必行微微一笑,觉得被威胁重修这种事一回生二回熟,于是小红心吹了个口哨,哼起“遵从我心”的老歌。他本来就在队尾,可以趁着大部队跃迁的混乱中止小机甲定位程序,得手后启动反追踪功能,朝着地图上的标示径直追了上去。


即使开着反追踪功能,陆必行也不敢当面挑衅正规军,只得故意落下一段距离,远远地跟在信号的后方。

就这样平稳地航行了几个小时之后,红心带着他来到了从未抵达过的区域,这鬼地方一反第一星系繁华的常态,不仅看着荒凉,连信号都断断续续的。陆必行看着坐标犯嘀咕,“他总不会要进玫瑰之心吧?第一星系唯一的人类禁区啊。我记得往里走还有一大片电子真空,信号彻底断了就麻烦了。”

玫瑰之心区域引力混乱,小机甲动力十分有限,不明就里地闯入等同自杀。两相权衡之下,他只好冒着被发现的危险加快速度,追上前面的机甲。


好在玫瑰之心的电子干扰也成了天然的保护伞,这么近的距离,前面的驾驶员竟然对尾随的小机甲浑然不觉。

陆必行这才发现,脱离队伍的不仅是林静恒的指挥舰,白银六出动三十架机甲,有二十六架都在这儿了,但在机甲伪造的航线图上,他们仍一板一眼地护卫着学员们,向原本的目的地驶去。

白银六并不减速,在这片“未开发区域”里前车熟路地避开引力区,陆必行一路跟得胆战心惊,后知后觉地品出了一点危险,意识到林将军下的这盘棋已经大到超乎他的想象了。他有些后怕地想起早晨差点使用的抗疲劳药剂,这种药剂需要由伊甸园持续提供,强制中断则可能反弹,令人更加昏昏沉沉。

如果不是正好看见林静恒,他可能已经因为不良反应身陷险境了。毕竟谁会想到,在边境都全面覆盖了伊甸园网络的第一星系航行,也会惨遭断网?


半小时后,信号全部消失,定位系统徒劳地试图修正航线图,然而不需要定位,陆必行也知道此时他已深入了玫瑰之心。也就在这时,随着机甲群的又一次转向,传说中的禁区向他展示了震撼人心的一面。

玫瑰之心深处竟然有一片天然虫洞区,入口扭曲的时空令人望而生畏。几架超时空重甲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随着机甲群靠近天然虫洞区的附近,通讯信号逐渐恢复,陆必行第一时间入侵了通讯频道,并在里面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白银第三卫,杨氏兄弟。

一个半月前,白银三接到林静恒的命令,假借陆信将军之名出征,隐匿在玫瑰之心深处,布置穿越虫洞的装置。


白银三搭建的临时通讯频道中,泊松杨抢不过托马斯杨离题万里的长吁短叹,干脆手动捂住了他的嘴,跟林静恒打招呼,“好久不见,中将。安全设备已经准备完毕,您来得正巧,现在是稳定期,随时可以穿越。请您下令。”

林静恒的声音被干扰弄得有些失真,“全体收拢,进入安全装置,准备完毕后驾驶员向我汇报。”

“收拢”指的是将护卫舰、配给舰等中小型机甲机甲收回超时空重甲内,随着他一声令下,白银六的超时空重甲打开机甲收发台。


陆必行在花了一秒处理这段对话的信息,发觉如果还想追上林静恒,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

他当机立断,将小机甲的信号屏蔽器调到最大,趁着间隙,咬牙冲向指挥舰。

临时搭建的反追踪系统糊弄白银六勉强可行,在设备完善、技术专攻的白银三面前却是班门弄斧,最多只能替他争取到一点时间。


泊松杨接着说,“指挥舰准备穿越。”

托马斯杨只安静了一会,继而在背景里发出不甘寂寞的“呜呜呜”声,泊松不知道怎么听懂了他的话,小声说:“你别乱说话,我就放开你。”

托马斯杨终于挣脱了弟弟的魔爪,剧烈地喘了几口气,吼道:“泊松杨你个智障,快来看看这个未知信号是个什么玩意儿?”

泊松杨闻言一惊,地图上出现了一个闪烁着的小红点,因为信号时断时续,等运动轨迹计算出来之后,它已经非常接近指挥舰了,“指挥舰,将军!白银三拦截——!”


然而太晚了,发出未知信号的小机甲已经在收发台关闭的最后一刻混进了指挥舰。指挥舰正准备穿越,位置太接近虫洞入口,就算关闭动力系统,巨大的引力也会继续将重甲拉向它的核心。

在机甲的前端进入时空乱流的瞬间,陆必行的屏蔽装置立即失效,林静恒几乎在泊松杨发出提示的同时,通过精神网察觉到了这个入侵者。

舱内的警报嗡嗡作响,然而虫洞里的时间与空间被无限拉长,他根本来不及阻拦,只能通过残余的精神网看到机甲尾部的收发台,陆必行轻巧地跳下小机甲,在整个重甲没入虫洞之前,找到了一个闲置的安全装置。




——

太困了,有虫明天抓。

技术都是我在原文设定基础上胡编的,没啥依据。

评论(21)
热度(206)
© 悠然酱 | Powered by LOFTER